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督圜/只有「港府」才能救香港

●蕭督圜/淡江大學兩岸研究中心研究員。

香港反送中抗爭演變至今已經成為警民矛盾的直接衝突,隨著大學生成為抗爭的主體,也激發了港警在大學院校執法衝突的白熱化。12日在香港中文大學的攻防戰震撼了各界,幸而在校長段崇智及前校長沈祖堯的斡旋勸說下讓事件平安落幕。但17日即又發生港警與理工大學學生的暴力衝突,這場惡鬥不下於日前的中大;理大校長滕錦光隨即再與浸大、城大、科大、港大4校校長聯名呼籲各方克制,並促請理大校內的學生、校友及其他人士盡快離開理大。這一期間,各種北京將介入的謠言四起,但不難發現北京的戰略定性並不因此擺盪,各界無須胡亂猜測。

事實上,香港社會當然希望盡快讓衝突落幕,大家都明白當前港府採取的強硬手段只是讓社會分歧擴大,無助於緩和社會爭端。我們看到在15日香港9所大學校長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談到,「在當前香港社會高度分歧,認為學校可以透過校紀程序解決學生問題是不切實際的想法;困局並非大學造成的,呼籲港府必須牽頭聯合社會各界,以迅速具體的行動來化解政治僵局,恢復公共秩序和社會安寧。」大學校長們再一次點出,香港政府才是事件的起因,也是解藥,沒有其他單位可以越俎代庖。

香港建制派大老、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接受法國媒體訪問時建議香港政府,可以考慮以特赦讓這次的爭端落幕,他建議訂下期限並依罪行輕重來考慮給予示威者特赦;但他也提到香港社會內部有強硬派反對這樣的安排,而特首也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讓事件至今沒辦法有轉圜的空間。特赦不失為解決當前衝突的手段,需要特赦的也不僅是示威者,這段期間逾越法治的警隊若能得到不追究的但書,也將放心,這可能是代價最小的選項。

▲大學校長們再一次點出,香港政府才是事件的起因,也是解藥,沒有其他單位可以越俎代庖。(圖/翻攝自香港電台直播畫面)

回顧港府近半年來的作為,硬的一手幾乎用盡,再往前就只能是大規模流血事件,這不僅是北京所不樂見,也難保能滿足習近平主席對香港「止暴制亂」的要求。尤其香港高等法院做出最新裁定,認為港府在「危害公安」的情況下動用《緊急法》屬違反《基本法》;而《禁蒙面法》對基本權利的限制超越合理需要,因而違憲。

至此,港府實應理解唯有回歸體制、尊重法治,落實此前的承諾展開社會對話、回應社會訴求,用軟的一手重新建立人民對政府及制度的信心,才能讓各界相信「一國兩制」可以繼續走下去。反觀台灣作為長年來與陸港密切互動的一方,此時也應冷靜觀察在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後,「一國兩制」作為定調的政策,未來將如何在北京的期待與香港的現實中演繹。

熱門文章》

►當香港中文大學的校長也吃了催淚彈

►香港中大雙11攻防戰:能停止衝突的人,並不在現場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中國時報》。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