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寫真】彭怡平/從花都巴黎對照台灣的水泥城市

▲寸土寸金的首都巴黎,每一個地鐵站的距離內就有一至三座不等的大小公園。(圖/翻攝自ONE DAY IN PARIS臉書)

●彭怡平 Yi-ping PONG/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電視系博士,專攻劇本、紀錄片拍攝與電影藝術的研究。通曉法、日、英、德、拉丁文。《風雅堂》藝術總監。著有十餘本攝影文學及藝術專書。多次應邀在國際舉辦個展。為文化部、國藝會、台北市文化局獎助藝術家。從事跨領域的藝術創作,兼具藝術家、攝影家、作家、策展人、紀錄片導演等多重身份。最新代表作《這才是法國》

市政府公園處將住家附近圖書館前那塊空地進行翻新與整修,儘管地面的磁磚並未嚴重破損,市政府仍舊決定進行工程,對不遠處河川美化的要求,卻置若罔聞。

整修數週以後的結果:原本通行無阻的空地上,以仿木片磁磚漆出幾座高矮、面積大小不等的檯面,檯面四周安裝燈,一眼望去,這個讓人望之不知其所以的人工造景,將整塊空間的樸素全然破壞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突兀且不倫不類的美感。

水泥都市與農舍vs. 綠點星羅棋佈的花都

在台灣,像這塊圖書館前的閒置空地不少。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絕大多數的公家空地,不是閒置、任由該地長滿雜草,就是改建為幾近不見樹木花草、草坪變成水泥的水泥公園、水泥地面的停車場,或者變更做為他途,使得台灣的城市逐漸發展成為一座綠地與草坪十分罕見的水泥城市,鄉下農田上的水泥農舍此起彼落,已難得見到一片完整乾淨的稻田與綠地。

初來法國時,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些漂亮的建築物、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有的文化節慶及藝術活動,吃不盡的美食與喝不盡的美酒,而是無分貧富,皆可享有同樣的綠地、藍天、空氣與乾淨的水。這與台灣社會裡,綠地成了富有階級才得以享有的私藏,逼使人人為了享有更好的生活,而不得不擠身富豪權貴是不一樣的思維。

▲從巴黎整座城市由上往下瞰,綠點星羅棋佈、綠色塊狀森林與藍色河川圍繞著城市邊緣,成為一座名符其實的花都。(圖/翻攝Herzog & de Meuron官網)

舉個例子來說:在台北市有一塊空地或者廢棄的廠房,政府與財團會毫不猶豫地把它變成商業大樓或者有著一堆餐館的文創中心,卻似乎不曾考慮它轉換成為一片可供市民休憩、兒童親近大自然的的公園與綠地。多一塊城市公園綠地,就是為城市多一塊肺,讓住在其中的居民都可以受惠。此外,一個城市越多的公園與綠地,對於社區居民的身心休憩及心理健康都有很大的幫助,就長遠來看,居民的身心得以放鬆,社會暴力發生的頻率也會降低。

深諳此道的法國統治者,就在全法各地的城市不斷地開闢公園綠地,就連寸土寸金的首都巴黎,也是每一個地鐵站的距離內就有一至三座不等的大小公園,城市四周圍也以綠帶包圍著,整座城市由上往下瞰,綠點星羅棋佈、綠色塊狀森林與藍色河川圍繞著城市邊緣,讓巴黎成為一座名符其實的花都。

不見水泥柏油的公園與停車場

不過,這些印象都不及我看到法國公園內,無分大小,幾乎看不到任何水泥地,而是覆蓋了草坪與沙土的地面,花園內大樹林立。給兒童遊玩的區域也是以更為柔軟的沙石為主,以低矮的欄杆意在於標示出此為兒童玩耍的地方。設有溜滑梯的地方則在地面鋪設與黃土色澤相近的軟墊,不仔細觀看,還以為也是黃澄澄的沙土地。

記得到了土爾這個十三萬居民的小城鎮時,一下火車就看見水池與公園,火車站對面是音樂廳,市區內到處是參天大樹,枝葉茂然生長,綠色走廊處處可見。而停車場內也未如台灣清一色地鋪上水泥柏油路面,好一點的也僅是鋪設花磚,此地的停車廠內佈滿黃色粗砂,顯見法國人一直以來與土地與自然相依相存,環保意識從小就已埋下種子

荷蘭哲學家史賓諾沙曾以一句「上帝,就是自然。」(Deus sive Natura),表達了自然乃是人類唯一必須信奉與遵循的法則。

重建華人文化與落實原住民文化裡的環保意識

反觀台灣社會,曾經環保意識高漲,卻因環保人士相繼入閣,並且喪失初衷,而使得社會中間人士對於環保運動失去信任,連帶的,使得台灣的環保運動連帶也一起賠葬,環保議題輪為政治鬥爭下的祭品。

但是,在我們的文化裡,原住民部落卻十分重視樹的文化。馬偕醫生曾說:「當年傳道時,我到了一個新的村落時,從村落裡有沒有樹,就可以分辨是原住民的村落或者漢人的村落。」難道,漢文化裡只有砍樹,卻沒有種樹的文化嗎?

戰國時代的思想家荀子就曾說過 :「草木榮華滋碩之時則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黿鼉、魚鱉、鰍鱔孕別之時,罔罟、毒藥不入澤,不夭其生,不絕其長也。」(註一)另一位戰國時代的思想家孟子,與梁惠王談論何謂「王道」的對話中 ,也曾點出治國者必須具備環境意識:「……不違農時,谷不可勝食也。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谷與魚鱉不可勝食,材木不可勝用,是使民養生喪死無憾也。養生喪死無憾,王道之始也。……」(註二)

由以上幾個例子可以見得,無分東西方的思想家,都致力於維護環境保育,並且認為治國者最重要的是樹立正確的規範,環境保育做到位,才能真正做到循環經濟、永續經營,如此一來,人民才能真正被照顧到,唯有人民能夠豐衣足食了,天下才得以大治。這才是真正的王道。

註一: 此文出自《荀子·王制》

註二:《孟子‧梁惠王上》

熱門文章》

►從「巴黎聖母院大火」看假新聞的傳播

►為什麼法國人熱愛戲劇?

►看更多【彭怡平】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法國寫真 彭怡平

台大歷史系畢業,法國巴黎索爾邦大學造型藝術所電影..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