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祝瑛/從矽谷如何獲取人才 反思竹科與鄰近大學的依附關係

 

▲加州矽谷。(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周祝瑛/政大教育系教授,這是一個不太會用手機、喜歡看報紙、愛收聽廣播、喜歡將學生擺在全球人才中比較的老師。她常提醒學生重視口腔衛生,避免喝礦泉水,自己每天攜帶手帕、希望減少使用任何造成環境負擔的物品,包括減少食用肉類。

由美國斯坦大學兩位教授所主編的「高等教育與矽谷:聯結但失調」(Higher Education and Silicon Valley: Connected but Conflict)專書,出版後就引起國際的討論,許多人關注這個舉世聞名,擁有Google、Apple、Facebook、and Tesla等高新產業總部的加州矽谷,是如何向附近大學獲取人才?

周圍的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聖荷西州立大學與斯坦福大學等,又是如何因為矽谷不斷翻新的高科技人才需求,而必須調整辦學方針與步調,來協助學生日後的生涯接軌。當地一家聘人仲介公司總裁提出總結矽谷人才需求的標準,認為多數公司尋求的對象是擁有紮實基礎的科技知能,而非只是迷信名校畢業生。為此,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最近推出一項以培育明日科技領導人才設而計的新課程,針對許多在真實工作環境所必須擁有的能力進行培育,如:管理知能、創業精神與科技能立(The Management,Entrepreneurship,&Technology,MET)。

該學程結合了商業與科技的雙學位主修,透過四年的教育及實務經驗,希望高新興產業的未來執行長等培養領袖人才。結果這個課程一推出,立即受到全美各界的歡迎,每年高中生申請競爭激烈,成功率僅百分之二,遠比其他長春藤名校或斯坦佛大學錄取率更低。

誠如作者在書中所言,大學與企業是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體系。大學一方面重視研究、教學和公共服務, 同時也扮演著促進本地經濟發展的角色。至於高科技公司則重視價值創新和隨時回應市場需求的know-how等能力。因此,高科技產業的變化速度遠超過高等教育體系的轉型。因此當矽谷中的企業對於附近大學人才快速需求的壓力越來越大時,兩者之間的合作關係就會發生矛盾與變化。哪怕是當初設計良好的加州大學三層級結構系統,各個系統內的不同類型公立校院,也出現愈來愈難以滿足各類學生的需求,甚至也與矽谷產業的人才需求,如:會計師、律師、工業工程、 電機工程與資訊管理等人才,出現脫節現象。

相對的,一些原本不被看好的私立營利及非營利的高教機構,如雨後春筍般的興起,有些企業乾脆自行辦理員工遠距線上授課,邀請各行各業的菁英來分享企業經驗等。這些依照市場需求辦學的模式,與加州大學改變緩慢恰好形成強烈的對照,後者更是很快的彌補市場需求,頗受歡迎。雖然這些新興大學校院經常被加州政府或傳統大學所忽略。

反觀臺灣的許多科學園區,尤其是新竹科學園區,至今擁有數百家高科技代工業與服務業,從事如:半導體業、電腦業、光電業、通訊業、生物技術與精密機械等,在全世界半導體製造業享有盛名。竹科附近更擁有如:清華大學、交通大學與科技大學多所高等教育機構,也同樣與竹科形成重要的產業、高教依附與合作關係。目前雖無上述類似的矽谷與高教研究出爐,但從矽谷對於大學人才需求的變化經驗,可以反思國內位處科學園區等大學的今後定位及發展方向。

熱門點閱》
►幫助青年做到從聰明到自信的轉型
►不靠學歷的職涯路徑,可能嗎?

►看更多【周祝瑛】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周祝瑛專欄 周祝瑛

政大教育系教授,這是一個不太會用手機、喜歡看報紙..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