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成人,再成婚︰婚前必讀公開說明書《媳婦的辭職信》

▲韓國傳統婚禮。(圖/取自Pixabay)

●Fion/文字工作者、專欄作家、韓國媳婦。經營「Fion的韓國生活日常」臉書粉絲專頁。

我跟龍哥(我老公)求婚的場景,是平日的晚上,我們各自坐在自己的電腦桌前,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我不知想到什麼,開口問「嗯…你覺得我們結婚如何?」,龍哥傻了一下,但立刻說︰「我當然是好啊,但你確定你想要結嗎?你為什麼想結?」

「我覺得可以吧。」我回他︰「我覺得差不多OK啦。你還有想要結嗎?」「如果你確定想結的話,我們就結吧。」龍哥語氣很冷靜,他衝過來抱我一下,我們轉頭繼續用各自的電腦。兩人穿的都是睡衣,沒有人下跪,也沒有鮮花鑽戒。

求婚(?)如此順利,歸功於我們已經討論過幾次對婚姻的看法,他想結,我猶豫。因為對於婚姻,我沒有任何嚮往,甚至帶有負面想像。我想做的事情好多,想寫書、想拍片、想到處找新的題材,結婚等於增添了為人妻、為人媳、甚至之後為人母的角色,會為行動帶來負擔或束縛。

所以當初知道我要結婚,周遭親友都驚呆了。

「我以為你是不婚主義者。」一個朋友說。

「一直覺得你就單身一輩子也不錯。」這是我媽說的。

的確,婚姻不是我的渴望,有也可以,沒有也OK。一人飽、全家飽的日子很愜意,而且每個男人都是一個新世界,換不同的對象約會挺有意思。那我為何要結婚呢?

家事免役的男人

《媳婦的辭職信》裡,作者二十五歲結婚,先生大她兩歲。她在結婚後住進老公家,和公婆同住,成了全職主婦。她發現先生完全不做家事,下班後和週末都有活動,暢快地過著類單身的生活。而作者得適應一個全新的環境,還曾一度為了準備長輩的生日宴,忙得昏倒送進急診室。

作者的夫家除了公婆,還有老公的祖父母。三代同堂在過往社會是個美詞,但其實是權力的金字塔,年紀愈大的愈位高權重,愈小的愈人微言輕。而這金字塔還向男性傾斜。我在臺灣長大,就從小看著有全職工作的媽媽,逢年過節得進出勞動,總是最後一個坐下來吃飯。家族的男性們通常坐在一旁閒聊打牌,偶爾還會到廚房裡出一張嘴指導女人們該如何煮菜。

▲韓國人的中秋、過年,都得這樣擺上一桌。(圖/作者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嫁給韓國老公之後,聽著週遭韓國媳婦的例子,覺得韓國社會也同樣固守年齡、輩分的階級,以及男女分工,甚至比臺灣更嚴重。我的好友與歐巴確定要結婚後,過起準媳婦的生活,回未婚夫鄉下老家時,全家人飯後的碗,自動變成她的責任。

我和公婆分開住,沒人逼我洗碗。但在我因家裡有事回台灣短居一個月時,老公向我抱怨︰「我們家的洗衣精是不是有問題?我衣服洗完都還是臭臭的。」我這才發現,原來他沒自己洗過衣服,不知道洗衣精和柔軟精的差別,誤用了。

先成人,再成婚

洗衣服的烏龍還不只這一回。有次我叮囑龍哥下班後買洗衣精回來,結果他扛了一大瓶加上兩大包(補充包)進門,得意地說︰「這下你可以好一陣子都不用再買了!」我仔細一看,臉忍不住垮下來︰「你買那麼多柔軟精做什麼?」原來他還是沒搞懂洗衣精究竟長什麼樣子。(忍不住提醒讀者,我們住在首爾,他是韓國人,而我是那個韓文非母語的外國人!)

