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君主》為何大韓帝國叫Corea而不是Korea?

我們想讓你知道…擁有相當反日元素的劇集《The King:永遠的君主》,刻意把當時的「大韓帝國」國名,再次選擇以「Corea」呈現出來,弦外之音,兩者扣連起來,當然亦有民族主義傾向的考慮存在。

● 鍾樂偉/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博士候選人

有在追看韓劇《The King:永遠的君主》(더 킹:영원의 군주)劇迷,也許亦曾留意到,由李敏鎬飾演的「大韓帝國」君主李袞,他出入位於釜山的皇宮時,乘坐其座駕時,車牌上寫上的國名是「Kingdom of Corea」,而不是我們慣常熟悉採用的「Korea」。

而在英語字幕上,每當提到「大韓帝國」時,都是出現了同樣的「Corea」英語名稱。那麼,為何大韓帝國選用的英語國名,是「Corea」,而不是「Korea」

其實,數年前在撰寫專欄時,已經就此問題撰文解釋過。現在就讓我們溫故知新,再一次藉《The King:永遠的君主》,溫習一下對朝鮮王朝與後來「大韓帝國」歷史的認識。

▲ Netflix英文字幕中,大韓帝國也是翻成Corea。(圖/翻攝自Netflix) 

19世紀多稱「Corea」 但美國稱「Korea」

把時間退回 19 世紀中後期,那時有部份西方列強國家,多稱朝鮮半島為「Corea」。這可以從 1851 年由英國著名的地圖製作者John Tallis繪製的東亞地圖中,以「Corea」來稱呼朝鮮半島作為最原初的參考。

其後,1908年由亞洲研究鼻祖之一的Jeremiah Curtin,他撰寫的《蒙古史》一書中,也把朝鮮半島的名字稱為「Corea」。

此外,當時位於首爾的英國駐朝鮮半島大使館,同樣也是以「Corea」來命名。還有 19 世紀末多位從西方來到亞洲的傳教士,他們撰寫的書籍裡也一樣用上了「Corea」,可見不少初期來自西方社會的人,也有以字母「C」作字詞開頭,來命名朝鮮半島。

當然,同時期間,也有些西方國家,會以「Korea」來稱呼朝鮮半島,例如當時美國駐朝鮮半島領事,便用「Korea」作文字紀錄。另外,1893年在芝加哥舉辦的世界博覽會中,「Korea」與「Corea」也有並行使用,不過受美方影響,主辦者還是偏好使用「Korea」。

▲大韓帝國皇帝李袞的座車,車牌上的「Corea」在劇外是韓國史上用過的譯名。(圖/翻攝自Netflix) 

待證實:日本為排名稱「Korea」?

然而,隨著 19 世紀末開始,野心勃勃的日本透過甲午戰爭擊敗中國後,日本對朝鮮半島已慢慢建立「既成事實」的控制。

後來再於1905年日俄戰爭,把最後一個有能力於亞洲威脅日本地位的國家清除,那時朝鮮半島也成為日本的囊中物。

自1910年起,朝鮮半島正式成為日本在亞洲的殖民地,有傳言指是日本政府把本來西方採用的「Corea」,改為「Korea」。

其中有一學者,首爾國立大國的歷史教授鄭永旭研究表示,據他所說,是因為 1908 年的倫敦奧運會時,在「英日同盟」的支持下,大會把大韓帝國的英文名稱改為「Korea」,可以讓日本的國家英語名字排名(Japan)先於南韓。除此之外,當然也有為了打壓朝鮮半島內的反日獨立傾向的目的。但這些都是傳言,迄今為止也未得真正考證,這種說法來源是否正確。

▲ 李敏鎬劇中身處的大韓帝國曾真實存在。(圖/Netflix提供)

北韓期望藉「易名」加強議價力

而隨著二次大戰結束以後,有部份生活在朝鮮半島的人民,便經常爭取要求把「Korea」改寫回「Corea」,當中尤以北韓的立場比南方的南韓更激烈,原因是他們從來沒有獲得過任何日本戰後的賠償,希望借以「易名」之名來增加向日本討價還價的議價力。

南韓方面也偶爾有愛國人士要求政府推動「正名運動」,聲言要把一切日殖的痕跡都通通抹去,但礙於牽涉到極龐大的「改名」行政開支,多年來都未曾實行過。

當然,每當南韓國家足球隊參與世界盃的比賽時,我們便會發現有些球場內的球迷,都會拿著一幅寫著「Corea ! Fighting !」的大型標語,在球場內高舉並搖旗吶喊,可見其實兩種寫法也是讓大眾的接受。

拉丁語系:「C」是「K」的發音字母

但從語言上分析,為什麼如意大利人會把「Korea」寫成「Corea」,當然不是意大利人支持南韓民族主義,而是由於有些南歐國家的語言,都是凱爾特與羅曼語文,是從拉丁語系轉化過來,而因為「C」是「K」的發音字母,所以還是用「Corea」來稱呼南韓。

迄今為止,除了意大利以外,還有法國、西班牙、巴西、阿根廷與墨西哥,都是以「C」為字頭,拼出代表南韓的國家名字發音。

至於擁有相當反日元素的劇集《The King:永遠的君主》,刻意把當時的「大韓帝國」國名,再次選擇以「Corea」呈現出來,弦外之音,兩者扣連起來,當然亦有民族主義傾向的考慮存在

► 吃得健康,美麗出門,你就是公主!

熱門點閱》

► 《愛的迫降》寫在百想藝術大賞前:正赫遇上世理 找回會笑的自己

► 雙層公寓》歐陽靖/我被霸凌到自殘「他們罵得更難聽」

► 林玫玲/《夫妻的世界》謊言、背叛與傷痛

► 限制父母繼承子女遺產 韓國《具荷拉法》闖關失敗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Steve Chung 鍾樂偉」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Steve Chung 鍾樂偉

現職中大全球研究課程助理講師,並為韓國翰林大學言論情報學系博士候選人,著作包括《韓瘋》、《心韓》。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