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震生/美國民主黨溫和派 初選擋得掉桑德斯嗎?

▲嚴震生分析,美國佛蒙特州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較受少數族裔、年輕人和政治冷感的選民吸引。(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嚴震生/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美國民主黨黨內初選,自2月2日愛荷華州展開,再經歷新罕布什爾州及內華達州的競爭後,已出現明顯的領先者,就是現年78歲、來自佛蒙特州的聯邦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

桑德斯受少數族裔支持

雖然桑德斯在愛荷華州的黨代表人數,少於前印第安納州南灣市(South Bend)市長布塔朱吉(Pete Buttigieg)一張,但在普選票上小贏對手。

接著兩周,他在普選票和黨代表人數都是獨佔鰲頭,更重要的是內華達州境內有高比例的少數族裔(拉丁裔、非洲裔和亞裔)。桑德斯能夠在此勝出,代表他不是僅在兩個白人人口九成的小州有選票,而是在種族多元、比較像美國人口縮影(microcosm)的州,也有高度的吸引力。

▲嚴震生分析,桑德斯能夠內華達州勝出,代表他在種族多元的州也有高度的吸引力。(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桑德斯政策偏向北歐社會主義

桑德斯不僅不是民主黨員,且堅持自己信奉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因此在政治光譜上屬於左派,在參議院參與民主黨團的運作,但卻是不折不扣的獨立人士。他政見中要將現在最低工資,從不到10元美金提高到15元、免除學生貸款、公立大學免學費、學齡前幼兒保母費及幼兒園教育費由國家支付、全民健保、強徵富人稅等,都和北歐國家的社會主義較為接近,而不是美國人傳統上習慣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如果桑德斯持續目前的優勢,而溫和派的候選人如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布塔朱吉、前紐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和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勞布查(Amy Klobuchar)無法儘快整合,推出一位共同支持的對象,桑德斯將有可能贏得民主黨的總統提名。

川普或許低估了桑德斯的吸引力,認為如果由他出線,只要將它打成社會主義分子(美國許多人將社會主義者視為共產主義者),就可輕易贏得選舉。

共和黨或許也希望桑德斯贏得提名,畢竟若由一位立場極左的候選人擔任民主黨的母雞,國會選舉中許多五五波、溫和民主黨議員的席次,很有可能可以攻下,這或許也是民主黨建制派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

然而,桑德斯不僅能夠獲得年輕選民的青睞,也是少數族裔能夠支持的對象,因此從他兩次投入民主黨初選的動員能力來看,或許由他代表民主黨參選,更能吸引到投票率較低的年輕人及過去對政治冷感的選民出來投票。

▲民主黨內部討論擊敗川普的策略,究竟是要開發桑德斯的新票源,還是由溫和派的找回支持者?(圖/路透)

民主黨擊敗川普 需先扭轉中西部逆勢

川普支持者的投票意向顯然不會有太大的改變,而他上次之所以能夠獲勝(普選票輸給希拉蕊近三百萬票、但在選舉人票勝出),就是在關鍵的中西部三州(賓夕法尼亞、密西根、威斯康辛)多得對手合計不到八萬張普選票,而這是因為過去支持歐巴馬的選民,對希拉蕊的好感度不夠,不願出來投票所導致的結果。

另一個因素,則是過去白人藍領工人因為工會的緣故,力挺支持工會對抗管理階層的民主黨。但在美國許多製造業轉往國外、工廠關閉後,他們在上一次的大選中轉向川普,成為後者獲勝的關鍵。

民主黨溫和派選戰動向

溫和派的民主黨候選人如拜登,認為若能將這些選票找回,就可以扭轉中西部三州的逆勢,成功贏回寶座。究竟桑德斯的開發新票源,還是溫和派的找回支持者,才是今年民主黨擊敗川普的正確路線選擇,正是目前黨內辯論的重點。

由於拜登在愛荷華州的黨團會議及新罕布什爾州的初選表現不佳,分別排名第四及第五,因此他將內華達州及本周六的南卡羅萊納州初選視為提名保衛戰。

雖然拜登在內華達州僅獲得桑德斯一半的選票,但因為排名第二,士氣上揚,可以帶著氣勢進入南卡羅萊納。

另一位溫和派的候選人億萬富豪彭博,跳過前面四州,大掏腰包買進廣告,投入3月3日超級星期二的初選。由於他在日前的辯論會遭到其他候選人的圍攻情況下,並未展現出他參選的政當性,因此是否能夠取代拜登成為溫和派的共主,仍待證實。

▲嚴震生指出,雖然拜登在內華達州僅獲得桑德斯一半的選票,但因為排名第二,士氣上揚,可以帶著氣勢進入南卡羅萊納。(圖/路透)

民主黨初選制度不利溫和派

目前對溫和派最不利的是民主黨的初選制度,因為只要過了15%的門檻,就可以分到黨代表。在超級星期二舉行初選的州,包括西部加州及西南部德州兩個大票倉,但也有中西部的明尼蘇達;它涵蓋的範圍從洛磯山區的科羅拉多及猶他州,到阿帕拉契山區的北卡羅萊納及田納西州;從新英格蘭地區的緬因、佛蒙特及麻塞諸賽州,到南部的阿拉巴馬及阿肯色州。

每位候選人都可以在其較有競爭力的州奮力一搏,跨過分配黨代表的門檻,就有誘因繼續參選,即使無法募到競選經費被迫退出,也有可能掌握手中已獲得的黨代表,在沒有候選人能夠過半的情況下,於全國黨代表大會中進行政治交易。

對於那些反對桑德斯成為民主黨候選人的溫和派人士而言,這樣的發展未必有利,因為若桑德斯明顯領先,而企圖靠密室協商否決他的提名,將會加劇民主的分裂。

基於此,他們希望溫和派能夠愈早整合愈好,否則很有可能被迫要接受一個極左的桑德斯為民主黨候選人。原本要對抗在位(incumbent)的總統就不是容易的事,但是若意識形態較為偏激而輸掉選舉,豈不覺得冤枉?

熱門點閱》

►【慕尼黑安全會議】美國為華為5G建設訓斥歐洲各國

►  趙春山/美國在亞洲影響力衰退 杜特蒂給臺美的警鐘

►【共機繞台】施孝瑋/繞台只為台灣?其實美國同感壓力

►  黃奎博/美軍穿越台海 恐怕是吃台海雙方的豆腐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點此投稿或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