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看經濟】林建甫/貧窮大反撲 《寄生上流》荒誕反映貧富不均嚴重性

▲資本主義變成世襲的資本主義,造就貧富差距擴大,間接衍生各種問題。(圖/路透)

▲▼雲論作者吳林建甫(專欄作家)。●林建甫/國家政策研究會資深顧問,美UCSD經濟博士,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副院長、中華經濟金融學會理事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總召集人。現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寄生上流》在坎城影展拿下金棕櫚獎後,又在奧斯卡大放異彩,成為今年的最大贏家。得到最佳影片獎、最佳國際影片獎、最佳導演獎及最佳原創劇本獎。這部幽默諷刺又帶有赤裸寫實的電影,看似荒謬的劇情,竟然得了這麼多的獎,也算是奇葩。

川普為此感到不爽,公開批評今年的奧斯卡沒水準。民主黨嘲諷說,《寄生上流》描述超富階級毫不瞭解勞動階級的辛苦,因為要看兩小時的字幕,川普當然討厭這部片。發行公司NEON進一步挖苦說,川普看不懂字幕。的確,我想主要原因就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川普是美國社會的贏者,富有的資本家,雖然他也曾經破產過,但他根本無法體會窮人的困苦。

▲《寄生上流》劇情詭異荒誕,其實隱喻了底層階級的困境。(圖/CATCHPLAY提供)

《寄生上流》窮酸味反映貧富不均

例如「窮人」金家住在「半地牢」的房子,「富人」朴家則住在有景的幾千呎豪宅,居住水準天差地遠。一開始的情節在半地下室的金家,兄妹為了省下wifi費用,兩人搜遍家裡各處,只為附近免費的wifi;當wifi能夠連上後,家內還開為此大肆慶祝一番。另外一幕,金家老爹在消毒車來臨,為了可以免費消毒,竟然讓家人不要關閉窗戶,讓濃厚消毒氣體進入家中,全家壟罩在一團消毒水霧中。

而且更因為文化的隔閡,相信天命是上流社會的人看不懂導演奉俊昊安排的隱喻。他運用了許多象徵,讓觀眾去感受電影的張力。如地下室代表著社會階級的底層,山坡則代表社會階級較高的地位;而英文片名《Parasite》即寄生蟲,除了劇中出現的灶馬、蟑螂等蟲蟲,窮苦的金家全部混進豪宅內工作和原來豪宅內女僕及其因躲債窩居在地下室的老公,都有暗示和呼應寄生在上流社會的點點滴滴。

其實劇情的詭異荒誕,從影片一開始,描述金家夫妻及子女四人如何混進豪宅內工作的過程就很不可思議。這機會的緣起是因長子金基宇的好友要出國留學,對方拜託基宇暫時接手富裕朴家的女兒家庭教師工作,於是基宇靠著妹妹偽造首爾大學的學歷,及長久在補習班混的學習心得應用,順利拿到家教的工作。

基宇妹妹冒充成美國著名藝術學府的畢業生,再熟記網上心理治療的一些台詞竟也成為朴家男孩的藝術治療老師。接著,一家人用計再讓朴家辭去原本的司機和管家,好讓金家父母用假冒的身份成為朴家新任的司機和管家,最終一家四口都寄生在富有的朴家中。這一大段欺騙的過程,堪稱驚世駭俗的經典傑作。

最扯的是,最後結局前的一場生日趴,竟能演變成血腥的殺戮。而最終的一幕,竟然是衣服產生的異味──「窮酸味」,讓朴家主人本能性的緊捏鼻子,在其撿車鑰匙之際,引發寄生者金家父親的殺機,隨後再逃入豪宅的地下室,再度寄生於巨室卻消失於人間,讓警方無法破案。黑色幽默,值得玩味。

然而,這「窮酸味」,背後所代表的就是貧富不均問題,韓國在這方面越來越嚴重。根據韓國統計廳公布《2018年四季度家庭收入動向》的數字,其國民收入分配狀況近年來快速惡化,最低收入區間(底層20%),比前一年同期減少17.7%。若以全年度來計算,底層家庭勞動收入和前一年相比更減少了36.8%,兩項數字都呈現出相關統計起始2003年以來的最大跌幅。

▲世界各國都正面臨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並伴隨著民粹主義的反撲。(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民粹主義高漲 全球面臨貧窮反撲危機

無獨有偶,根據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統計韓國的自殺率為全球第四,也是亞洲之冠,每百萬名韓國人中,就會有269人自殺,其中男性是女性的兩倍多。自殺是韓國人的第四大死因,自殺行為在韓國已經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社會問題,也威脅到大眾的安全。

當然自殺的問題,原因很多。但耳聞幾年前的韓國有三拋世代:放棄戀愛、結婚、生子的人生目標。後來日子越來越苦,演變成五拋世代,也就是連人際關係和買房置產也放棄了。現在進入千禧年後20年的今天,連七拋世代也出現了,繼而拋棄的是夢想和希望。這樣的人生苟活,有什麼意義,實在很悲哀。

其實貧富不均不只是韓國的問題,這也是當今全世界的通病。現在世界各國都該擔心貧窮反撲的危機。十多年前2008年世界金融海嘯危機後,法國經濟學家皮凱堤(Thomas Piketty)寫出《二一世紀資本論》(Capital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他認為資本主義已經變成世襲的資本主義,本身具有重大的缺陷,因此財富與所得的差距逐漸擴大。

但十年多來救市的量化寬鬆政策,造成1%的富豪人口更加富有,其他99%的貧窮人口日子更加難過。富人和窮人的差距再拉大,貧富不均更加嚴重,也助長了社會的對立,造就世代鴻溝的日闊,也讓主張反貿易、反全球化的民粹主義風起雲湧。因此,國之重臣、有識之士真的也該思考如何經世濟民,消滅貧窮,減低貧富不均的大問題。

熱門推薦》

►【名家看經濟】吳明澤/房市蕭條企業倒閉 中國金融風險雪上加霜

►【名家看經濟】李沃牆/疫情海陸兩頭燒 日本經濟陷失落30年?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林建甫專欄

林建甫專欄 林建甫

美UCSD經濟博士,曾任台灣經濟研究院院長、台大經濟系教授、台大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副院長、中華經濟金融學會理事長、台灣競爭力論壇學會總召集人。現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灣大學經濟系名譽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