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承泰/500億該怎麼花?

 

 ▲總統蔡英文。(圖/取自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

●薛承泰/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中央政府年年舉債,根據財政部國庫署公告,至去年底中央政府1年以上債務未償餘額5兆3,121億元,短期債務未償餘額510億元,平均每人負擔債務22.7萬元。如果領導者能體諒後代,那麼就應該先還債,可是還債對老百姓無感,選舉年又到了,聰明的領導者會怎麼做呢?如果發給所有人,就像是10年前發消費券,五百億分給2360萬人,每人大概只有兩千一百元,且只能是一次性的作為,若有討好效果,還值得考慮,否則就像打水漂。可是當前並沒有經濟蕭條,且政府還沾沾自喜經濟的成長,在缺少正當性下,只好轉個彎,發給「弱勢」或許較站得住腳!

由於政府在「社會救助法」當中,規範了「低收入戶」與「中低收入戶」,作為法定的弱勢,適格者已經有了政府的經濟扶助與相關減免。如果以這些法定弱勢為對象,那麼重點應該是如何協助他們脫貧?而不是把錢發給他們,好讓其他人羨慕成為中低收入,只會讓「福利依賴」(welfare dependency)現象加深!

如果排除法定弱勢,那麼就來訂一個薪資不超過三萬的人口為對象,就稱之為「近貧」吧!

回想2008年5月馬政府剛上台時,當時石油上漲到每桶美金147元,帶來全球性通膨。政府為了協助那些不符合社會救助對象的「近貧」而有「工作所得者補助方案」,第一階段六個月原本是因應通膨,因9月份全球金融海嘯來襲而有第二階段的六個月。

短期性措施

「工作所得者補助方案」是個短期性措施,融合了西方國家「工作福利」(workfare)的精神,並考量經濟衝擊的「急迫性」,減少採申請制耗時與高行政成本的缺點,主動來協助受到衝擊的「近貧家庭」。不僅這些家庭可以迅速獲得政府的協助,政府的行政成本相對減少許多,更重要地,也較不會產生「福利依賴」的情形。以全職但低薪人口為對象,並考量全家所得與不動產的情況下,找出約30萬戶「近貧家庭」,每個月政府視其所得水準主動發給3000至6000不等的補助,由於是根據前一年的財稅資料來篩選,所謂從事灰色或黑色經濟者(亦即未繳所得稅者),因缺少財稅資料,並不會成為補助對象。

這個事情已經十年了,說真的當時馬政府才剛上台,不論是發消費券或是近貧方案,純是為了因應突發性且全球性的經濟情勢丕變,我們無法判定其效果;若從台灣僅花兩年即脫離金融海嘯的困境,期間還經歷2009年8月「八八風災」,應該是有些效果才對!民進黨政府若要以弱勢為對象來發放,不妨研究一下十年前的作為,但也不要忘記,當年民進黨是如何攻擊這些方案。

這幾天當大家討論如何來花這筆錢時,傳來去年只有18.1萬嬰兒的生育量,這不僅是2010年以來的新低,也是2016年以來連續的下滑,且筆者年前已預言(18萬至18.4萬生育量)並呼籲政府重視此現象,重點是,民進黨政府這些年來在人口政策上繳了白卷!若從去年結婚量持續下滑觀之,今年可能再少個5千嬰兒,少子化危機尤勝於兩岸的詭譎。

蔡總統若想回穩生育量,這5百億可好用了!只要從現在開始鼓勵生第二胎,針對二胎發放兒童津貼每人每月一萬元,一直到滿五歲,相信今明兩年即可多出一萬嬰兒。就以每年有8萬名二胎來計算,每年每位小孩領取12萬,總數96億元。500億可以持續5年,台灣即可以脫離少子化海嘯,值得嗎?

最後請想想,連續四年超收稅金達5千億,沒有前人的經營哪來當下多繳的稅?政府不要只拿5百億來吸睛,也請好好交代這些超收的稅金到哪裡去了?

熱門文章》
►少子化危機/生、養不起的未來

►看更多【薛承泰】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薛承泰專欄 薛承泰

台灣大學教授,前政務委員。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