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辯論坐實選民憂慮 優雅轉離成就民主真諦

我們想讓你知道…如果拜登真的退選,也許反而可以釋放出民主黨的捨我其誰與民主真諦,讓自己在美國人民從他手中奪走權力之前,自己選擇為了更大利益,優雅的放棄權力走下台來。

▲ 美國總統拜登在6月27日的首場辯論中表現不佳,引發了民主黨內部關於是否需要更換候選人的激烈討論。(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丁學文/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兼總經理

上上個星期五凌晨,拜登從一場堪稱災難性的辯論中走下台來,隨後,他的競選團隊馬不停蹄展開了一場瘋狂的競選中的競選,為的就是挽救拜登一夕之間岌岌可危的競選資格,這是一項持續數天的損害控制努力,旨在向焦慮的民主黨議員、代理人、活動人士和捐助者施壓,苦苦哀求他們繼續支持這個明顯年邁不堪的現任總統。

所有情況顯示,拜登在短短的90分鐘內對自己的選情造成了多麼嚴重的一個損害。外界本就一直批評他在競選活動中常常自顧自的喃喃自語,但在這場有著5000多萬美國人實時觀看的辯論過程中,拜登的糟糕表現除了坐實所有人沒有說出口的擔憂,更逼得拜登團隊不得不提早陷入了瘋狂戰鬥的準模式。

拜登智力明顯退步 退選是合適選擇

▲ 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封面故事聚焦於剛於6月27日結束的美國總統第一場公開辯論。(圖/截至《經濟學人》封面)

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封面故事聚焦於剛剛結束的美國總統第一場公開辯論,《經濟學人》用了緒論第一篇、Briefing專文第一篇第二篇第三篇第四篇以及美國板塊的Lexington專欄總共六篇文章直言拜登應該退出這場選戰。為什麼?讓我們來看看文章的論點總結。

首先,封面設計又被《經濟學人》編輯群狠狠惡搞了一番,放眼所見的是美國總統徽章被放在了一個老人助行器上面。旁邊幾個顯眼的白色字體 「NO WAY TO RUN A COUNTRY 無法治理一個國家」。

確實,這麼一場總統辯論,對拜登來說非常糟糕,但如果妄圖掩蓋它,情況只會變得更糟。 看著拜登那麼努力的背誦單字應對無比痛苦。 他無法駕馭川普這麼一個充滿瑕疵的對手真的令人沮喪。但親眼目睹拜登競選團隊試圖掩蓋數千萬的美國人親眼所見更具毒性,這種不誠實只可能招致更多的蔑視。

這個情況讓川普樂不可支。 最新民調顯示拜登勢在必得的幾個搖擺州選情已經開始轉向。即使是像維吉尼亞、明尼蘇達和新墨西哥這幾個曾經支持他的州地方,拜登也瞬間變得情況不妙。

▲ 在第一場辯論後,最新民調顯示拜登勢在必得的幾個搖擺州選情已經開始轉向。(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思想可以無限大--喜歡這篇文章? 歡迎加入「雲論粉絲團」看更多!

拜登應該提醒大家記得他的成就和正派,而不是現在這種衰落景象。因此,部份民主黨高層率先呼籲他下台可以理解。 然而,與一般選民的沮喪心情相比,他們這些公開表態根本不夠。 民主黨人迫切需要正視這樣一個事實:如果現在還不發聲,川普必定勝券在握。為了幫助美國實現政治復興,所有的呼籲必須加大,而且現在為時不晚。

民主黨人大聲疾呼 川普不適合擔任總統其實正確,但這場辯論進一步凸顯了拜登也不適合。第一,他的智力確定已經衰退。或許,拜登偶爾的露面仍然活力滿滿,但運行一個超級大國不能隨隨便便;國際危機也禁不起偶爾出現的失誤。核武密碼又怎麼可以交付給一個沒有辦法說完完整句子的老先生?

拜登或許不需要對失去權力接受指責,但硬扛下去則不聰明,他的家人、幕僚和民主黨精英也不應該堅持拜登足堪勝任美國總統這個全球最艱鉅的工作。拜登在這次選舉中信誓旦旦堅持的是非對錯非常可能被他接下來的抉擇摧毀殆盡。

▲ 拜登在這次選舉中信誓旦旦堅持的是非對錯非常可能被他接下來的抉擇摧毀殆盡。(圖/路透)

民主黨人一度嘲笑共和黨對待川普盡顯膽怯。太多的共和黨人選擇相信川普的謊言,完全丟棄了道德勇氣去質疑川普。大部份國會議員擔心自己會因為反對他而付出代價,但這凸顯了他們把私心放在了國家利益之上。

今天,民主黨人應該自己好好反省,尤其拜登本人。他聲稱自己因為太累而辯論表現不佳,但支持者心知肚明那可怕的 90 分鐘掩蓋不了過去三年半拜登表現出來的真實一面。

接下來的四場辯論至關重要。 民主黨大佬如果選擇重複一些沒有意義的談話或只想讓別人率先發難難道根本不是忠誠的表現?也對不起自己的國家或政治立場。

民主黨人可能會說他們目前的作為只能依賴政治考量。因為他們必須拯救美國民主免於川普掠奪,但類似的防禦對美國沒有好處,用妖魔化對手來掩蓋自身缺陷損害的是美國的政治運作,把川普描寫成「獨裁者」試圖抵消拜登的軟弱就是一種勒索。一個頑固的老人會進一步削弱美國人對政府的信心。拜登代表的美國,除了盡顯衰老,還會讓中國和俄羅斯感到高興,讓美國盟友感到沮喪。

