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竣民/波灣風雲再起 美國真敢開戰?

▲1980年代號為「鷹爪行動」的人質營救行動,成為美軍特種部隊一段極為難堪的失敗案例。(圖/ Wiki)

▲▼雲論主筆黃竣民。(圖/黃竣民提供)●黃竣民/「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隨著波斯灣油輪爆炸事件與美軍高貴的無人機遭到伊朗擊落後,位於中東的荷莫茲海峽(Strait of Hormuz),瞬間又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這比南海的自由航行權爭議或北韓的核武問題更令人有切身感受並感到憂心,原因無他,因為每天從這一個航道運往世界的石油有上千萬桶,佔全球石油產量的1/5及出口貿易量的1/3;而其中的85%主要是運往亞洲國家(中國、印度、日本、韓國是大宗),對全球經濟重要性的影響不言而喻,台灣的各項民生議題更難逃這種劇烈波動的干擾。因此,美國逐漸縮減的艦隊規模,已經造成波斯灣護航的壓力,所以也有呼籲日本、印度、中國…等國應派遣軍艦進入此地區共同分攤護航責任的聲音。

▲美國空軍史上最昂貴的RQ-4「全球鷹」無人機,先前曾在對北韓的禁運行動中立下功績,其家族機種這一次卻在中東成為「祭品」。(圖/黃竣民提供)

美國的軍力雖然在中東地區佔有主導地位,其中央司令部算是最忙碌的一支地區司令部,比起印太司令部的紛擾還多。但長期以來該地區的複雜教派,原本就以反美的居多,即便歸為親美的國家或政權,其骨子裡卻仍然多少會有存有芥蒂。因此,儘管上個世紀末與本世紀初的大規模戰事都在此地區爆發,但其原有的種族及宗教的勢力板塊並沒有改變多少,充其量只是讓該地區更加混亂而已,畢竟每支政權後方都有各自的幕後黑手支持,背後牽扯的資源分配,也就讓這一區域內的國家,很難脫離複雜的糾葛關係。

▲月中的「阿曼灣事件」中,美海軍「班布里奇」號驅逐艦(USS Bainbridge, DDG-96)拯救受困的油輪船員,為其傳奇再添一樁。(圖/黃竣民提供)

雖然檯面上伊朗絕對不是美國的對手,先前在國力上已經因長年的戰爭而虛弱,加上美國對其實施長達數十年的武器禁運、聯合國的制裁措施,在這樣的多重限制條件下,如果沒有大國在背後默默支撐,實在很難讓伊朗獨自搞出什麼成績。不過,伊朗的軍力在全球近140個國家當中,排名也不差(根據「全球火力指數」(Global Firepower Index)中排行為第13位),對於這一個擁有超過8千萬人口的國家而言,能在這個以50多個指標為評估基礎,包括:傳統軍力(非核子武器能力)、軍隊規模、後備動員力、地理和金融…等各項戰鬥潛力綜合評估得出這樣的成績,加上奉行「前沿防禦」(Forward defense)的戰略,利用地緣聯盟體系組成「抵抗軸心」(Axis of resistance),以這樣的作為雖不致撼動美國,但卻可以迫使美國在採取軍事行動上多少有些顧忌,畢竟這就轉為非美-伊兩國單純的戰事。

▲先前伊朗的巴列維王朝與美國關係相當密切,許多當時美軍的一線武器還只有出口給伊朗;F-14「熊貓」式戰鬥機即是其一。(圖/ Tsungfang Tsai提供)

如果以傳統軍力與裝備的水平做比較,伊朗對美國壓根討不到任何便宜,而美國總統川普所撂的狠話也不是隨口叫囂,差別只是在美國將要如何看待在全球放火的後果。而且,伊朗對於美國數十年來種種的制裁及禁運行動完全沒示弱過,加上獨強的美國霸權也不是均受其他國家歡迎,除了中國、俄羅斯不會袖手旁觀外,先前也都在軍事上提供相關的協助;這些包括飛彈及電子戰的技術。況且中東國家與聯合國的態度也得考量,是否會單純地一面倒去支持美國都還是未知數,如果有限度的對伊朗發動戰爭,就怕美國國內又會再度陷入恐怖的深淵。

▲伊朗軍力在中東具有一定的影響力,雖然在武器禁運與國際制裁下,依然可見其國防自主下的特殊產物。(圖/ Tsungfang Tsai提供)

翻開美國與伊朗的交手記錄,這一點其實外界還是得正面看待伊朗人的骨氣與勇氣,在軍事科技絕對劣勢下,美軍在對伊朗的軍事行動上倒是有不少吃鱉的案例,最早從1980年代號為「鷹爪行動」(Operation Eagle Claw)的跨軍種營救人質事件落個有去無回、2011年最新型的RQ-170「哨兵」(Sentinel)無人機遭到擊落、2016年美國水兵被俘虜的困窘畫面深植人心、到日前造價超過2億美金的海軍版「全球鷹」無人機被擊落…這些都是令美軍臉上無光的紀錄,如果在媒體上反覆播放,美軍的心理陰影不言而喻。加上伊朗目前除了大力發展電子戰、網路戰等不對稱作戰技術外,其各類戰術地對地飛彈、巡弋飛彈的數量還是中東地區的榜首,包括:「蘇瑪爾」(Soumar)、「流星-3型」(Shahab-3)、「支柱」(Emad)、「泥石」(Sejjil)、「力量」(Ghadr-110)、「霍拉姆沙赫爾」(Khorramshahr)…估計總數高達上萬枚),背後多有中國與俄國的影子,即便目標不是針對美軍的航母戰鬥群,那也足以讓美盟國的產油目標區陷入一片火海,美國是否甘願冒險讓世界再經歷一次石油危機,相信也得要審慎盤算。

▲荷莫茲海峽一旦戰雲密佈,全球因油價的劇烈波動,台灣的各產業也在劫難逃。(圖/黃竣民提供)

如果美國人民當初選擇川普其中的原因之一,是希望美國子弟兵能從中東的泥沼中撤軍,要是現在又把緊張關係拉高,先前已向此區域增兵上千名部隊,萬一最終無法迫使伊朗遵守核協議、又或者美軍的戰事真開打而進展不順利,恐怕後果就會更難收拾。畢竟,這不是單純A打B的問題,而是回到類似美國若攻打北韓的情況,A若打B,B就會去攻擊C、D…最後能否收拾,就又得和各個大國們坐下來談,屆時美國丟的臉會更大。

川普最近跟中國的貿易戰還陷入僵局,時值召開G-20之際又難以放手搞亂氣氛,對伊朗的空襲行動突然喊卡外;別忘了,當今的世界上,還不乏樂見美國摔跤的國家要等著看戲!

熱門推薦》

►以美為師 逐漸擴編的中共海軍陸戰隊

►美日聯手 圍堵得了中國走出島鏈的決心?

►看更多【黃竣民】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竣民專欄 黃竣民

「James的軍事寰宇」粉絲專頁主編。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