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進外籍白領》以日本為鏡 台灣準備好邁向共生社會了?

我們想讓你知道…日本《出入國管理法》修正草案中,將移工當作「勞動力」而非「人」的狀況深化。相似的情況在台灣也可看見,且在台移工的工作年限超過十年,但多數人仍然被迫處於「無法定居」的狀態。

北海道強震「震」亂TOYOTA產線供應鍊 日本產線宣布部分停工(圖/路透社)

▲日本自2019年起,大規模引入外籍勞工,以緩解勞動力不足的問題。(圖/路透社,下同)

● 文/張雅晴

(編按:本文發表於2018年11月,但仍適用於現今。)

日本元首相安倍晉三在2018年11月2日通過《出入國管理法》的修正草案,訂定新的在留資格,將外國人就勞資格的發放對象從「高度人才」擴大到「單純勞動者」,期待透過外國人勞動者的「即戰力」來緩解目前勞動市場的人手不足。雖然政府始終避開「移民」這個詞彙,但在野黨人士則質疑,這個政策改變了日本過去堅持不開放單純勞動力的原則,在配套措施還未制定、新法的內容也不明確的狀況下,於2019年4月施行,實在過於倉促。連向來支持安倍政權的產經新聞也批評,未來部分勞動者將有機會獲得永住權,包含其家族在內的社會保障制度以及工作都會影響日本社會,需要更慎重討論。而安倍首相的回應,則是維持一貫「政府沒有要採用移民政策」的說詞。

政府是否表面否認,但實際上修法打算對移民門戶大開,仍然有許多值得討論之處,不過日本絕對不是現在才第一次要準備開放單純勞動者來日。早在90年代,日本政府就試圖由居住在南美洲的日裔人來填補當時的勞動力短缺,目前也有技能實習制度帶來25萬以上的外國人勞動者到日本。只是前者有「血統」作為正當理由,後者則是限定期間內的「客工」,新的在留資格卻讓不具日本血統,也不是所謂的「高度人才」的外國人可以長期定居日本,威脅日本人的工作機會,甚至享有同樣的社會福利,這就讓保守派的日本人坐立不安了。也難怪保守派支持者佔了大多數的自民黨需要不停重複「這不是移民政策」來安撫民心了。

而「日本沒有移民政策」的回應也隱含著:政府沒有要積極處理目前或是未來生活在日本的外國人/具有外國文化背景的日本人在各個層面可能遇到的問題,不論對象是高度人才還是單純勞動者。結果,看似要引導日本走向開放的政策,其實只是再次突顯日本政府在移民問題上的保守。

▲▼ 勞工,食品製造業,工廠。(圖/路透)

▲《出入國管理法》的修正草案將外國人就勞資格的發放對象從「高度人才」擴大到「單純勞動者」。(圖/路透)

特定技能一號資格十年後會被新一批勞動力取代

先來看看這次的修正草案中,新增的「特定技能」資格。特定技能資格預計分成一號與二號。一號延續現行的「技能實習」資格的多數規定,像是不能攜帶家屬以及無法延長簽證,未來也無法申請永住或是歸化,適用的產業領域則是從介護、農業到大樓清掃或是食品加工等14種業種。

二號則是針對在特定五項職業領域內通過考試、具有「熟練技能」的外國人勞動者,放寬攜帶家屬以及工作年數等條件,跟目前針對具有專業技能的「高度人才」給予的就職資格相似,滿足特定條件後也有機會申請永住權。但從一號資格轉移到二號資格後,申請永住不一定會如外界猜測的那麼順利。而政府目前打算將技能實習和特定技能一號資格的工作期間排除在取得永住權必要的工作與在留年數的計算之外,可見實際運行後仍然有許多制度上的限制可能拖延勞動者成為長期居民的時間。

這樣看起來,真正擴大外國人勞動者來日的管道,應該是特定技能一號資格。新法也預計讓工作滿三年的技能實習生在通過考試後,有機會轉換成特定技能一號,最長可以在日本工作達十年。但是這些勞動者隻身在日本工作了十年之後,必須要再度「移住」回母國,而他們在日本的位置將會被一批新的勞動者取代。而目前也還不知道新的資格是否會讓勞動者能夠自由轉換工作,或是仍像技能實習生一樣被限制在固定的工作場所,並且終生只能申請一次。

