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阿拉伯之春」時隔9年,突尼西亞現今如何?

▲去年,突尼西亞多個地方爆發反政府示威,警方甚至出動催淚瓦斯鎮壓。(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藍弋丰/專欄作家。

國民黨的黨國教育中,為了強調國民黨的統治正當性,非常用心的吹捧「革命史觀」,歷史課要努力的講孫文「革命十一次」多麼偉大,法國大革命多麼浪漫,連國文課也要努力的說革命是求新求變的、進步的,總之是好的意思;不過,革命不能革到國民黨自己頭上,像黃巾賊啦、黃巢、明末流寇,連同孫文崇拜的太平天國,在國編版歷史課本中通通要趕緊加上一個「之亂」,免得學生學到共產黨的「人民起義」。

黨國教育對革命的態度實在矛盾。那到底革命是浪漫的、進步的,還是弄得民不聊生的「之亂」?很不幸的,從人類歷史上來看,絕大多數都是後者。

以法國大革命來說,革命後不僅經濟崩潰,政治上還進入恐怖時代,羅伯斯比爾動不動把人送上斷頭台,結果是連自己也被送上斷頭台,政治大混亂讓軍事強人拿破崙趁機崛起,並結束了共和改為帝制,民主沒有了,百萬法國人還在拿破崙戰爭中枉死,拿破崙之後,陷入復辟、革命、又帝制、又革命的混亂循環,從1789年法國大革命開始,到1875年法國第三共和制憲,大亂了將近一世紀。

法國大革命已經太過久遠,久遠到那一世紀的人民苦難早被忘光光,不只是國編本課本把它浪漫化,其實連歐美也一樣把法國大革命浪漫化。但是,21世紀的人類,有幸「現場直播」收看革命「民主化」過程的慘狀,當可知道真相可不那麼美好,2010年底,自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開始,爆發「阿拉伯之春」的民主浪潮,最終在多國演變為武裝起義的革命,9年來,多個國家陷入毀滅與混亂中。

▲當經濟嚴重當機,人民對政府越來越質疑,獨裁政權卻不許有「反政府」的聲音,民怨不斷累積,成為革命的燃料。(圖/路透社)

埃及重回軍事獨裁統治,敘利亞、利比亞、葉門,至今內戰戰火不停,因為敘利亞與伊拉克的動盪,誕生伊斯蘭國,對人權與古蹟造成難以想像的破壞。那麼,當初的引爆點突尼西亞,這9年來又如何呢?

歷史上革命的起因往往是經濟因素,阿拉伯之春也不例外,2008~2009年全球金融風暴,引發2009年歐債危機,南歐四國葡萄牙、西班牙、義大利、希臘遭點名為「歐豬四國」,債台高築的它們遭勒令得要撙節,在這幾個國家引起了疑歐、反歐民粹主義的興起,然而,撙節效應影響的可不只是歐豬本身。

把手臂綁死,手指頭就會因為沒有血流而壞死,南歐國家有如歐盟經濟體伸向地中海對岸的手臂,當它們被迫撙節而陷入通貨緊縮,從北非到中東當然就陷入嚴重經濟危機。

突尼西亞在獨裁者班阿里統治時代,經濟成長曾被譽為「經濟奇蹟」,人均生產毛額自1986年至2008年成長超過3倍,世界經濟論壇2010、2011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還把突尼西亞列為非洲競爭力第一名,全球則排名32。然而,當全球金融風暴與歐債危機來襲,仰賴外資投資與觀光收入的突尼西亞大受影響。當經濟還過得去,人民也不想冒著生命的危險對抗獨裁者,但是當經濟嚴重當機,人民對政府越來越質疑,獨裁政權卻不許有「反政府」的聲音,民怨不斷累積,成為革命的燃料。

這時,任意一個小小的事件,都能成為引爆動亂的導火線。2010年12月,突尼西亞一名無照蔬果攤販,因為查緝攤販的女官員查扣他賴以維生的攤車,憤而自焚抗議,最終死亡,雖然菜販事件本身政府並沒有什麼特別錯誤,但這起事件成為引爆點,在經濟危機與高失業的生活壓力下,又身處獨裁統治敢怒而不敢言的突尼西亞人民,對菜販之死感同身受,全國群起抗爭,2011年初班阿里下台,流亡沙烏地阿拉伯,就在前不久,2019年9月19日於吉達病逝。

▲現任埃及總統,塞西。(圖/翻攝自臉書/Abdel Fattah el-Sisi)

