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玫玲/《夫妻的世界》謊言、背叛與傷痛

●林玫玲/影劇評論、中華醫事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韓劇《夫妻的世界》(又譯《夫婦的世界》)改編自熱門英劇《福斯特醫生》(Doctor Foster),就情節和主題而言,沿著《福》劇劇本開展,但主角性格有些許變化。為符合南韓文化,將原劇的煽情畫面、露骨對話及敏感事件予以處理。除了探討出軌與情欲,亦剖析愛情和婚姻之兩難、離異對子女造成的影響。敘事方面,《福》劇簡潔;《夫》劇豐富,在池善雨、李泰伍與呂多景這條主線外,加入一條副線,即高藝琳和孫在赫的故事,直視人性面對情感時的脆弱。

▲《夫妻的世界》劇照,下同。(圖/愛奇藝台灣站提供)

當幸福只是包裹謊言的絢麗泡沫

《夫》劇首集再現原劇的經典場景,但相同的做愛畫面卻有不同意義。原劇的做愛畫面為女下男上,後因男主西蒙(Simon)出軌,女主潔瑪(Gemma)在與其他人做愛,一反往昔,呈現女上男下之體位。可以說,潔瑪有意識地轉變為欲重獲掌控權的女人。她是個執業10年的醫生,事業有成,但從其曾患產後憂鬱症、總以抽菸酗酒紓解壓力等現象,可見在其堅強外表下,隱藏極度敏感卻不知如何轉化負面情緒之性格。

善雨跟潔瑪一樣是個精明能幹的醫生,但編劇並未賦予她負面人格。她,善良顧家、溫柔大方。做愛時,總居於上位,主導一切。擁有社經地位、美麗外表、英俊丈夫及乖巧兒子的善雨,猶如紀念婚紗照裡被紅玫瑰環繞、眼底盡是幸福的女人。但看似純潔的婚姻,卻因一根微捲褐色長髮變了調。

懷疑,讓善雨決定追查真相。她以安眠藥作為交換,讓患者賢書調查丈夫出軌一事。賢書,一個看似年輕實則洞悉人情的女孩。因為她,終於讓善雨克服恐懼,勇敢面對丈夫的出軌。在泰伍的生日派對,善雨得知他出軌的對象就是高山市企業家呂秉圭的獨生女呂多景。

一張在海邊聚會的合照,讓善雨震驚。相片裡除了泰伍、多景,還有她的閨密和朋友──藝琳、在赫、美妍。難以置信的是,她最信任的同事原來是丈夫的眼線。善雨失落的獨白,讓看似幸福的婚姻隨之崩坍:「一切都很完美,圍繞著我的,所有一切都完美地欺騙著我。」(第1集)

此劇的成功之處,在於將現實與人性之黑暗面赤裸揭露出來,從而顛覆傳統偶像劇之人設及愛情理念。

 

出軌是否源自本性?

在赫,一個不斷追逐新鮮感的男人。儘管跟藝琳結婚多年,卻不想有孩子。為了維持假面婚姻,藝琳寧可住在用謊言與背叛堆砌的華廈裡。與泰伍是同學的在赫,早就對善雨心存愛慕。他從不在乎藝琳的心情,總在她面前稱讚善雨。

就在藝琳決定離婚之際,他終於明白自己愛著這個女人。某日,他向藝琳談到男人:「即使身邊有女人,也會看上別的女人。即使有別的女人,也會想起以前的女人。男人都是這樣的。」(第14集)雖然這是對泰伍在前後任妻子間徘徊之感嘆,但也暗指男人情感上的不滿足。泰伍跟多景結婚,卻忘不掉前妻善雨;擁有善雨時,卻向外追逐更年輕美貌的多景。

多景,24歲,是個美麗、具侵略性的女人。她主動出擊,向善雨暗示每週跟泰伍見面兩、三次。她對善雨道「他說他不幸福,因為婚姻只是個空殼。」善雨問「他說他不幸福,那為什麼不離婚呢?」多景回答「應該很複雜吧!他們有孩子,還有經濟上的問題。所以結婚這件事,是不是讓人很頭痛?」(第2集)多景緊實細緻的肌膚,讓善雨自覺年華老去;多景臉上洋溢的幸福,讓她深受打擊。多景和善雨的唇槍舌劍,讓我們理解男人出軌時的藉口、心態,及丈夫出軌時妻子遭受的傷害。

