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仕傑/川普簽了人權法案 香港的下一步,有可能民主嗎?

●劉仕傑/現為流線傳媒國際公共事務總監。中華民國前外交官、政治人物。曾任外交部北美司、歐洲司及派駐洛杉磯辦事處。經營護台胖犬 劉仕傑」粉絲專頁。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一則以喜,一則以憂。

喜的是,香港擺脫過去政治冷感的宿命,投票率一舉突破七成。這代表著香港人民確實不滿過去數個月以來,港府及中南海處理反送中抗爭的態度,所以決定用腳投票,表達了他們的政治意志。而選舉結果也的確顯示,泛民主派的候選人斬獲多數席次,在452個席次中斬獲了388席(也就是超過八成五的席次)。雖然區議會屬於區域諮詢組織,並不具備立法權及審批預算權,但這項選舉結果無論如何總算是香港重要民意的展現,習近平及林鄭月娥不可能忽視。

但憂的是,中南海的決策圈正在舉棋不定,不知該如何在香港這盤棋走下一步。在選舉結果出爐的當下,中國官媒選擇全面封殺相關報導,僅出現外國勢力介入香港選舉的相關新聞。習近平上台這幾年,中國的人權紀錄日漸惡化,言論自由愈發緊縮,要想期待中共正面看待此次香港選舉結果甚至在日後給予香港人民雙真普選的權利,無異是緣木求魚。

▼川普同時簽署另項法案,禁止美國向港警出口人群控制的武器。(圖/路透)

比較合理的猜測是,習近平看到民主逐漸在香港發酵,而且似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態樣。為了讓香港早日回復平靜並取得掌控權,中共將用更嚴厲手段壓制香港的民意。如果真是這樣,那香港將會陷入更深的悲傷深淵。

為什麼中共會如此在意香港的民主發展?很簡單,一句話,就是擔心骨牌效應。

1997年香港回歸時,根據1984年的中英聯合宣言,香港將維持五十年不變的一國兩制,也就是所謂的「馬照跑、舞照跳」。

中共食言了,它沒有做到讓香港五十年不變。所以港人感到不滿是正常的,因為這不是原先的承諾啊!香港的言論自由及公民政治權利,的確在這幾年快速緊縮,太多案例讓香港人一次又一次地對港府失望,所以我們看到雨傘運動,我們看到反送中。

但弔詭的是,假設中共沒有食言,假設中共承認中英聯合宣言是一份有法律效力的國際法條約而不是歷史文件,香港人果真安居樂業五十年,那一個無可迴避的問題是,到了2047年的香港,該怎麼辦?

2047年的香港,可以繼續安享過去五十年的良善法治,享有中國其他城市所沒有的言論自由跟政治自由,市民依舊自由地使用google及社群媒體?亦或香港成為中國眾多城市之一,如同天津、上海、成都或廣州?

一言以敝之,2047年後香港的特殊性,屆時該如何定義?

雖然情感上我很支持反送中抗爭,但外交的實務訓練也讓我深知五大訴求有多困難,尤其是第五條雙真普選。原因不難理解,如果中共同意讓香港從2019年開始享有雙真普選,那28年後也就是2047年時該怎麼辦?屆時已經習慣民主的香港人不可能會甘心這項政治權利被收回,但倘不收回,那中國境內其他城市該怎麼辦?如果其他城市跟著喊雙真普選跟著喊民主,民主的骨牌效應開始產生,中共的一黨專政將遭遇強大挑戰跟質疑,中共的統治正當性勢將不保。如此「動搖國本」的事,習近平怎麼可能讓它發生?

▲假設中共真的維持香港50年不變,那無可迴避的問題是,到了2047年的香港,該怎麼辦?(圖/路透)

順此邏輯思考,美國參、眾議院日前幾乎都毫無異議通過的《香港人權暨民主法案》引起中國政府的強力抗議,便不難理解。該法案的最終版本內,其中有一條為「美國政策支持香港在2020年前能有一個真正民主的選項,屆時可提名並選舉特首及立法會議員,以及舉行公開直接的立法會議員選舉」。

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國當然強力大動作回應。中國政府立馬召見了兩名高階美國外交官,一位是美國駐港總領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另一位是美國駐中國大使Terry Branstad,並表達嚴正抗議。

《香港人權暨民主法案》的這條條文事實上暗藏玄機,它雖然明文支持雙真普選還訂了期限(2020年),但並沒有說美國在這件事所給予的「支持」會是何種支持。口頭支持也是支持,心靈支持也是支持,經貿支持當然更是支持,法條沒說死,當然也給予美國行政部門更大的空間與彈性來作為籌碼。

川普最終決定在11月27日簽署了《香港人權暨民主法案》,這代表他在美中貿易戰的談判中採取更為強硬的姿態,香港的民主命運能否因為這項法案出現曙光,我們可以期待,但也無法太過樂觀。

熱門文章》

►香港人權法案/焦頭爛額的中國駐美大使館

►只有「港府」才能救香港

►按讚加入粉絲團,讓你成為話題王!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