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依/為國犠牲,不能被政客犠牲

●白依/獨立評論人。

年前,被大陸關押最久的情報員楊銘中,坐牢近二十年刑滿獲釋。其母盼子歸來未能如願,抱憾離世;其事發前新婚之妻子,苦守活寡超過王寳釧十八年寒窰。但其無任何怨言,只希望能恢復上尉軍職,情報局以其年齡已過服役年限,並無前例駁回。

然後,除了前軍情局少將、現忠義會會長陳虎門,救援在先、求援於後。其餘從總統以下之長官,無人關心。楊銘中為國犠牲為其求仁得仁,但他是為國犠牲,還是被政客犠牲?是否應弄個清楚,洗雪其辱、遂其所願。

情報員亦稱「間諜」,我一日籍朋友,曾參與一四年日本成立「國家安全保障局」之籌備工作,後雖退休;也避嫌四年未來台,去年才與我餐敍。我問他日本軍人有「祈死」的信念,即遇到必須戰死的情況時,祈望能勇於赴死而不苟且偷生。間諜的信念呢?他說「找死」,我請他說明白一點。

他說間諜要弄到對國家非常有價值的重要情報,自己通常必死;所以間諜找死,就是要找非常有價值的情報。他以當時大陸最火的間諜電視連續劇「風箏」為探討話題。

「風箏」男主角鄭耀先,為中共潛藏軍統局(我軍情局前身)的間諜,代號「風箏」。女主角韓冰,為軍統局三零年代即隠伏於中共之間諜,代號「影子」。

該劇一改過去大陸間諜片,必然醜化國民黨特務的慣例。展現的是兩位間諜,忠貞信念、無畏赴難的高尚情操。尤其描述軍統局人員患難情義,大陸觀眾在看到軍情局人員,不知長官鄭耀先是臥底共諜;而冒險進入已淪陷之大陸搶救(等於送死)時,竟然為他們緊張,希望他們能警覺而免於枉死。該劇情節固然扣人心弦,但將情報人員內心世界的描述,更為傳神。

最後「影子」被察覺而服毒自盡,「風箏」則因唯一知其工作的聯絡人犠牲,機密檔案又遺失;飽受委屈與貧困。其臨終前唯一心願,是能在北京親睹升旗。我問日籍友人,這結尾是否矯情?他說不是!情報人員對自己會死,或生不如死;有心理準備。全世界的情報人員結訓時,都有類似的儀式;向國旗敬禮說:國家,我把生命交給您;請您把任務交給我。所以風箏看到國旗升起,一生委屈、苦難也就值得了。但他又補充說:間諜為國「找死」,卻不能死於自己人「背後插刀」。我們又聊到了同一時期的南韓電影「特工」。

遇害的「內奸」

「特工」港譯「北韓碟戰」,台譯「北風」。描述南韓「國家安全企劃部」間諜,代號「黑金星」;假扮南韓商人,滲透北韓軍事單位;打探核子武器開發情報。他已從北京突破北韓「國家安全保衛部」禁區,卻因南韓高層,為了選擧;而以出賣他,換取北韓配合製造危機;可對高層選擧有利。日本友人說完以「間諜是為國犠牲,不能為政客私利犠牲」結尾。

楊銘中及姚嘉珍,甚至遇害的「內間」,共軍少將劉連昆、大校邵正忠,都是為我作情報工作;承受死罪或活罪,都是就義的悲壯!但被自己總統,為了有利選擧而出賣;則是屈辱的悲哀。

死者已矣,入似祀忠烈祠聊堪告慰。但楊銘中、姚嘉珍,政府是否應該竭盡全力?予以補償慰藉。楊銘中「恢復上尉軍職」的卑微心願,別以並無前例推拖。情報員被自己總統出賣,也是古今中外皆無前例。南韓「特工」被出賣是電影,我們卻是血淋淋的事實。還「少康專案」的犠牲者,一個合情合理的公道吧!

熱門點閱》
►開戰不開戰? 考驗決策者的能耐

►看更多【白依】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