《夫》劇對男性出軌心態之描寫,隱晦保守;《福》劇則深刻解析男人的性心理(SEXPSY),直指出軌源自本性。《福》劇的西蒙,年輕時是個花花公子。傑克(Jack)以為結了婚,他會長大。蘿絲(Ros)認為他之所以外遇,是因為性和中年危機,他還是深愛潔瑪。卡莉(Carly)更指出男人對年輕女性有著難以自拔的迷戀,「經過統計證實,所有男人都想上22歲的女人,不管他們自己有多老或他們怎麼說。他們在性方面就是喜歡那種風格。他們可能很愛自己的伴侶。」(第一季‧第2集)蘿絲和卡莉都以為男人的性與愛是分開的,而且他們可以清楚分辨。

尼爾(Neil)更坦言跟其他女人做愛,是因為樂趣和生理需求。一方面覬覦潔瑪的肉體,另一方面深愛妻子安娜(Anna)。他認為世上只有兩種已婚男性,一種是公開背著老婆亂來,另一種則較會隱藏,「每個我認識身處長期感情中的男人,他們都曾不忠過。生理特性即是如此,男人就喜歡性愛。他們可以跟一個女生在一起,只要他們的欲望偶爾能獲得滿足。」(第一季‧第3集)他認為女人也喜歡性愛,而且出軌這種事很常見。凱特(Kate)的父親克里斯(Chris)的一番話,指出男人在感情上很難專一。他對凱特說「妳以為我婚後就沒正眼瞧過其他女人嗎?我當然有。我拼命工作,好實現對妳媽的承諾。」(第一季‧第5集)承諾,讓克里斯以理智戰勝情欲。

出軌能否被原諒?

《福》劇的西蒙之所以出軌,一方面是無法克制衝動,另一方面是因為潔瑪的個性。潔瑪對別人的錯,總耿耿於懷,且加倍奉還。由於安娜和尼爾沒有告訴她西蒙的事,故想藉由暗示安娜,自己跟尼爾有一腿,拆散他們。未料,安娜坦言可以接受丈夫的外遇。安娜認為潔瑪和西蒙根本不了解彼此,而且潔瑪常自以為比其他人優秀。

傑克建議潔瑪帶兒子湯姆(Tom)回到故鄉重新生活時,潔瑪的反應是西蒙憑什麼贏?經由上述,可知她是個好強的女人。對湯姆來說,母親老是想著自己或工作,「所以我想爸爸厭倦了這樣的生活,跑去跟別的女生上床。結果現在你們怨恨彼此,想要離婚。」(第一季‧第5集)湯姆不希望父母離婚,甚至希望母親原諒父親。由於潔瑪的性格,西蒙的出軌變得可以理解。

然而,善雨滿足觀眾對女主完美形象的期待,故,泰伍必須對出軌負責。此劇對泰伍的出軌,有特別之詮釋,故,超越一般戲劇對男性出軌之心理分析。

當泰伍帶著多景重回高山並舉辦派對時,善雨在他們的臥室看到一模一樣的睡衣、婚紗和香水。當多景穿著跟她以前相同的襯衫時,善雨更明白一切。原來泰伍愛上的從來都是他自己。她對多景說「在妳眼裡,看起來很自由的李泰伍一定很帥吧!李泰伍應該會愛上崇拜著自己、細心照顧他的妳。妳跟我都是被那男人的本能吸引。如果再出現那樣的女人,會怎麼樣?這世界有多少像妳我一樣的女人?不幸的是李泰伍有嚮往自由的靈魂,就算被細心照顧自己的女人吸引,如果在某個瞬間感受到自己被控制,他就會尋找能讓他呼吸的出口,就像跟我在一起時,迷戀著妳一樣。」(第15集)她預言珍妮長到俊英這麼大時,多景將會落得跟她一樣的下場。因為善雨,多景認清泰伍的真面目。

在赫雖然追回藝琳,但過去一直忍耐丈夫外遇的藝琳,最終選擇離開。她說「因為愛,因為確實相愛,我的心裡越來越像地獄。如果一直這樣,該怎麼辦?最後還是無法原諒,一直堵在心裡。一輩子都這樣折磨你,可怎麼辦?」(第16集)懷疑的種子一旦埋下,就會在心底生根萌芽,纏繞著不安的靈魂。

