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賀電風波】白依/為何又是「駐福岡分處」搞烏龍?

▲近期日本賀電風波,恐讓國人對駐日代表謝長廷的行政管理產生質疑。(圖/記者季相儒攝)

● 白依/獨立評論人

我駐大版辦事處福岡分處,四日在國慶酒會,公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賀電以「中華民國」稱呼台灣。但昨天遭日本官房長官岡田直樹公開否認,並表明日本政府立場就如1972年日中共同聲明所載(即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福岡分處也承認賀電不是發自首相府,我日本老友問我:「怎麽又是駐福岡分處?」

正好謝長廷又賣弄起自以為是的口才説:「外交很微妙嘛,日本政府沒有説賀電是假的,這個講法什麼意思?就是外交嘛。」大家可以理解上一次的福岡烏龍事件—「射長廷事件」何以會發生了。

2017年9月,立法院長蘇嘉全帶立委赴日開會,福岡分處將謝長廷送蘇等立委的禮物,上面署名冩成了「射長廷」,被稱為「射長廷事件」,雖然後來自圓其説,這是筆誤,因為日本送禮文化都是委託業者代發,因為日本「謝」的發音和「射」一樣,所以福岡分處的日籍雇員以口頭告知業者名字時,業者聽成「射」,只有外行相信,因為只有「射」聽成「謝」的可能,不可能「謝」聽成「射」,何況官方做事就口頭告知,這麽隨便,而且收貨時不檢查嗎?所以代表處欲蓋彌彰,「射長廷」事件,反引起了諸多揣測,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説,福岡分處希望立委們能勸勸謝長廷不能「慎言」,就「無言」吧!所以故意把「言」去掉。

謝長廷一上任,就吹噓自己是歷來最有噸位的代表,留學京都大學會日文,又有通天(直通蔡)本領,而謝又發揮選舉精神,到處走透透、博感情,但日本是個注重身份禮儀的民族,你大使不像大使,主人也尷尬,屬下也顔面無光,而他的日文比許水德好,但許謙虛會聽屬下建議,謝卻不聽建議自以為是,才有「射長廷事件」,但謝仍不反省,還猜忌屬下對其不忠,大家還記得去年大阪處,蘇啟誠處長的自殺一些蛛絲馬跡吧!

▲駐日福岡辦事處近日舉辦中華民國108年國慶酒會。(圖/台北駐大阪經濟文化辦事處福岡分處網站)

過去,駐日代表處知道日本是個非常重視禮儀的國家,對國內初訪日本政要的官員,都會提醒叮嚀,但謝自己都無所謂,所以台灣訪日官員的笑話就多了。

一位自稱為蔡摯友的官員,得意洋洋的到一位日本政要家拜訪,政要依日本禮儀介紹家人向貴賓行禮問候,特別介紹孫女讀的是《成城學園》,成城學園從初中到大學,是著名教育家澤柳政太郎堅持「真善美」理念辦的私立學校,是名門學府。只要聽到《成誠學園》的小姐,都會稱羨讚歎,台灣訪客竟然説:「這校名好奇怪」,女孩解釋取自中國古籍,訪客反應真快,立刻大談「眾志成城」的道理,女孩説是取自中國詩經《哲夫成誠》,訪客不懂就算了,還説了一句「什麼年代了,還記得詩經」隨行官員説:政要全家人的表情,他終身難忘!

蔡上臺後,媚日的台灣人到日本旅遊,特別想融入日本的文化,很多女孩穿上日本和服,但只知道和服的美麗,不知道和服的禮儀。

2015年11月,140名日本和服公會成員,特別包下臺北故宮,因為她們要清淨、安靜、亁淨的欣賞人類偉大的文物,為了對文物致上最崇敬禮儀,她們穿上最華麗高檔(最高級絹材質)的傳統和服,更重要的是參觀時只有眼神手勢,沒有聲音,全程姿勢優雅,踋踩小碎步。她們是尊重故宮的傳統文物,也尊重了自己和服的文化傳統,這種守禮敬儀的精神,幾個媚日的台灣人懂呢?

2016年1月小英當選,當年3月賞櫻,一羣羣台灣女性穿上和服,但舉止言談讓周邊日本人一直皺眉,作家楊照看不下去了,在臉書冩下心得,卻被人在報章投書批評楊照「那又怎樣?」好有氣魄的台灣辣味。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耿爽,昨奉勸台灣某些人不要自作聰明,否則會自取其辱,不瞭解日本文化禮儀的人民,是自己受辱,外交首長當然是讓國家受辱了。

熱門文章》

►向蔡總統進諫:避免無謀之戰 別挑戰大陸紅線

►通往首相之路 「小泉進次郎」魅力全開?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