不過我自己也沒好到哪去。直到大學離家前,我都不會用洗衣機。雖然我會曬、收、摺衣服,但洗衣機總是由媽媽操作。我媽會把衣服都翻到正面、褲子口袋的垃圾都掏空、照顏色材質分類洗好,再交給我做後續工作。

而下廚之於我,更是從沒想過。因為媽媽煮了一手好菜,我只要負責洗碗;若媽媽不在,散步五分鐘的距離就有各式餐館。我以前只要用電鍋煮個白飯,就可以獲得名過其實的稱讚。

所以《媳婦的辭職信》作者在檢討自己為何困在媳婦的角色裡時,自述「在還不夠成熟的狀態下結婚」、「總是依賴著公婆和先生,等到我知道不可以如此依賴時, 已經經歷了漫長的歲月」,我完全能夠理解。因為作者二十五歲步入婚姻,而我的二十五歲,雖然獨自在台北工作、貌似獨立,但對未來的想法其實很是天真。

那時的我在一間溫馨的小公司上班,和在夜店當公關的男友拉拉扯扯哭哭啼啼,他劈腿的證據就擺在眼前,我卻還幻想著如果跟他組個小家庭,我們可以一起開店打拚,讓他從被客人灌酒卻又賺不了多少錢的生活脫離。現在回頭想想,我只是依賴著當時男友對我的依賴而已。自己都還軟弱無力,天真以為自備聖母光環可以拉著誰前行,差點就變成了個恐怖故事集。

但這一切皆為人生帶來價值。都說三折肱而成良醫,生活經驗豐富了、來往的對象類型多了,我從優柔寡斷、把決定都丟給別人去下、責任由別人去攤的任性,逐漸摸索出自己的喜好,知道自己需要怎樣的另一半。

而這花了多少時間呢?只說自己的經驗好了,我自認直到過了三十歲,心智才大約到了可以成婚的「成人」。

五大需求靠自己

並不是說,會做多少家事才有結婚的資格。我認為,人要先自立、擁有獨立生活的能力、不把自己的五大需求層次(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實現)架設在另一個人的行動及表現上,那才能有健康的關係及婚姻。

這也是《媳婦的辭職信》作者,逼著兒女們搬家、出去自己生活的原因。作者寫下給女兒的話︰「當婚後夫妻間產生問題時,如果你像媽媽這樣軟弱又太過依賴先生的話,那麼當先生對你做出不對的行為或不平等的對待時,你便無法堂堂正正的反抗,更無法表達憤怒。」

「我希望你不管遇到什麼情況,都可以不用依靠任何人,自己就可以承擔和解決。」

我的媽媽也說過類似的話,她一邊工作、一邊伺候婆婆、一邊拉拔大三個小孩,雖然疲憊不堪,卻屢次嚴肅地對我和姊姊諄諄告誡︰「女人一定要會賺錢、要有自己的經濟能力。」恰如作者所說的:「想要獨立生活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要有錢。」依靠別人過日子的人生,看似沒壓力,其實會付出看不到的代價。

婚姻是什麼?

向龍哥求婚之前,我自己一路觀察下來,對「結婚」的理解,是願意暫時互相陪伴扶持的兩個人(也不排除是一群人,或者是摩天輪XD),所形成的社會制度與關係。

所以結婚對我來說,就是給partner承諾。給一位我想要一起走一段人生路的伴侶,一個共享資源、共度難關的承諾(雖然龍哥老是說,韓半島若有戰爭,他第一件事就是把我送回臺灣,而我也欣然同意)。

除了一定要自己會賺錢,爸媽沒機會向我口授更多關於婚姻的提示,我算是自學來著。而從小開始,我在書本學到的婚姻,要不是童話故事裡王子拯救公主之後,兩人過著幸福美好的日子;要不就是歷史上的王昭君和番、文成公主遠嫁西藏;又或者是家中書架上,那把婚姻視為安慰劑/自清方式/復仇手段的瓊瑤小說。對於婚禮之後,兩個人一天一天過著的是怎樣的日子,少有人著墨,又或是,沒什麼好說。

為《媳婦的辭職信》撰推薦序的諶淑婷,寫著「如果可以,我希望此書可以隨著婚宴喜餅一起發送」,她要與宴者別被浪漫婚禮衝昏頭,婚姻並不是美好童話。

我僅有一點點不同意。我覺得這本書應該在會讀小說的年紀就開始發送,在看著眾女搶一男的江湖世界/霸氣總裁的言情小說的時候,就該附上警語「結婚一定有風險,步入婚姻有合有離,簽字前應詳閱公開說明書」。

什麼?你說這世上沒有婚姻的公開說明書?有的,就是這本《媳婦的辭職信》

熱門文章》
►婆婆愛計較,婚姻就難保
►男女人無法離婚的十大迷思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方格子,請勿直接轉載。《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