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總動員4》若無法當你的玩具 我會變成誰?

●蔡羽柔/蛹之生心理諮商所專任心理師,諮商學派為阿德勒取向,重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需要好好學習在自己與他人的連結當中活出自我,不過度涉入他人的界線,也不將自己的責任形成他人的負累。

《玩具總動員4》不僅是給孩子看的動畫片,更是做給父母看的電影。

安迪上了大學,把陪著他長大的玩具們送給新主人邦妮。過去受寵的牛仔警長胡迪,在邦妮的接管下被冷落。

安迪上大學,隱喻著孩子長大成熟離開父母,胡迪象徵空巢期的父母,中年危機警鈴大響,意會著父母需要學習與孩子告別,不要沈溺活在被緊緊需要的幻想當中。

父母對孩子的愛不因為什麼,只因孩子的身上也有著自己的印記。

「你有主人?什麼?你是有主人的?」流浪的玩具們赫然發現在外奔走的胡迪有小主人非常驚訝。有沒有主人,在片中出現無數次,大部分的玩具認為有主人的玩具才是令人稱羨的事。

若是有主人的玩具,會被其他沒有主人的玩具投以羨慕的眼光。沒受到主人寵愛的玩具感到失落、或是憤慨自己沒有歸屬。

英文版電影中所稱的「主人」英文原文是kid(孩子)。小主人即是代表孩子,撫育孩子、守護孩子彷彿是種母親應該存在的價值。

明白在這個世界上,自己能夠被擁有被需要,是一件美好的事,孩子像是一個純淨的生命歸屬。

叉奇——用垃圾回收物、塑膠叉匙組成的美勞作品,因著邦妮小主人的創作而誕生,腳底下寫了邦妮的名字,而成了有生命力的玩具。

「為什麼我要當玩具?」總是罵自己是垃圾的叉奇問 。「因為你有著邦妮的名字。你會幫她創造回憶,讓她記得一輩子」胡迪說。 玩具因為有了小主人的存在,而變得獨特,兩人有不可分割的關係,象徵父母孕育擁有孩子,生命與生命有了新的連結,美好而不可抹滅。

▲叉奇不斷斥責自己是垃圾,成為逃兵不斷走失,胡迪不辭辛勞奮力帶他回到邦妮身邊。(圖/迪士尼提供)

母親為孩子的成長而喜悅,因他們的成就而驕傲。

牛仔胡迪就像是個守護孩子的母親,新的小主人邦妮,帶著忐忑的心去上幼稚園時,胡迪不顧其他玩具的勸阻,偷偷跟著上學。

有著胡迪的幫助,孩子成功地受到老師的肯定、欣喜的享受他人的掌聲。

也因著叉奇不斷斥責自己是垃圾,成為逃兵不斷走失,胡迪不辭辛勞奮力帶他回到邦妮身邊,為的就是不希望小主人發現叉奇遺失而難受。徹夜未睡的胡迪緊緊守在小主人邦妮身邊,巴斯光年心疼他的辛苦,希望胡迪可以休息一下。

只見胡迪既堅強又苦笑地說:「我必須這麼做,內心的聲音不會放過我。」

父母總是為了自己的孩子處處掛心。在孩子難過的時候,感到失職與自責。在意識到孩子可能會有挫折之前,第一時間為孩子排除萬難、犧牲奉獻,為的只是希望孩子能夠平安長大。

「守護孩子是玩具們的職責」胡迪深深的這麼相信著。父母也是用著這份溫柔,忠實守護著孩子,好像自己的犧牲也不算什麼。

隨著孩子成熟與獨立,父母將逐漸迷惘著自己的價值與存在。

▲《玩具總動員4》劇照。(圖/迪士尼提供)

胡迪過去在小主人安弟的寵愛下,以身為安弟最喜歡的玩具為榮,是玩具們的總指揮,意氣風發。邦妮接手玩具們後,胡迪的風光不再,玩具們甚至對胡迪的指揮有所質疑。

胡迪待在櫥櫃裡頭,數次失寵,邦妮開心的拿著其他玩具們飛舞,玩著喜歡的遊戲,胡迪在櫃子裡強顏歡笑,假裝毫不在意,但是沮喪著自己不再重要。

「這是我唯一能夠做的事」胡迪不放棄找回叉奇,誠實的說出藏在內心的話。

當孩子離家,父母也漸漸面臨衰老的事實,中年危機伴隨著空巢期的到來,在孩子長大上大學離家後,父母親常有著自我價值的迷失。

心理上會難以放手接受孩子獨立,因此不斷插手孩子的人生、指導孩子應該成為什麼樣子、窮追不捨的電話、對孩子選擇伴侶嚴厲的審視評估;隨著逐漸年老,生理上出現重大的變化,臉上刻下風霜的紋路,停經的那天意識到不再有生育的能力,牙齒退化、鬢髮斑白、關節的疼痛而步履蹣跚,從強壯的生產者步入老齡,這一切都是多麽讓人難以接受。

