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李沃牆/英國正式脫歐挑戰才開始

▲英國當地時間1月31日晚間23點正式脫歐。(圖/路透)

●李沃牆/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格林威治標凖時間(GMT)2020年1月31日23點,大笨鐘敲響,眾人歡呼,此刻英國正式脫離歐盟。也意謂近半個世紀與歐盟(及其前身)的牽手、歷時3年半(2016年6月23日全民公投通過脫歐至今)的政治與民意糾葛,跌宕起伏的脫歐大戲宣告落幕。

歐盟和英國約定,從2月1日至12月31日的11月期間為脫歐「過渡期(transition period)」;而英國在過渡期間仍受歐盟規章制度約束,維持貿易現狀,並支付相關的財務預算費用;雖具有歐盟成員國資格,但不具備投票權。值得注意的是,英歐雙方必須在過渡期結束前達成貿易協定;但要在短短的11個月完成貿易談判談何容易呢?看來,「後脫歐時代」的挑戰才正要開始。

▲歷時三年半的糾葛,英國正式脫歐,但挑戰才正要開始。(圖/路透)

英國脫歐利弊互見 端視後續如何發展

英國在19世紀極盛一時,殖民地面積遍及全球四分之一,被稱為「日不落國」;目前亦為全球第五大經濟體、第二大服務貿易出口國,對於全球經濟、政治影響仍是舉足輕重。

但於1973年加入「歐洲經濟共同體,European Economic Community」後,對於歐盟現行的治理機制與相關規定格格不入,也不想再全盤接受布魯塞爾菁英官僚的管轄;其與歐盟之間的關係,早就貌合神離。因此,英國脫歐派急欲藉此甩開問題不斷的歐盟,奪回國家主權,實其來有自。

英國脫歐後,一、貿易及金融自由度提高,未來可個別與歐盟及其他國家簽署自由貿易協議(FTA),俾利經濟發展。二、可運用經費增加。三、具法規自主權。四、移民政策較具彈性。

但也可能衍生出不少弊端,包括,一、英國脫歐後將無法繼續享有單一市場優惠,在過渡期間內須與其他歐盟經濟體重啟貿易談判;貿易壁壘勢將大為提高,對汽車業、零售業及製造業的衝擊頗大。

英國與歐盟貿易依存度高,歐盟是英國最大貿易夥伴,其每年對歐盟成員國的商品及勞務進出口逾其總進出口額半數;如2018年英歐貿易占英國貿易總量的49%。而且來自於歐盟的外人直接投資(FDI)也遠超過英國占所有對歐盟投資。英國財政部曾估計,英國脫歐2年內可能導致GDP減少3.6%至6.0%。

二、不利英鎊作為國際準備貨幣之地位,並加重債務負擔;英國經濟成長下滑及英鎊弱勢可能使各國央行將英鎊資產轉換為其他幣別資產,一旦全球央行外匯存底中持有英鎊資產比率低於3%,英國對外籌資成本可能上揚,在目前外債對GDP 比率高達4倍下,恐衝擊其金融穩定。

三、倫敦一旦喪失歐盟「牌照通行權」、其全球金融中心地位恐搖搖欲墜;不僅資金外逃,人才亦可能會流失。

四、必須支付大筆分手費:根據英國與歐盟達成的退出協議,英國同意向歐盟分期分批支付一筆錢,估計為300億英鎊左右。其中較大的部分是過渡期內要向歐盟繳納的會費,以及分擔支付一部分脫歐之前歐盟職員累積的養老金。

五、英國國內的反脫歐勢力仍在,北愛爾蘭邊境問題仍是一道難題,政治上的動盪也將影響其經濟成長。

▲英首相強生將向歐盟提出「加拿大模式」的貿易協議。(圖/路透)

英歐自由貿易協議 曠日廢時充滿變數

在2月1日至12月31日為脫歐過渡期後,英國就要離開歐盟單一市場、關稅聯盟。往後若要確保商品在歐盟內自由流動及享受關稅優惠,則必須重新簽署自由貿易協議(FTA)。據悉,英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將向歐盟提出「加拿大模式,Canada-Style Deal」的貿易協議,也就是英國與歐盟之間的商品貿易幾乎沒有關稅,只需要進行邊境檢查或取消商品配額,但該模式不包括英國的大型服務業。然而,歐盟官員早已表明,前提是英國遵守歐盟法規。

持平而論,若雙方都有誠意的達成一份免配額、免關稅的貨物貿易協議將是最好結果,尤其對英國汽車產業關稅的一大利多。反之,屆時若無法達成協議,英與歐盟貨物貿易有可能在2021年回到世界貿易組織(WTO)框架下;再者,加拿大模式並沒有針對金融服務放寬管制,這對以金融業為首的英國極為不利。

一般而言,自由貿易協議談判曠日廢時,可能會長達5至10年;除非再延長過渡期,否則想要在11個月內完成應是嘎嘎乎其難哉!因此,英國在達成協議之前將籠罩在不確定性中。

綜合言之,英國脫歐後可能透過貿易及金融等外溢效果,對全球經濟造成影響。而就貿易關係來看,以歐盟國家影響較大,對其他國家或地區的影響應不顯著。至於亞洲地區對英國出口僅占GDP的0.7%;即使英國在脫歐後進口量大幅下滑,直接造成亞洲地區GDP可能僅減少0.2%,對台灣的影響亦不大。

英國脫歐後,歐盟將展開27國新篇章;但歐盟失去英國這一經濟大國,可能使其威望與影響力減低;而身為全球第四大經濟體的德國恐將更為強勢,歐盟內部政治力量紛爭亦難以平衡。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強調:「脫歐不是結局,而是一個開始,是國家重生和改變的時刻」。

但筆者倒認為,這場英國脫歐大劇的發展,就猶如英國前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所言:「這不是結束,這甚至不是結束的開始;但或許,這是序幕已經結束! 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熱門推薦》

►【名家看經濟】美中科技戰再起台積電選邊站?

►【名家看經濟】武漢肺炎黑天鵝 金融市場拉警報

►看更多【李沃牆】專欄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