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偉文/當不再有寒暑假作業之後

▲日本曾出現「作業代寫服務」,拯救暑假作業寫不完的小學生。(圖/取自網路)

文/李偉文

台北市廢止了寒暑假作業實施辦法,市長認為「要求不同的孩子完成一樣的假期作業,是很奇怪的事」,教育局表示「學生可以決定自己的寒假作業,什麼都不做也可以」。

消息一出,引起廣大討論,除了極少數資深的校長或老師之外,輿論的反應是支持的多,不管是對於老師「學生沒作業,老師不必批改作業,行政人員不必查閱,就像放無風無雨的颱風假一樣,誰會抱怨呢?」,至於其他關心教育,而且有餘力有閒暇在媒體上發表意見的家長,原本就對孩子「浪費」時間寫填鴨制式的作業很反感,即便是所謂有啟發性,創造性的作業,最後往往也只是折騰到大人而已,不管是到處找桑葉養蠶,還是製作元宵提的燈籠。

前些年過年期間到朋友家拜訪,只見他一邊聊天一邊熟練地做著花燈,我讚嘆他的手藝與思古幽情的雅興時,只見他淡然地說:「我有三個孩子,這是我第五年做花燈了。」

的確,對於擁有資源而且有能力投注時間關心孩子的學習,如你我的家長而言,我們是非常盼望教育的確應該鬆綁與開放,如同台北市長希望的,讓孩子的像想不要被限制,我們這些家長當然希望擁有完整的假期好安排孩子做更有意義的學習。

可是當整個教育大環境不斷在鬆綁,並且透過政策,制度與考試內容與方式,鼓勵想像力與創造力這些高階的競爭力素養時,內心其實也隱隱有些不安。

看過好幾個國外類似的研究報告,在學期中,因為有老師的指導與作業考試的管控,那些家境好教育資源多的學生與弱勢家庭的學生,學習能力進步的幅度是一致的;但是當放了長長的假期再返回學校檢測時,家境好的學生有大幅進步,但是那些弱勢的孩子不僅沒進步,反而有小幅度的退步。

我想原因很簡單,不勞太多研究就可以確知,那些有能力有資源的家庭幫孩子主動安排很多學習計畫,但是弱勢兒童往往只能在免費的電子媒體或線上遊戲前耗掉難得的假期。

這種教育資源的兩極化,正如同社會幾乎所有層面都趨向兩極化一樣,很不容易反轉。畢竟,現在教育主流所標舉的開放,以及著重想像力與創造力的教學,的確是培育未來有競爭力的高階人才的方法,甚至當考試題目愈來愈靈活,入學方式愈來愈多元,也會讓原本就擁有優勢的階級更容易複製傳承,教育出擁有更強競爭力的孩子。

▲寒暑假作業要求學生寫讀書心得,廢除後,還有多少學生願意看書?(圖/新北市政府提供)

記得網路上曾經流傳一個小故事,美國某個城市,在大風雪中學校仍堅持不停課,許多家長打電話到學校抗議,老師說明:「因為學區裡有許多貧困孩子就靠學校提供的免費早餐與中餐來獲得溫飽,一停課他們就要餓肚子了。」基於人性,所有抗議家長都欣然接受學校的決定,即便自己的孩子冒風雪上學會有點不方便甚至有點危險。

當然,在人道立場上,學校採取這樣的政策會獲得支持,但是在學習的內涵,考試的制度或入學的方式,要顧慮到不同條件的人的需求,其實是不可能的挑戰。

那麼,該不該有寒暑假作業?
我也沒有答案。

未來世界的確競爭愈來愈劇烈,好的工作愈來愈少,勝任這些工作要求的能力愈來愈高,所以如何讓孩子找到自己的興趣,能夠投入極大的熱情與努力來學習,是當下所有關心孩子的大人的課題,同時,這個社會也愈來愈多誘惑,孩子會不會在我們疏忽之下,陷入了網路虛擬的世界,而喪失了在真實世界努力的動機?

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教育是高耗腦力也是高耗體力的工作,更是成本昂貴的投資,但是我們知道,今天不關心,未來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

●作者李偉文,長期關注環境與教育的牙醫作家。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多元的聲音與觀點,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