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里安/南韓強化先制打擊之戰力分析

▲為有效對抗北韓的砲兵火力優勢,南韓軍方除引進美造多管火箭系統外,還研發國造天舞式多管火箭車,藉此增加反砲兵火力。(圖/大韓民國國防部)

●尤里安/現任軍事戰略評論員,淡江戰研所畢業。

雖然北韓堅持先軍主義路線導致國內民不聊生,但是對於彈道飛彈和核武發展卻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連長期支援北韓的中國都對於北韓的核武與彈道飛彈發展無計可施。而對於唇齒相依的南韓來說,北韓不斷試射彈道飛彈和宣稱要進行核武試爆的恫嚇行徑也讓原本主張漸進交往政策的親北派進退失據。即便文在寅總統向來揭櫫對北交往的重要性,但是在陽光政策始終無法轉變北韓體制與基本國策的狀況下,恐怕在可預見的未來也只能蕭規曹隨強化國防能量對抗北韓。這也是南韓軍方近年來在美方支持和默許下開始大力發展縱深距外打擊能力的主因。

作需想定與戰略目標變化

過去在全球冷戰架構下,美方雖然積極佈防朝鮮半島並且強化南韓軍事武裝力量,但是對於長程投射火力卻始終諱莫如深。主要原因就是避免萬一擦槍走火時南韓軍方會基於自我防衛需求發起先制攻擊。不過美方也很清楚南韓軍方的憂慮,因此一方面限制南韓發展長距離攻擊武器,另一方面則是用《美韓共同防禦條約》和實際駐軍為擔保,讓南韓在無後顧之憂的狀況下不會輕舉妄動。不過在後911時期的北韓由於失去經濟支援,因此把發展核武和彈道飛彈當成了重要的自保手段。即便美軍已經在南韓部署戰區高空飛彈防禦系統(THAAD),但對於近在咫尺的南韓來說,發展距外縱深打擊能力的需求就變得更加迫切。因為只有在北韓企圖使用彈道飛彈前發起攻擊加以摧毀才能有效保證消除其威脅。

南韓版單一整合作戰計劃

由於北韓的核武威脅浮上檯面,因此南韓國內對於發展拒外縱深打擊武力的聲浪也隨之水漲船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然就是核武發展需求。不過核武選項本來就極為敏感,特別是在美國仍舊和南韓維持緊密同盟關係的狀況下,斷無允許南韓發展核武的可能。

雖然南韓在主、客觀層面都不可能跨越核武門檻,但是在其他距外縱深武力的發展上就不可同日而語。事實上,南韓軍方早就已經擬定了遭到北韓核武攻擊後的全面報復作戰計劃(KMPR)。依南韓軍方的全面報復作戰想定,只要北韓意圖使用核武攻擊南韓的情資經過核實之後,南韓軍方就會自動進入狀況一,並且依照原先頒訂的作戰命令使用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對北韓可能飛彈發射基地與政軍要地、通訊節點進行精確打擊。除此之外,軍方還會派出專司斬首行動的特戰小組配合陸航直升機深入北韓摘除所謂的戰略重心。

雖然南韓軍方的全面報復作戰計劃看似美軍5015號作戰計劃的一部份,但根本上的差異在於全面報復作戰計劃所使用的武器和部隊全部都是南韓自備,不依靠美軍情資和裝備支援。理論上來說,只要南韓軍方確認北韓攻擊企圖之後,就能立刻啟動全面報復作戰計劃,不受《美韓共同防禦條約》的限制。

▲南韓空軍現役機種幾乎都能擔任不同程度的對地炸射任務,不過長程打擊主力仍以F-15K為台柱。(圖/大韓民國國防部)

為達成上述計劃想定,南韓軍方已經引進了國造RC-800白頭式電戰機、金剛式長程偵察機,和現役的E-737空中預警機共同構成對北韓的縱深戰略偵察主力,企圖減少對於美軍U-2偵察機和間諜衛星的情資依賴。而在攻擊手段方面,目前南韓軍方已經擁有多種短程彈道飛彈和巡弋飛彈,其中又以射程可達1,500公里的玄武3C巡弋飛彈最可能用來執行長程戰略報復。另外南韓軍方還擁有射程500公里的玄武2B短程彈道飛彈,可以用來攻擊非軍事區周邊的重要目標。

除了陸基飛彈之外,南韓空軍和海軍也都擁有各自的距外打擊火力。像是南韓海軍現役的孫元一級柴電潛艦就已經能夠從魚雷管發射天龍式巡弋飛彈和海星3式巡弋飛彈,代表南韓已經擁有最低限度的第二擊報復能力。至於南韓空軍的F-15K則是能夠掛載德製KEPD350K巡弋飛彈,專司攻擊北韓的重要政軍據點。

▲孫元一級改良型預計將加裝玄武3C巡弋飛彈專用垂直發射管,增加對地打擊能力。(圖/大韓民國國防部)

不過南韓版全面報復計劃也有不少限制,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以南韓軍方的偵蒐能力顯然無法獨立掌握北韓彈道飛彈發射車所在位置。再者,由於作需想定前提是北韓發起先制攻擊,這代表南韓軍方需要在第一時間內獲得國家指揮系統確認,否則將難以發揮縱深打擊火力優勢,這些主客觀未定因素都將牽動作戰的成功與否。

熱門推薦》
►商業衛星影像的震撼!中國轟六離台不遠?

►看更多【尤里安】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全球防衛雜誌》。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