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逐漸升高的東亞對抗格局

▲美日印澳近年來不斷進行大規模海空聯合操演,藉此加強跨國協同作戰能力,遏止中共對外擴張意圖。(圖/翻攝自美國空軍)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隨著中共揭櫫銳實力(Sharp Power)的滲透與影響力之後,澳洲內部政軍高層也開始審視中共經貿和移民活動的背後意圖。中共的銳實力看似概念新穎,但其實就是就是利用民主國家的開放性為掩護,以遊走在灰色地帶的經貿、文化、媒體乃至於學術管道遂行對中共所欲戰略目標有利的滲透、顛覆與宣傳作戰。

早在2017年10月,澳洲情報安全組織(ASIO)主席在聽證會中就警告有外國政府利用留學生組織滲透高等教育系統。而像是某些澳洲高等教育系統也透過合法管道接受中共對外資金援助,並且利用學術公信力為掩護企圖影響與論和政策走向。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投資讓部分國家被迫以部分主權作為債權交換籌碼之後,更是讓包括印度在內的部分印太區域國家警覺到中共經貿作為的複雜性,也因此促成了日本、澳洲、印度和美國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QUAD)逐步成型。

對抗態勢

雖然嚴格說來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並非具體而微的印太版北約。但需要面對中共直接壓力的日印澳三國還是會加強區域內合作關係。像是印度在2018年1月和東協共同發表了德里宣言,明確指出東協和印度屬於戰略夥伴關係,並且強調確保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澳洲不僅在2014年起就逐步強化和東協的戰略夥伴關係,更在2018年3月在首都雪梨和東協召開的的特別領袖會議中提出雪梨宣言,讓雙方的合作關係提升到區域安全層級。

除了外交折衝和經貿合作之外,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在印太地區的軍事演訓頻率和規模也不可同日而語。就以1992年開始的馬拉巴爾(Malabar)操演為例,原本僅是美印聯合操演。但隨著中共對西太平洋擴張的意圖愈加明顯,美軍從2005年起就開始派遣航艦打擊群和印度海軍航艦協同參演。爾後隨著操演科目增加,2007年起包括新加坡等5個周邊國家也加入操演,並且在2008年正式簽訂安全備忘錄。而日本海上自衛隊在2015年首次參加馬拉巴爾操演,則是代表四方安全對話機制逐漸成型。而且從2017年起,美日印聯合舉行的馬拉巴爾操演規模不斷擴大,日印兩國也不斷派出高敏感度的潛艦、短場起降航艦和直升機反潛護衛艦參演。

▲美日澳海軍已經開始在南海地區建立航行自由慣例,目的在於避免中共藉由長期實質占有宣稱擁有主權。(圖/翻攝自美國空軍)

至於澳洲則是以卡卡杜(Kakadu)多國聯合操演為代表,雖然由於印度和澳洲的潛在戰略利益衝突讓雙方的聯合操演僅限於小規模。但由於卡卡杜多國聯合操演有包括美國、日本、新加坡和菲律賓在內的19個國家參加,如同小型版的南海聯合操演。而且近年來卡卡杜操演特別重視反潛作戰,不僅美澳雙方派出P-8長程反潛巡邏機和MH-60R反潛直升機,新加坡也派出新進購置的掃瞄鷹(Scan Eagle)小型無人飛行載具共同實施反潛獵鯊操演。

▲菲律賓海軍向來是以美造裝備為主,即便杜特蒂政權在對外關係上搖擺不定,但美菲之間的軍事合作仍舊持續進行。(圖/翻攝自美國空軍)

變數尚多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

雖然從實務面來看,由美印日澳組成的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儼然已經成為印太地區對抗中共擴張的防波堤。但是印度在四方安全對話機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定位仍有妾身未明的狀況,除了印度和澳洲的信任關係薄弱之外,印度對於中共的態度也是影響四方安全對話機制運作的要因之一。對於印度來說,中共的北方邊界衝突是顯著的持續性威脅。但是對於孤懸海外的澳洲而言,在中共海空力量能夠取得相對優勢之前,中共的軍事威脅強度顯然並非首要考量。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美日印澳之所以受到中共擴張影響形成四方安全對話機制的主要原因並非僅止於單純的軍事威脅,更重要的是現有區域秩序結構變化可能造成的風險。對於長期受益於美國主導區域安全體制下的印太地區而言,如何維持現有架構並減少衝擊就成為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成立的主要動力。而且日澳兩國在印太與中東地區長期維持軍事合作關係,不論是東帝汶獨立、印尼大地震或伊拉克維和行動,日澳兩國都進行過多次聯合行動。

相較之下,長期在南亞次大陸和巴基斯坦水火不容的印度雖然並未忽視中共軍事威脅,但對於支持以美國為主導體系的架構則相對保留。印度不僅自始至終反對美國出兵伊拉克,而且強調世界秩序多元化的必要性。而日印關係的深化不僅是對於印度戰略自主的助力,同時也是避免美國完全主導印太戰略的手段之一。

雖然印度方面企圖在多方角力中保持等距獨立,但由於中共擴張速度和範圍已經超乎想像,因此即便對於美國主導體制仍有二心,但在現有海空軍力無法完全有效嚇阻中共進出印度洋的狀況下,印度從2015年起也開始對於美國的印太軍力部署採取支持態度。

黨同伐異

截至目前為止在雙方避免熱戰的前提下,中共仍繼續在灰色地帶遊走,藉此擴大各個層面的實質影響力。其中為了最大限度地發揮地緣戰略的主場優勢,不僅持續在東海和黃海派遣機艦巡弋,更刻意在南海與第一島鏈周邊進行各式象徵意味濃厚的海空操演。

綜觀目前的印太軍力態勢,即便在中共軍力快速成長的狀況下只要美軍能夠維持前進部署態勢就仍能維持全面性的相對優勢。特別是在海空戰力仍有顯著差距的狀況下,除去動用非傳統武器的可能後,以美國及其盟邦為首的聯軍仍能維持第一島鏈的外線作戰主動權。而在新加坡、印度和澳洲作為後盾的狀況下,中共海空軍要改變現有對峙態勢仍有顯著困難。

美日印澳等四國就現況而言能夠有效抑制中共的持續擴張作為。但是在地緣戰略的先天不利條件下,美國是否能夠長時間維持作戰重新轉移的負荷就成為不可或缺的要素。這也是為何自歐巴馬政權以來,美國對於日本的國家正常化推進就樂見其成的背後原因。

熱門文章》
►民進黨有改進嗎?還有希望嗎?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聲林之王冠軍預測,活動期間:1/19 ~ 1/24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