▲ 把川普描寫成「獨裁者」試圖抵消拜登的軟弱,就是一種勒索。(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或許仍有另個選擇。拜登應該現在就退出競選活動。如此一來,這場選舉有機會重振美國政治。民主的優點在於選民可以自由選擇他們需要的領導人,但拜登和川普卻提供了盡顯無能和令人討厭這兩個選擇,美國選民值得更好的總統候選人。

拜登不應連任 找新候選人才有望擊敗川普

《經濟學人》新推出的Podcast 「Boom!」說到,總統政治已經陷入困境。除了歐巴馬之外,美國的幾位參選總統候選人都是在越戰期間長大的。他們肩上承擔的是像校園抗議、華爾街貪婪以及種族、女性主義鬥爭的包袱。如今,時代已經不一樣,很多事情都早就大不相同。

Stagnation(停滯)是政黨現在最明顯的一個失敗。 政黨應該是一種可以整合分裂和利益衝突來獲取權力的載體,今天的它們被扭曲了。選民已經對此感到厭倦,草根叛亂與變革要求正在崛起。今天的民主黨主導權被拜登和他的幕僚所掌握,民主黨只有奪回主控權力並說服他下台,重建才能開始。

《經濟學人》在 2022 年時第一次表示,拜登不應該尋求連任,因為他年齡太大了。 辯論結束後,《經濟學人》立即強烈地表達了一樣的觀點。臨陣換將或許不好,但仍然有時間整軍經武,拜登唯有自我犧牲才有助於恢復美國政治。

▲ 《經濟學人》指出拜登唯有自我犧牲,才有助於恢復美國政治。(圖/路透)

《經濟學人》甚至相信,民主黨仍然有著獲勝機會,如此一來,民主黨有機會駁倒川普對拜登的最有力論點:通貨膨脹、移民以及導致他被起訴的「政治迫害」指控。美國的復興需要現在就開始。而現在,沒有比選擇一位新候選人來擊敗川普更好的方法了。

狗咬狗一嘴毛 拜登願放下身段實踐民主?

唉!想想真是悲哀,這不是狗咬狗,什麼才是狗咬狗?

拜登,這麼一個81歲的老先生,不管他是真的老了,還是力有未逮,或是誠如他自己解釋的最近太累了。對照2016年以來,民主黨人一直在嘲笑共和黨人的盲目支持川普,民主黨人現在其實半斤八兩一模一樣。民主黨人現在的表現真的好不到哪裡去?或許政治人物想的真的跟我們不一樣。

說白了,民主政治發展迄今,每個政治人物心理想的早就不是選民的民生福祉,而是一層一層的政治考量,前提全部都是自己的政治前途,包括出不出馬?會不會選上?政治計算算到最後,每個人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沒有是非、沒有理性,只剩算計的行為準則,共和黨的沒有人敢挑戰川普和民主黨的掩耳盜鈴其實如出一轍,兩黨一起導演出來的兩個老人對決就是現在全球民主體制失能與扭曲的最佳說帖。

當然,現在,所有人擔心的是,川普恐慌越來越可能成真,大家擔心的是川普可能帶來的通貨膨脹、貿易衝突,我擔心的卻是:政治風險正同時把綠色轉型用力得往回拖。

▲ 許多人擔心川普若上任,可能帶來通貨膨脹、貿易衝突。(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所以囉,台灣最近發生的非核家園和能源政策的互不相讓絕非單一事件。

我為什麼這麼說?

大家想想,上個月的歐洲議會選舉,曾經出盡風頭的綠黨遭遇重大的失敗;在法國,國民聯盟領導人雷朋不久前表態,法國的氣候政策徹底打亂了法國該有的步調;而表現強勢的英國反對黨公開表示對當下的綠色能源政策不以為然;更不要說美國,川普根本不相信所謂的綠色轉型。

怎麼辦?

我贊成《經濟學人》所言,現在的情況演變讓民主黨臨陣換將可以師出有名,也變得更具吸引力。如果拜登真的退選,也許反而可以釋放出民主黨的捨我其誰與民主真諦,對民主黨來說,可以投票給自己喜歡的任何人才是真正的民主制度。同時,拜登也有機會繼承喬治.華盛頓或是羅馬共和國時期功成身退的辛辛納圖斯衣缽,讓自己在美國人民從他手中奪走權力之前,自己選擇為了更大利益,優雅的放棄權力走下台來。

▲ 如果拜登真的退選,也許反而可以釋放出民主黨的捨我其誰與民主真諦。(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經濟日報》。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熱門點閱》

►拜登連任前景未明 健康狀況和黨內分歧成挑戰

►李沃牆/物價水準恐難降 你我荷包再縮水

►攸關民主走向 憲法法庭應駁回民進黨團及監院釋憲程序

►阿里山林鐵全線再通 感慨日本與國民黨蹂躪台灣森林

丁學文

丁學文 丁學文

現任金庫資本管理合夥人,畢業於台大經濟系、美國康乃爾大學財務金融研究所。最愛孜孜不倦、與人分享的利他生活;希望拉高視野,帶給大家不同新觀點。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