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國共平台、民共平台都不行?

▲ 習近平、蔡英文。(組合圖/路透、ETtoday資料照)

● 黃奎博/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全球及區域風險評估中心主任、外交學系副教授

民主進步黨和中國共產黨會有「民共平台」嗎?或者民進黨政府和中共政府會有「官對官」的協商機制嗎?

以當前可見的資訊而言,答案當然是「不會」。

民進黨顯然沒有要依照中華民國憲法、求同存異處理兩岸關係的想法,所以才偷樑換柱,把國家稱作「中華民國台灣」,被中共官媒批為台獨的「新冠」(病毒變種)。

中共則顯然沒有耐心再等下去,去(2019)年初片面端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兩岸民主協商的倡議,民進黨政府與網軍便撲天蓋地的把前述倡議和「92共識」畫上等號,對海內外大肆宣傳。

台海兩岸政府之間還有許多諸如此類的負面發展,例如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時的武漢包機爭議等等,因此要說民共之間有基本互信,那真是睜眼說瞎話了。

可是,站在穩定台海局勢的立場,在台灣幾乎沒有人會說這樣的平台或機制是不需要的。沒有溝通,就容易造成更多的誤解和誤判,因此讓台海的和平穩定成為空談。

▲ 2015年馬習會。(圖/馬習會記者採訪團)

台海兩岸執政政黨交流平台說簡單也簡單,說難卻也很難,就在一念之間。政府之間的會更有主權象徵意涵,所以難度高,但也不是辦不到。

就像2015年11月的「馬習會」(大陸稱「習馬會」),它被視為是外交上的兩岸最高領導人會面的話,以當時條件而言就不可能了,但若它被視為是兩岸間的最高領導人會面,那就比較有可能了。

可惜,不僅中國大陸方面鐵板一塊,除非民進黨接受「92共識」,不然就中斷官方交流協商管道,遑論政黨之間的管道,現在連民進黨顯然也對建立黨對黨的管道興趣缺缺。

據報載,總統府匿名官員表示,沒有透過「民共平台」來處理兩岸事務的問題,要的話就必須政府對政府。這一點都沒錯,涉及兩岸事務公權力的事情,當然要官方對官方來處理。如果民進黨不願建立與中共的政黨平台,外人也無從過問。

但若民進黨之所以不願建立「民共平台」,是因為在前述新聞中,誣指國民黨在馬英九執政時期都繞過政府與國民授權,以矮化「台灣主權」的方式與中共交流互動,那麼問題可就大了。

▲ 李登輝夫婦與故總統蔣經國。(圖/遠足文化提供)

國共兩黨的交流,從李登輝前總統執政後1980年代後期起,都是基於「一中原則」或「一個中國、各自表述」而來的;直到2005年左右,才逐漸由「92共識」作為互動的政治基礎,直到馬英九執政的8年都是如此。換言之,即便是兩岸間的政黨交流平台,也要有最基本的政治互信。

在李登輝時期,確實曾有「黨先於政」的情況,但那是那個時代下的產物。馬政府時代的國共交流,從來沒有權力凌駕於官方交流協商的情況。

那時候,無論是海基會與海協會的交流協商,或者兩岸官方之間的業務溝通,都是在法律授權、國會監督、民意支持三大前提下進行的。

如果現任政府官員無的放矢稱,當時的兩岸互動都是繞過政府和人民授權,豈不是說執行公務的人員(包括公務員及海基會人員)都是聽從國民黨而非中華民國政府的指揮?這對盡忠職守的執行公務者,情何以堪?

如果上一屆政府的兩岸協商都是沒有政府和人民的授權,都是由國民黨透過國共平台完成的,那就應該立即檢討甚或終止包括2010年「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在內的20幾項功能性合作的協定與備忘錄,並且要國民黨負必要的賠償責任。這樣才符合民主與轉型正義的精神吧?

熱門點閱》

►  楊穎超/撒鈔票參與WHA值得嗎?台灣加入國際組織要有成本觀念

►  防疫政治學:陳時中「順友宜」、柯文哲「逆時中」

►  李牮斯/疫情後把握台灣超車機會 高雄作為新金融中心

►  林忠正/「 企業紓困貸款」多是空包彈?

►  紓困之亂》吳崑玉/台灣政治管理恐怕輸對岸不只十年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點此投稿或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