黃東熊/研究生兼職做研究 抄襲獲學位不奇怪

我們想讓你知道…如能以這次林智堅先生之碩士論文事件為契機,使教育部及各大學來反省大學研究所教育應有之樣子,則國家幸甚,社會幸甚。

▲選舉時期,拿敵對政黨候選人之學位論文如何如何來攻擊,實對國家、社會無任何利益,不如以這次林智堅先生之碩士論文事件為契機,反省大學研究所教育。(圖/記者林敬旻、李毓康攝)

●黃東熊/國立中興大學前校長、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講座教授、東京大學法學博士

我國的正規教育係從國小到大學的4年學系教育為止,而大學研究所教育,並非正規教育,係職業訓練(或專業教育),故易使人認為,做大學研究所研究生,可不必投入全部時間(full-time)去做研究,而被允許得兼職(part-time)去做研究。其實不然。研究工作應該是比受正規教育還要投入全天候時間去做。以筆者的經驗來說,筆者自進入東京大學法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班時起,就自禮拜一到禮拜六,每天都到大學研究室去做研究。同時,指導教授也不時來查看你有沒有來研究室。到博士班,就連禮拜天也來研究室,到晚上九時才離開。回國服務,任教職,更是白天、晚上都在做研究,甚至,在吃飯、睡覺時,也在想正在研究之卡關問題。總之,研究工作,實在沒有辦法以兼職來做。

然而,在我國,研究所研究生,均以兼職在做研究,甚至,到博士班,也以兼職在做研究,照樣可以拿到博士學位。這樣的研究所教育,筆者絕不相信能夠培養出真正之人才。因此,即使有人以抄襲他人之論文,拿到碩士學位、博士學位,也不足為怪。

同時以筆者的經驗來說,對不夠水準之論文,不使其過關的教授,不僅不歡迎(故找你當指導教授之研究生自然不多),而且連系主任(或所長)也希望你要「教不嚴」。因此,在我國,「教不嚴」之教授,不僅才能受研究生歡迎(因此,每年有多達幾十個研究生找其當指導教授,而其本身就無時間做研究),而且也受系主任(或所長)歡迎。這樣的研究所教育,筆者更不敢相信能夠培養出真正之人才。因此,即使有人以水準很低之論文,拿到碩士學位、博士學位,也不足為奇。

在這種國情之下,於選舉時期,拿敵對政黨候選人之學位論文如何如何來攻擊,實對國家、社會無任何利益;如能以這次林智堅先生之碩士論文事件為契機,而使教育部及各大學來反省大學研究所教育應有之樣子,則國家幸甚,社會幸甚。

熱門點閱》

►為選舉忽視學術專業 小英挺堅就是否定認真治學的師生 

►黃崇哲/產學齊力 避免學用落差變成學用斷崖

►王振寰/曹興誠捐30億助國防 不如捐錢維持兩岸和平 

►葉匡時/政商狂洗學歷 學歷含金量大幅下降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推薦閱讀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