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姓人】出朽/卡瓦諾坐上大法官 敗也女人、成也女人

▲卡瓦諾(Brett Kavanaugh)確定成為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圖/路透社)

●作者出朽/苦修樂學,喜讀書,手不釋卷;喜思考,行萬里路;愛史學、愛哲學、愛藝術,遊走於三岸四地,出入於全球實務與理論,而好發肺腑之言。

美國聯邦參議院院會在10月6日以50票對48票表決通過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案,卡瓦諾確定成為美國第114位最高法院大法官,也是川普總統任命的第二位大法官。卡瓦諾隨即正式宣誓就職。
原本預料會影響任命案的四張未決票,在投票前一天5日先後表態,除了阿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麗莎穆考斯基(Lisa Murkowski)表示會投下反對票之外,共和黨的蘇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佛萊克(Jeff Flake)和面臨強大連任壓力的西維州參議員民主黨的曼欽(Joe Manchin)都表示會投下同意票。

投票的最後關鍵時刻

這個任命案的關鍵票,在最後一刻是這樣的。柯林斯在各方密切關注下,在院會聲明她將投票支持卡瓦諾,之後,曼欽宣布他也將投贊成票,是民主黨唯一對卡瓦諾任命投下同意票的參議員。共和黨參議員戴恩斯(Steve Daines)因6日嫁女兒而無法出席投下贊成票,加上原表示將投反對票的阿拉斯加同黨議員穆考斯基以出席但不投票(present but withdraw vote) ,而共和黨的佛萊克參議員支持卡瓦諾不變,讓結果變成50 : 48,票數足夠讓卡瓦諾上任。

卡瓦諾坐上大法官,可以說是敗也女人、成也女人。

先說敗也女人。九月中,卡瓦諾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同意權聽證會,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加州教授福特(Christine Blasey Ford)等三名女性突然先後跳出來指控卡瓦諾在高中和大學時代行為不檢並且涉嫌性侵,讓這項任命出現變數。背景原因據分析是司法委員會的民主黨領袖戴安范士丹(Diane Feinstein)等到最後關鍵時刻涉嫌故意將福特的信件和信息外洩,導致福特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公開作證,結果果然搞得卡瓦諾灰頭土臉,幾乎招架無力。當時的態勢,是如果川普總統和參議院共和黨領袖對卡瓦諾失去信心,他立刻會被拋棄。不過卡瓦諾挺住了,川普總統和參議院共和黨領袖也挺住了。

這時候反對卡瓦諾的女性,滿坑滿谷,還包括「家庭計畫協會」(Planned Parenthood)在內的婦女權益團體、支持槍枝管制的民眾以及反性侵#MeToo行動的支持者。一時之間,那架勢好像卡瓦諾除了家裡的老婆加上兩個女兒之外,全美國的女性都要與他為敵。

電梯尖叫者?就是指「走路工」

川普擅長於行銷,他把反對卡瓦諾的女性抗議方式形容為「電梯尖叫者」,並指這些示威活動是由金融巨鱷索羅斯(George Soros)資助的。索羅斯擁有80幾億元身價,保守派經常指責他在幕後運作推動世界各地的自由派和進步派運動。川普推文說:「這些非常粗魯的電梯尖叫者是拿錢的專業抗議戶,想讓參議員難看。不要上當!」專業抗議戶拿錢在台灣有一個類似名稱叫做走路工。柯林斯參議員似乎或多或少同意川普的這個說法,她痛斥「數量空前的暗錢(dark money)在反對這項提名」。

除背景調查救了他 還有...

最後兩黨妥協的結果是讓FBI對卡瓦諾的行為再進行一次背景調查。坦白說,這一個背景調查救了他但是真正挽救了他的聲譽的是蘇珊柯林斯參議員的發言。

柯林斯做為一個審慎而理性的指標性的女性參議員,在國會發表了一個長達45分鐘的談話,除了譴責利益團體陷入散佈謠言的躁動瘋狂之外,她具體指出,根據FBI的調查,福特教授所提出的四名現場證人,沒有一個人提供了佐證。她指出,每一個人都冒著偽證重罪作證,而儘管如此,四個人都完全不記得有過這樣的一個聚會。四名證人之一、福特的多年好友凱瑟(Leland Kaiser)女士甚至還說,她根本不認識卡瓦諾。

柯林斯接著說,不僅如此,更奇特的是,在福特公開作證、指控卡瓦諾之後,也沒有任何人出面指出他(她)當時參加過這樣一個聚會,或者表示當晚接送過福特或者一同與福特回家。甚至於沒有任何人指證在第二天曾經打電話給福特問福特為什麼會突然離開,或者關心問候她,即使是最要好的朋友都沒有,這寧非怪事?

柯林斯的談話挽救了卡瓦諾。

看更多》
►【人性‧姓人】系列文章

►卡瓦諾遭遇兩黨「殺戮時刻」

►運用潘斯的「示好」 深化台美關係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