生心理上的轉變,以及親職角色的退位,對於父母而言,需要許多時間與心力調適。難以接受的父母們往往內心有許多的應該與必須,始終無法放下,急於在還能施力的地方創造價值,但遺忘了孩子擁有自主的權力。

守護孩子是父母的天性,但也別過度介入孩子的人生。

胡迪不斷地受傷和鋌而走險,被玩具們控訴指責,仍然為了拯救遺失的叉奇拼命努力。

「邦妮需要我。」胡迪堅持自己守護小主人的決心。

「是你需要邦妮。」牧羊女一語道破胡迪內心的在意。

▲胡迪不再忌妒每一個新玩具,在叉奇跑走時他說:「邦妮需要她最愛的玩具。」(圖/翻攝自迪士尼影業YouTube)

胡迪不相信邦妮可以有新的玩具取代陪伴。胡迪與邦妮,就像是逐漸衰老,卻難以放手的父母;與日漸長大,獨立自主的「孩子」。如同父母擔心孩子在未來的日子裡,若沒有了自己的依靠能否獨立,進而產生的的擔心與焦慮。

阿德勒提出「課題分離」的概念,是人一生中的必修課。因著每個人都是獨特的,需要彼此尊重與設立界線,區分種種的人生課題,是誰的責任。

父母對孩子的照顧與控制越緊密,可能就背負著過多的承擔。孩子沒有機會選擇自己的人生,會漸漸的失去聲音;也沒有機會從挫折與失敗中學習,學會為自己和未來負責任。害怕嘗試之後被否定的聲音,因此退縮逃避。父母的那些放不下,成為孩子成長的阻礙。也成為自己內心沈重的負累。

心理上無法退場的父母,不認為孩子真的長大了,也因為害怕失去父母的角色,不希望孩子長大。

這樣的父母常把孩子的情緒和需要面對的課題往自己身上背,將孩子的責任視為自己的責任。分不清界線,也常將種種自身的需要加諸在孩子身上索求回報,孩子背著家人的期待,雙方緊緊糾纏,使情感相互寄生。

學會告別不是失去,而是更能傾聽自己的聲音走向自由。

經過了一連串的冒險,和蓋比交手,最後胡迪將叉奇平安的送回到邦妮的身邊。胡迪也勇敢的告別了玩具夥伴們,和心愛的「寶貝」玩具牧羊女在一起。

當孩子因為逐漸獨立而不需要自己,父母難免會有失落。離家的孩子讓空巢期的父母感到強烈空虛,心理上的轉換不佳,甚至會有心悸、胸悶、失去目標與自我價值的感覺。

隨著孩子的長大與成熟,父母需要學著為孩子有了新的情感寄託喝采、為他們打開了對世界新的視角與好奇欣喜。

影片尾聲,胡迪將他的警長勳章交給了女牛仔翠絲。因為他知道,翠絲是最能夠陪伴邦妮的玩具,能夠帶給邦妮快樂和幸福。陪伴孩子長大的過程多麽甜美,但那些美好的過去若是成為關係中的羈絆,緊緊地將自己與孩子綑綁,那麼人生怎麼繼續往前?

勳章,就像是一種情感的傳承。代表我願意放手,讓下一位忠實的人,繼續陪伴孩子走下一段人生。而自己也要聽聽內在真實的聲音,成為自己的主人。

「我想要的是什麼?接下來的日子還有什麼可以去追求?」

離開孩子後,問問自己吧,為下一個階段的人生重新定義,活出自己精彩的未來。

熱門文章》

►《復4》觀影前沒複習哪兩部片會看不懂呢?

►《玩具總動員4》超隱藏彩蛋!3個皮克斯鐵粉才找得到的彩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失落戀花園》《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