趕走了班阿里,突尼西亞人民經濟問題解決了嗎?當然沒有,就如法國大革命的歷史教訓:革命前經濟不好,革命後經濟更差。突尼西亞革命後經濟萎縮 1.9%,革命輸出到利比亞,使得利比亞內戰而導致大量難民湧入,更是雪上加霜,世界經濟論壇2011、2012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突尼西亞已從32名掉到40名,再過一年則因為動亂經濟崩潰根本無法評估了。

政治上,在班阿里統治時代受到嚴格打壓的伊斯蘭政黨復興黨,於班阿里下台後合法化,雖然相較於真正的基本教義派復興黨顯得溫和,但是相較於世俗化政黨,復興黨的宗教性仍然相當濃厚,無論如何,2011年10月大選中,復興黨取得4成選票成為執政黨,比起解決經濟問題,復興黨卻更關心建立伊斯蘭價值,對伊斯蘭激進派睜隻眼閉隻眼,而對歐美關係快速惡化,經濟則是一攤死水。

復興黨對激進伊斯蘭分子的姑息態度,加上鄰國利比亞動亂許多激進分子流入突尼西亞的影響,使得激進伊斯蘭主義在突尼西亞大行其道,很可能因為如此,2013年2月、2013年7月,兩名在野政治領袖接連遭到殘酷槍殺,震驚的世俗派發起全面抗爭,要求無力保護的復興黨政府負責,經濟上的困境讓人民也支持在野黨發起大罷工,至2013年底,復興黨下台。

2014年1月突尼西亞各政黨共同制定新憲法,至2014年12月進行總統大選,突尼西亞看似可望進入新的時代,事與願違,2015年3月伊斯蘭國恐怖分子在突尼斯發動恐怖攻擊,殺害22人,緊接著,2015年11月自殺炸彈恐攻炸死11名士兵,連續恐攻對突尼西亞的觀光業造成致命打擊,而觀光業佔突尼西亞GDP的7%,提供40萬就業,在這樣的打擊下,經濟又是不見起色,失業率高達15.3%,突尼西亞中部的卡塞林失業率更高達3成,2016年閣揆灰頭土臉下台。

新閣揆尤瑟夫‧查義德接手燙手山芋,為了要能取得國際貨幣基金的紓困貸款,條件是必須進行嚴格的撙節措施,不僅砍除許多補貼,並且從汽油、電話卡、房屋、網路、旅館、蔬果全面都要加稅,經濟已經夠差,還「全部都漲」,人民忍無可忍,2018年1月起,左派民粹組織在各大城市發起全面抗爭,2018年5月地方選舉時,選民顯得對政治極度失望,投票率低到只有34%。

▲突尼西亞首都突尼斯今年發生2起爆炸攻擊,至少1名警察死亡。(圖/東方IC)

2019年國會選舉延續這樣的失望,選民決定選出有史以來最分裂的國會,復興黨雖然還是最大黨,但席次大減17席,在217席國會中僅佔52席,第二大黨突尼西亞之心則只有38席,第三大黨民主潮流僅有22席,2019年總統大選,突尼西亞選民決定選擇無黨獨立參選的凱斯·賽義德,雖然第二輪投票凱斯·賽義德得到絕對多數的72.71%選票,然而其實第一輪只得到18.4%選票,事實上,突尼西亞人表達的恐怕不是支持賽義德,而是要對所有政黨說「你們都當掉了」。

仍然有一批突尼西亞人對政治還抱持期望,那就是年輕世代,賽義德的年輕人支持度高達90%,2010年突尼西亞爆發茉莉花革命時,他們都還只是十幾歲的小孩子,對班阿里時代的獨裁統治不甚理解,只記得在電視上看到當年的起義衝突,相較於當初感到害怕,現在以民主方式更換政權,沒有暴動的恐懼,只有勝利的喜悅。

但喜悅過後,突尼西亞年輕人還是得面對現實:遲滯的經濟、高失業率,尤其是超高的青年失業率、高貧窮率,賽義德能否解決這些經濟問題?充滿理想的年輕人似乎不那麼在意,稱賽義德是用道理說服他們,不是用利益說服他們,他們支持賽義德是因為廉潔不阿的聲望,不是因為有什麼可信的經濟論點,而且他們也知道賽義德不是魔術師,無法憑空讓千瘡百孔的突尼西亞經濟變好。

何況,史上最分裂的國會,讓賽義德恐怕很難施展任何政策,但是,如果無法讓經濟變好,這些青澀的支持,又能維持多久呢?

熱門點閱》

►美國醫療費用居高不下的原因?

►希望將來我病痛時健保還在

►看更多【藍弋丰】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專欄作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