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錫勳/日本如何成為強國?從日本天皇「無」的象徵談起

●蔡錫勳/淡江大學日本政經研究所所長

日本天皇即位祝賀遊行於11月10日舉行,車隊從皇居宮殿出發至目的地赤坂御所。筆者因有幸獲日本邀請赴參議院議員會館,以「一緒に世界の風を、読もう。(一起讀世界的風)」為題進行演講,並趁此機會抱持一顆祝福的心參與遊行,從東京車站飯店前往皇居正門,但因人潮眾多人員管制,只能在皇居護城河附近致上敬意。

11月8日演講當天剛好是筆者生日,當日晚上在議員會館餐廳接受大家祝福後,與福島前眾議員前往附近飯店內料亭敘舊,天皇則為當晚聊天重點。筆者年輕時就讀國立台中商專應用外語科主修日文,期藉此了解日本如何成為強國,貢獻一己之力,但對「台灣人認真讀書,IQ絕對不輸,並且辛勤工作,為何還是追趕不上日本」此一問題深感不解。「台日民族性不同」是從小聽到大的答案,令人討厭,卻又難以否認。

▲日本天皇德仁的即位遊行「祝賀御列之儀」登場,德仁與皇后雅子搭乘敞篷車微笑揮手。(圖/路透)。

福島前議員解說:「蔡桑,正前方暗暗的地方就是天皇住家赤坂御所,周遭非常的明亮。天皇是日本國的中心,赤坂御所與皇居沒有太多金碧輝煌的裝飾,大多是天然的木頭,這象徵天皇擁有『無』。議員們新年時會去皇居,天皇會準備年夜菜讓我們帶回家鄉分享,拿到的鄉民們都會拿來供奉祖先,驕傲地告知祖先這是天皇準備的。吃過的人大多覺得味道普通,因為沒有太多的調味料,重視食物本身的味道,這就是『無』。1947年日本國憲法明文天皇為『象徵』,但歷史上天皇本來就是象徵,此憲法只是明文化而已。天皇擁有權威,沒有權力。天皇是日本國的中心點,國民們繞著中心點,如同車輪一般持續往前走,這是日本國前進的動力」。

日文「和」、「輪」都唸「わ」,「和から輪へ(從和到輪)」是日式思考模式,所謂結構和諧,沒有太多磨擦,自然形成輪子順暢前進。但是當中心點偏離,輪子形狀便不和諧,當然不能前進。上皇在位天皇時,到過許多海外戰地慰靈之旅,心中肯定也想來台灣。退位之後,若是上皇也能來台灣慰靈之旅,將完成上皇心中最後一塊拼圖。

安倍首相擁有最大國家權力,於今年11月20日成為日本史上在位最長的首相,預訂任期還有2年。若是單純從安倍首相的成蹊大學最終學歷會覺得普通,納悶為何有如此成就。但是學歷應該指學習歷程,而不是單指最終學歷。因此從安倍首相的學習歷程可以理解其成就的學習基盤。

安倍首相畢業於私立成蹊小學、成蹊中學、成蹊高中、成蹊大學。長居日本的家人解說:「私立成蹊小學入學考科是釣魚,考驗小孩如何處理事情。兩條釣魚線揪在一起的時候,如果用力拉扯就不及格。學校要的是用智慧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蠻力。因為這群小朋友長大成為國家棟梁之後,不是濫用權力,而是思考如何解決國家各種問題」。

▲日本德仁天皇舉辦「即位禮正殿之儀」。(圖/路透)

筆者認為,天皇打從心底被民眾尊重才是真的,天皇身為國家中心點,卻以「無」胸懷國家,形成每位國民立足於世界,內心的堅實信仰,對國家深懷向心力。首相擁有最大國家權力,一直思考如何將日本創造成更好的國家。首相或是大臣、議員們的「政治與金錢」問題決不被容許,這種模式應該是我國至今尚未追趕上的關鍵。

台灣擁有權力的在位者總是將財富攬於一身,因此小時候聽過的一句閩南語俗語:「做官若清廉,食飯著攪鹽」。我們熱愛這塊土地,認真學習,辛勤工作,「台日民族性不同」不該是藉口,民族性可以進化。權力是國民賦予的,受國民尊重、愛戴是努力得來的。權力者擁有「無」,也是台灣應有的結構,國家前進的「輪」。

熱門推薦》

►安倍能成為開創日本新國像大業的第四位銅像嗎?

►台日友好新境界 史稱「珍奶外交」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