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負面行銷」被錯用,高雄的魅力將消耗殆盡

▲高雄「金銀河」燈會的蓮花燈。(圖/翻攝自《只是堵藍》臉書)

●作者/Haruhiko Lin。

負面行銷用在哪裡都可以,但就是不該用在破壞城市的團結上。

我一點都不覺得潘恆旭是個笨蛋草包,從他上任兩個多月來的言行與政策,就知道他是個善於操弄以及工於心計的人。他若在民間企業,的確是個不錯的人才,但要肩負起一個人口277萬城市的期待,他還是差得遠了。

相信大家都有聽過負面行銷這個名詞,潘恆旭是操弄這個的能手。他堅信只要有討論度跟話題性,最終都可以達成目的,從他選前替韓國瑜操盤就知道,他讓韓國瑜竭盡全力亂說話,再透過特定媒體刷存在感,讓韓國瑜的網路聲勢一口氣攀高,這個時候的韓國瑜毀譽參半,多數人覺得他只是國民黨在艱困選區派出來的小丑,但這只是潘恆旭負面行銷的上半部。

要讓負面行銷發揮效益,就是要讓立場切換。葛仲珊花了一首歌專門罵台北一間很難吃的PIZZA,最後爆紅的是PIZZA;全聯中元節廣告影射遭暗殺的陳文成,雖然最後停播,但話題延燒,成為當年度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廣告。這些都是負面行銷還算成功的案例,那潘恆旭是怎麼做的呢?

▲葛仲珊寫歌罵PIZZA店。(圖/翻攝自葛仲珊臉書)

從韓國瑜到高雄,他都用了同一種方法,「他先讓一切成為笑話,接著網路上謾罵與嘲笑開始發酵後,再讓自己變成苦主,製造出可怕的社會對立。」韓國瑜跟陳其邁的例子中,最經典的一句話出自韓國瑜口中「我覺得我好像民進黨,而他是國民黨」,之後不管陳其邁在辯論上講得有聲有色,還是具體端出可實行的政見,在韓國瑜的支持者眼中,就是一種不接地氣的專業傲慢,反觀韓國瑜,他說不出好話,想不出好點子,但他謙卑、願意聆聽、苦民所苦。在高雄市長的對壘中,可以看到潘恆旭的才華,但若在行銷城市,這招實在非常齷齪。

高雄市一月份的代言人白冰冰算是最大的苦主。自掏腰包幫高雄拍MV,本來是好事一件,卻被潘恆旭操弄成老人與年輕人的對立。之後的張琍敏、瓊瑤也是,網路上把攻擊箭靶指向這些長輩,而長輩的粉絲開始群起反攻,潘恆旭贏了,他將高雄熱度炒到最高,但卻把世代和諧一口氣揉爛。

之後的高雄幾次觀光活動,潘恆旭改以操作「貧與富」。「因為我們沒有錢,所以只好在愛河擺夜市」、「我們不花半毛錢,能做到這樣的已經不錯了」、「沒辦法,前朝留下的債太多,首要目標是還錢」等等諸如此類將自己不努力動頭腦所做出來的爛東西,歸咎於「沒錢」。

這些立竿見影的負面行銷手段,短時間內搶盡了版面,因為支持者與反對者的交互攻訐,網路討論度沸騰。每當我看到因為高雄又幹了什麼,留言處一片針鋒相對時,我都會浮現潘恆旭坐在辦公室內冷笑的畫面。負面行銷用在哪裡都可以,但用在城市上,實在令人憤怒。不管這個城市貧窮或有錢、年輕或年邁,都應該團結並一起以城市為榮。現在卻為了個人私慾與愚昧的行銷手段,將最珍貴的文化底蘊與城市魅力消磨殆盡。

你還在覺得潘恆旭痞痞的很好笑?還在以為韓國瑜很忠厚老實?你們看到的這些,都是他們倆聯手一同形塑出的假面形象。想一想,當一個城市充斥粗製濫造沒有質感的東西,人與人之間只剩下對立衝突,它的未來還能多好?丁允恭說的話固然尖銳,但真的一語中的:「城市質感是緩慢累積,但摧毀可以很快。」

熱門點閱》
►以荷蘭「花卉」為例,談韓國瑜會是好市長嗎?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