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穎超/「呼喚」國共高層交流 需要台灣社會理解支持

▲「習五點」發表後,國民黨主席吳敦義答以「一國兩制」現階段難以獲得台灣多數民意的支持。(圖/記者屠惠剛攝)

 ●楊穎超/台大國家發展所博士,曾於北京清大、南京大學蹲點研究。關注美中台、兩岸政經發展、交流議題。現於大學任教。

對於兩岸的兵凶戰危,台灣許多人是很憂慮的。無奈的是,蔡政府目前是「辣台妹」「撿到槍」,對外稱是「防守著自由民主世界的第一線」,面對中共軍機飛越海峽中線,蔡總統只稱「必須第一時間強勢驅離」,對內則是把和平倡議打成是投降主義者。至於之後怎麼辦?難道準備一直對抗下去?對人民擔心戰爭的風險,蔡政府是沒有拿出辦法的。

相對於此,兩岸民間交流仍是持續進行。遠的不論,四月底五月初報名,定位在民間交流的「海峽論壇」就對500位台灣民眾招手。其他台灣社會各勢力、階層的交流活動也在綿密進行,即便不屬泛藍的北市與上海雙城論壇亦將舉辦。然而,那畢竟是地方政治、民間交流。近年來兩岸政治社會的中央高層互動,則尚付之闕如。在民進黨政府一直無法與中共接觸的情況下,國民黨有必要與中共持續溝通台灣人民的想法。因此本文呼籲:國民黨高層應考慮儘速與中共展開交流。

當然國民黨不能為談而談,在談之前,至少有兩件事必須考慮周詳:首先是要談什麼?其次是尋求台灣社會的理解支持。在談什麼部分,應該要有回應習五點的準備,這主要看領導人對黨章立場精神的掌握、要有能看清、回應國際局勢變化、以及台灣民意趨勢的能耐。國際局勢目前撲朔迷離:日本要花多少精力配合美國對抗中共?而美國與中共將進行長期鬥爭毋庸置疑,雖說鬥而不破,但在美國仍需打台灣牌的情況下,國民黨準備談什麼,以便讓盟國相信,其可以為亞太區域安全帶來更多貢獻?此外,習五點壓縮一中各表空間,直接要探索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吳主席雖答以一國兩制現階段難以獲得台灣多數民意的支持,但相對表述為何?再者,國民黨還必須要考慮回應習五點說的:兩岸各政黨推舉代表性人士,就兩岸關係和民族未來開展廣泛深入的民主協商,就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達成制度性安排。從「代表性人士」字眼看來,這是國民黨高層才能,也不得不回答的問題。

對台灣而言,習五點許多提議時機並未成熟。為了營造氣氛,國民黨其實可以和中共討論未來將「建立具兩岸特色的軍事互信機制」提上議程。「具兩岸特色」就是表示與過去其他國際互信機制有所不同,例如台灣民眾絕大多數對中共將千枚飛彈佈署於台海當面很有意見,而現在中國大陸鐵道建設這麼發達,要轉移部署太容易了,如果只是為了防備台海以外之敵,實無必要多此一舉,畢竟外軍需以海運部署才有足夠實力,不可能比中共以鐵道運飛彈更快,而現在衛星照片這麼發達,台灣政府也曾講過中共未否認之飛彈數量,這方面的許多細節已非絕密之事,只是變成有心人士的政治提款機。國民黨如能談出中共未來願意告知這些飛彈、乃至於射程足以威脅全島的遠程火箭炮數量情況,這既不違反不放棄武力的官方說法,等這些初步性機制逐步深入後,台灣人民自能感受中共以和為貴的誠意,故從此類談判切入似乎更為具體務實。

而在尋求台灣社會理解支持部分,從蔡總統持續強硬發言的情況看來,台灣部分民意對戰爭嚴重性感知能力有限,或甚至於全盤接受民進黨的敘事方式。現在或許還好,但大家都知道台灣總統大選前,很多聞所未聞的事情發生都變得不奇怪。美國與中共會不會升高衝突?民進黨政府又會怎麼選舉?台灣人民的想法是否該傳遞給中共高層知道?負責任的政黨不能不先未雨綢繆。只是在和平協議已被扭曲成改變現狀的情況下,許多民眾對此很有意見,相信國民黨高層已經接到不少表達疑慮的民意反映,又逢明年選舉接近,國民黨如果要去交流,應要趕早出發,並先向社會溝通交流目的,這恐怕是非常重要的行前功課。

總之,和平氣氛需要醞釀。兩岸敵對並非一朝一夕,自然需要更多耐心。只要想到1949年後兩岸人民曾因互相對抗所經歷過的苦難悲傷,現在兩岸政治人物為了和平發展,無論花費多少心力處理都不為過。

熱門點閱》
►不承諾放棄武力 兩岸關係更險峻
►民進黨政府的備戰誠意

►看更多【楊穎超】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