▲▼勞工,工人,工地,建設業。(圖/路透)

▲包含建設業等5個行業在內,取得二號居留資格從事相關行業的外籍勞工,可在5年期滿後再度申請更新,居住時間滿10年以上,直接符合取得永久居住權的條件之一。(圖/路透)

以保護國民之由 置「外來勞動力」於度外

這代表技能實習制度中經常被批判的、只將外籍移工當作「勞動力」而非「人」的狀況將會擴大並深化。相似的情況在台灣也可以看見,而且在台移工的工作年限超過十年,但多數人仍然被迫處於「無法定居」的狀態。這些不合理的制度,在保護國家/國民權益的理由下被正當化,並且戒慎恐懼勞動力的「逃脫」而加強管制,不管在台灣跟日本都在相似的邏輯下運行著。

在日本的勞動政策向外「開放」的同時,日本政府取締、收容「非正規滯在者」(簽證到期或是本來就沒有簽證的外國人,其中也包括難民申請者)的腳步也沒有停止,甚至對於被收容者「仮放免」(收容者可以在收容所外生活,但是無法工作)的發放變得嚴格,使得入管局的收容所開始有收容長期化的現象。寧可被長期收容也不願返國的部分案例,其實跟技能實習制度的缺陷也脫離不了關係。技能實習生基於工作環境惡劣等理由逃離工作場所後被取締,但是在母國欠下巨額的仲介費導致無法回國的狀況屢見不鮮。

▲東京品川入國管理局前,被收容者的家屬抗議收容制度。(圖/作者張雅晴攝)

官方機構帶頭 視外國人勞動者為「潛在罪犯」

在政府打算擴大外國人勞動者來日的消息傳出後,這些累積超過20年、一直以來不被正視的技能實習制度的問題,突然被端上檯面作為批判新制度的工具。但這些批評還沒來得及帶來實際的檢討,技能實習制度的受害者卻先在媒體上被犯罪化。技能實習生的逃跑被當作社會問題討論,再次正當化政府「加強管制移民」的論述。

日本富士電視台就在2018年10月推出了「タイキョの瞬間」企劃,直擊逃離職場的技能實習生被取締的瞬間,甚至還在結尾呼籲:「不法居留、不可原諒!」這種邀請全民一起來防治「潛在罪犯」的外國人的風氣,正在一個號稱要努力創造跟外國人共生的社會從上到下蔓延開來。

▲東京入國管理局的官方推特上,推薦紀錄取締外國人的節目。(圖/推特截圖,作者張雅晴提供)

日本還沒準備好邁向「共生社會」

從草案公佈到進入審議,國會議員爭論的重點仍然「開放」的程度,而政府沒有任何計劃。即使是強調「共生」的在野黨開始調查技能實習生的實態,要求政府先改善現況再來談修法,但這些政黨也沒有針對開放外國人勞動者一事做出明確表態。

安倍元首相在公布草案時說:「為了接納外國人才作為社會的一員,政府會努力打造互相尊重的共生社會所需的環境。」但政府環境整備的第一步,是跟「特定技能」資格一起被提出的「出入國在留管理聽」的設置。這個修正案試圖擴大入國管理局的規模,統一管理外國人的工作與生活,方便政府加強「不法行為」的取締,很明顯就是把外國人勞動者作為「潛在犯罪」的前提下發展出的對策。

在這次《入管法》修正案的爭論中,日本政府對外國人的控管愈發嚴格的姿態並不受注目或批判,甚至是反過來成為安倍內閣推動開放外國人勞動力政策的手段之一。對急欲通過修法引進勞動力的安倍內閣而言,讓日本國民安心比創造一個讓外國人勞動者安心的環境要更重要。《出入國管理法》的修正草案以及隨後引發的論戰,在在顯示日本不但還沒有準備好,可能也不願意邁向「共生社會」吧!

熱門點閱》

►公廁不該被政治口水淹沒 兌現友善公廁才是關鍵 

►趙春山/終結冷戰的推手 戈巴契夫留下的政治遺產

►引進外籍白領》楊文山/台灣需要移民補充基礎勞動力 

►梁國源/美歐對俄制裁為何至今未見實效?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沒有移民政策」的日本:入管法修正案開放外國人勞動力〉。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