如果會失去最重要的東西…

最終讓善雨無法原諒泰伍的是,他從未跟她說「對不起」,故,要拿回一切,包括兒子俊英。她故意讓泰伍以為是她殺死俊英,藉此激怒泰伍,讓他動手,繼而讓俊英心甘情願跟她生活。她以自殘的方式博取俊英的同情,如願離婚。

出軌是對婚姻的褻瀆,不值得同情,但俊英抽菸、偷竊與施暴等脫序行為,更是對父母的抗議。善雨和泰伍彼此傷害時,忘記俊英的感受,讓他淪為打擊對方的工具。而多景,為了守護婚姻,將他視為籌碼。

在泰伍遭車追撞時,善雨走向他:「拿刀刺向我心臟的加害者,把我殺死的敵人。讓我強烈地憎恨過又慘烈愛過的你,既是敵人也是戰友,既是同志也是仇人,我的男人、丈夫。」(第16集)泰伍哭倒在她懷裡,滿是悔恨。她望向俊英,只見他背對他們,奔跑。「我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我能選擇什麼?有沒有能挽回錯誤的一次機會?這段時間苦苦糾纏的一切,都變得微不足道。醒悟之後,一切都為時已晚。我,失去最重要的東西。」(第16集)善雨獨白。在他們相互算計的過程中,俊英受傷了;在他們既愛且恨的糾葛中,俊英困惑了。他們終於失去最重要的人──俊英。復仇之路上,沒有人是贏家。

善雨體悟到原諒某人就像給某人定罪一樣,是傲慢的行為。夫妻間的事,沒有單方面的加害者,也沒有完美無缺的受害者。現在的她,堅守自己的位置,等著那個不知何時會回來的兒子,祈求能夠原諒自己的瞬間。

俊英終於回來,為此劇畫下尚屬圓滿的句點。但《福》劇的潔瑪站在空蕩蕩的房子前,眼神茫然地等待一個永遠不願回家的孩子。

當愛情變成婚姻

張愛玲在《紅玫瑰與白玫瑰》裡,一針見血指出男人心的貪得無厭:「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了牆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的一顆朱砂痣。」(註1)

因為愛,泰伍跟善雨結婚,但卻違背誓言,愛上多景。當他和多景的愛情進入婚姻,卻讓善雨成為他們婚姻的第三者。善雨跟泰伍重逢時,問道「那個婚姻如何?依然這麼愛她嗎?」泰伍坦言後悔結那個婚,「一起生活後,發現那份愛也沒什麼。愛情在結婚的那瞬間,所有的一切都變得一模一樣。因為生活太平凡,感情淡了。」(第12集)或許可以認為泰伍是個不懂珍惜、一再錯過的人,但他也許瞥見愛情的真實樣貌。當愛情進入婚姻的那一刻,就像燦爛奔放的火花轉瞬間消逝得無影無蹤。

對善雨來說,婚姻是錯覺、保護傘、安定生活的基礎,「因為我相信是任何人都無法打破的、只屬於我的東西。愛情是那個錯覺的開始,也是傷痛的結束。」(第12集)而夫妻,「只是暫時誤認為是命運而結了婚。」(第15集)她堅信的愛情與婚姻,其實不堪一擊。

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圖斯(Herakleitos)的「萬物流轉」說,正是對世間萬事萬物川流不息的最佳詮釋。愛情的本質或許就是流動變化、飄忽不定,但仍要勇敢追尋,「當愛揮手向你們召喚時,就跟著它走吧,儘管它的道路既艱難又驚險。當它展開雙臂擁抱你們時,就投入它的懷抱吧!儘管藏在它翅膀中的利刃會刺傷你們。當它對你們說話時,相信它吧,儘管它的聲音可能會粉碎你的夢。」(註2)


註1:《紅玫瑰與白玫瑰》,見《張愛玲現代小說全文線上看

註2:哈里利‧紀伯倫著,《先知》,溫文慧譯(臺中:好讀,2015),頁22。

熱門點閱》

► H的感情學分班》從賴弘國與阿嬌的婚姻看現代人的愛情觀!

►《末代皇帝》影響深遠的史詩鉅作

►《虎王》:大開眼界的美國中西部世界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