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玉玲/防疫與保水,下錯解方捉錯藥

文/顧玉玲

台南市長賴清德和市議長李全教兩位政治龍頭,繼十月十日在「煮油除穢」為除疫祈福的活動同台後,又因立法院經濟委員會決議將玉峰堰的民生用水改為工業用水,有志一同地表達高度共識,且將此案通過主動攬功為市府與議會爭取多年有成。

這兩件事看似互無關連,其內在的行動邏輯及公共警訊倒是一致的。也令我們不禁懷疑,到底賴李二人除了政黨顏色不同,對公共事務的施政想像其實並無差異,兩人有志一同都朝向輕預防、重開發的短線操作。

前者是面對台南市登革熱疫情慘重,總病例上衝一萬九千例,由天后宮啟動「煮油除穢」的驅邪儀式,促成李賴同台。天后宮上次辦同樣的儀式已是十五年前的921大地震,可見登革熱災性嚴重,但廟方也公開表示,宗教之安撫人心貴在「天助人助」,人為的防疫優先,驅邪不過是輔助。

▲▼日前為防止登革熱疫情北上,北市環保局進行全市61所高中職校園噴藥。(圖/記者楊佳穎攝,下同)

我不知道當場擔任正獻官的賴清德與陪祭者李全教聽了有沒有臉紅?登革熱災情的遠因可追溯自台灣的醫療政策轉向市場化,重醫療而輕預防,公衛支出連年下降,造成防疫失控的首要缺口。近因則是台南市政府的人事外包化,將公部門的基層工作率先委外經營,造成員工失業,也成為防疫漏洞。

防疫前端的基層衛生所人力不足,在菸害與肥胖防制、癌症篩檢、幼托管理、身心病個管、醫療門診……等繁雜項目間疲於奔命,已然造成防疫前線的失守;來到末端的噴藥應急工作,原由環保局各區隊負責有一定工作程序與稽核系統,但清潔外包後委外單位只求降低成本而無完整作業程序,終至造成整個公衛體系失能癱瘓。

至於後者,工業優先民生的開發主義掛帥,早已不罕見。但本案最可議的恐怕還不是用水的搶奪,據台南市水資源保育聯盟出示的資料,台南科學園區多屬光電、積體電路及生技產業區,所需水體幾近純水,根本不是玉峰水源改為工業用水就可直接使用,就算興建專管還要另設處理廠,但目前南科用水多來自南化水庫,也早已有了專管設施,不虞用水。換句話說,預計斥資三十多億正待興建的玉峰堰引水專管,根本是缺乏需求的多此一舉。重點不是水,而是土地!土地可增值、販售、開發獲利!

此案要興建的工業用水專管根本只是個幌子,重點在調整用水後,整個玉峰攔水堰保護區的週邊土地就此解編,不受民生用水的嚴格限制,上游集水區域共417平方公里土地,就此不再受水源保護的限制,地價立馬倍數增值,可進行工業開發與謀利。

台南環保聯盟、荒野保護協會等團體昨日召開記者會,揭露統一企業子公司統樂公司「統一夢世界園區開發案」早已在保水區內磨刀霍霍,目前暫以水土保持名義進行山丘截頂、低谷填平、河道移位、塞溪成池,並闢農路數條中穿….等行為,一旦水庫集水區解編,即可大肆進行土地開挖。

集水區多是生態敏感區,既是水庫的救援手,也是環境的守門員。一旦不列入特別保護,土地限制解編後,放任工業怪手進駐大興土木、破壞環境,則日後的水庫水質及民生用水都可能遭受污染。在台灣年年尚且面對限水危機(別忘了五月份賴清德還前往天后宮祈雨),曾文溪已是罕有尚未受嚴重污染的良好水源,一旦支流解編,除了為財團大開圖利之門,受害的還是所有人民。

台南市的防疫與保水,正是未來台灣發展的重要借鑑。重醫療輕公衛的結果,就是瘟疫蓄勢待發,防疫永遠措手不及,與其求神,不如正面回應基層公衛需求,建立正本清源的社區預防體系。而重開發、輕環保帶來的自然反撲,天災人禍歷歷可數,保水區失守,犧牲的豈只是現在,更是禍延子孫的慘烈未來。

●作者顧玉玲,社運工作者,現為「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成員、「公共衛生促進會」理事。本文不代表公司立場。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