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警案1】詐病能躲法律制裁?精神科醫師:有難度!

新聞節目中心/綜合報導

台鐵嘉義殺警案一審判無罪惹民怨!不少民眾質疑,被告是否靠詐病躲過法律制裁?精神科醫師、八里療養院院長張介信在《行動法庭》解釋,「真的要詐病,有他的難度!」

詐病能騙過精神鑑定?醫師:會對照行為「一致性」!

被告若謊稱有精神疾病,能騙過司法精神鑑定嗎?《行動法庭》12日邀請精神科醫師、八里療養院院長張介信,資深司法記者蘇位榮問問道,實務上常會看到刑事被告,拿患有思覺失調症作為抗辯理由,難道沒有詐病的可能性?

「真的要詐病,有他的難度!」張介信院長解釋,很多人詐病會用典型模式,但同樣一個精神疾病,在不同人身上,會依照人格特性、早期發展的行為模式,有所改變、微調。

所以醫師在會談過程中,會分辨行為人的表情、情緒感受,並比對早期行為模式和卷宗記錄等相關資料,去判斷行為是否具「一致性」?是否符合精神病理的表現?

▲ 精神科醫師、八里療養院院長張介信。(圖/行動法庭提供)

兇嫌受制思覺失調 自由決定空間「非常狹隘」

張介信解釋,「思覺失調症」顧名思義是思考和知覺的變異。主要症狀有幻聽、妄想、混亂的思考和行為,影響整體生活適應功能。

思覺失調症的病程相當漫長,活躍期至少持續一個月,若出現癥兆也會持續半年。若能得到適當的治療,有恢復的機會。

思覺失調症出現的幻覺,以「幻聽」為主,例如病人會聽到別人講他的壞話,叫他去死。

而「妄想」症狀,則會讓病人對於沒有事實基礎的事情,產生堅信不疑的信念。而且這類妄想會系統化,帶給病人草木皆兵的壓迫感。

其實殺警案的判決書,就記載兇嫌鄭男對其妄想堅信不疑,他犯案前曾試圖求證,解決妄想的內容,但遭遇挫折,進而升高他妄想的強度,使他「思考和判斷的視野變得狹窄」。對鄭男來說,他自由做決定的空間變得非常狹隘。 

談到思覺失調對人的影響,蘇位榮回憶道,小燈泡案兇嫌王景玉的思維「非常奇怪」。其實王景玉在法庭上的對談「非常正常」,問他從小在哪裡念書?交友狀況?王景玉的表現跟常人一樣。但當講到玉皇大帝,王景玉竟然說自己是玉皇大帝,為了要傳宗接代,必須除掉小燈泡。更匪夷所思的是,王景玉在談論這些「妄想」時,他的表情、言語、行為卻非常正常,那些妄想似乎已經「植入他的腦袋」。

▲ 小燈泡王景玉患有思覺失調症,深信自己是玉皇大帝。(圖/資料照)

司法精神鑑定「多向度」 不會只靠醫師說了算

其實不少民眾,以為能靠詐病躲過法律制裁,恐怕是對司法精神鑑定的誤解。蘇位榮問張介信,「本案最重要的原因在精神鑑定,司法精神鑑定跟一般鑑定有何不同?」

張介信解釋,一般精神鑑定以治療為目的,在臨床上以敘述的真實、主觀的經驗和感受為主。醫師會用許多「同理」和「支持」的方式,建立信任關係,塑造溫暖的氛圍,讓病人能傾訴自己的狀態和受苦的情況。在關係建立後,醫師會再實施適當的治療,以達到恢復效果。

但司法精神鑑定是為了鑑定「犯案當時的精神狀態」,究竟是什麼因素影響患者?疾病、症狀、行為間的因果關係、相關性又是如何?

為了讓被告趨近於犯罪時的狀態,還要回到當時的狀況,去了解當時的人事時地物?他當時如何思考?如何感知周圍環境?當時的環境如何形成他的判斷?以及經過判斷後,他如何執行行為?

在這整個脈絡、序列行為的延續狀態中,患者在每個步驟或環節,可能會被中斷或做其他選擇。但當患者經歷一連串感知環境、詮釋訊息、綜合判斷,決定要犯案,最後去執行,「他好像也沒辦法選擇?」這就是精神鑑定需要去釐清的。

而司法精神鑑定結果,講究用中性態度揭露客觀事實,不會只依據醫師會談,還會「多向度」評估,例如參考心理、社工,以及社會、家族等資料做綜合評估。

系列新聞》

► 【殺警案2】監護上限五年 檢察官:放出去比一般兇手更危險!

► 【殺警案3】同樣精神病殺人,為何判決結果大不同?

節目完整內容》

熱門點閱》

► 【低調換院長1】最高法院突然換院長 茶壺裡的風暴?

► 【低調換院長2】快50年交情 許宗力終究「處理」鄭玉山

► 【法拍屋悲歌2】前台大教授:祖厝法拍4次 屋主卻不知情!

► 【法拍屋悲歌3】戶頭有錢也沒用!房屋還是被法拍 律師:帳戶金額以送達當日為準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