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啟聖/獎勵青年就業,除了大撒幣,要搞清楚這11件事!

我們想讓你知道…獎勵青年就業計畫,在青年「衝就業」一頭熱的情況下,無異於鼓勵企業低薪用人。而青年在任滿六個月,領取三萬元補助後離職,造就一批「游離勞工」。

● 何啟聖/1111人力銀行總經理

政府為了解決今年應屆畢業青年,因疫情影響,就業市場職缺大幅減少,形成的求職難題,於6月15日推出了「青年就業獎勵計畫」,但在網路民調中,只獲得了「五十一分」不及格的分數,沒有對症下藥,恐怕是最主要的原因。

這項斥資納稅義務人血汗錢24億新台幣,預計嘉惠八萬名15到29歲應屆畢業青年的計畫,凡穩定就業三個月,發給二萬元,達六個月,再加發一萬元,最高三萬元的獎勵,為什麼讓年輕人「無感」呢?

為了讓年輕朋友在疫情的求職冰河期,能順利找到工作,同時,讓政府的良法美意能夠有效落實,願意不揣淺陋的將實際輔導青年就業的經驗,提出以下11點的建言。

畢業生競爭對手 職場老鳥+登陸人才

第一,這計畫與原先外界所預期的「每月補助一萬二,一年補助十四萬四」,一下子縮水到「每月五千,只有半年」,兩者差距太大,如此「杯水車薪」,讓年輕朋友大失所望,難免有「失信於民」之慨。

第二,求職人數與時間的計算失真。

根據勞動部的調查,今年大專以上畢業生約有28萬8千人,扣除深造、服役、非典工作等因素,約有11萬6千人投入正職工作,青年勞工初次尋職時間為1.8個月。

勞動部忽略了今年與應屆畢業生搶工作的,還有兩大族群:一是,大批遭裁員與放無薪假的「職場老鳥」;二是,受大陸疫情影響,放棄大陸工作返台謀職的「登陸人才」。

這兩者相加,粗估也有六萬人,讓這十一萬「社會新鮮人」倍感壓力。

▲ 勞動部推出青年就業獎勵計劃協助畢業生找工作, 何啟聖提醒恐造就「游離勞工」。(圖/資料照)

申請資格限6/15-9/30找到工作者

第三,根據1111人力銀行所做的網路調查,今年找工作,自評需要4.2個月,比去年所做調查2.9個月,足足多了40天,且與勞動部所統計的青年初次尋職的平均時間1.8個月,更有逾70天的差距。

而今,政府獎勵就業計畫,限定於6月15日至9月30日,這「三個半月」內找到工作的應屆青年才得以申領,豈不將多數應屆畢業青年「拒之門外」。

第四,獎勵的對象要明確。

在這項獎勵計畫的補助對象為「十五到廿九歲」的應屆畢業青年,但政策目的,究係為降低青年失業率,還是輔助求職條件相對弱勢的求職者,能有順利就業機會?

依目前的計畫內容來看,屬「先搶先贏」的方式申領獎勵,對率先找到工作的「領先群」而言,無異「錦上添花」,反倒讓大多數亟需透過政策輔助而就業的弱勢群體,與這項獎勵「緣慳一面」、「擦肩而過」。

政策恐造就「游離勞工」 領完補助就離職?

第五,一味以獎勵誘發就業,易扭曲青年的適性發展。

使得青年為取得獎勵,選擇從事職缺數多,卻未必符合其志趣的工作,對其職涯發展與規劃未必具正面助益。

第六,獎勵計畫需任滿三個月才能補助二萬元,任滿半年再補助一萬。

在疫情期間,企業在撙節開銷的原則下,用人「惟才惟精」,對求職條件相對弱勢的青年朋友,就算能夠順利就業,也未必能夠「做好做滿」三個月,一旦遭到資遣,非但無法申領這項獎勵,而這樣的「非志願離職」,因未任滿半年,也不符合申領失業給付的資格,相關的「救濟作為」目前仍付之闕如。

第七,獎勵青年就業計畫,在青年「衝就業」一頭熱的情況下,無異於鼓勵企業低薪用人。讓「居心叵測」的企業大量以合於基本工資此一偏低的薪資,大量僱用畢業青年,再讓青年申領補助,彌補低薪所造成的收入損失;而青年在任滿六個月,領取三萬元補助後離職,造就一批「游離勞工」

▲本屆畢業生在勞動市場,將面臨職場老鳥和登陸人才的競爭。(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獎勵起薪限二萬八 無助弱勢求職者

第八,衡盱當前就業市場,因疫情關係,職缺減少,係今年應屆畢業青年求職困擾之根源。因此,如何激發企業願意釋出職缺,在需求面增加之後,才能大幅提高媒合的機率。

然而,目前政府只單方面的提出「獎勵青年就業計畫」,而對於「企業僱用青年獎勵計畫」,最快要拖到九月才會上路,這種因果錯置的作法,無助於青年就業問題的解決。

第九,企業僱用青年獎勵計畫,規定企業僱用應屆畢業青年,需起薪二萬八千元,每滿三個月,補助企業二萬元,一年補助四次。這根本上違反自由市場的法則,迫使企業囿於補助限制,必須開出二萬八千元的薪資待遇。

這將造成以下幾個狀況:

其一,在這薪資水準之上,企業勢必選用「人才」而非「人力」,對弱勢求職者,無甚助益

其二,這項相對於「獎勵青年就業計畫」條件更優(其補助達八萬元)的計畫,很可能使得優秀人才延後至九月計畫公布後再行就業。因此,建議應同步進行。

限在「台灣就業通」申領補助 造成不便

第十,目前就業市場,受疫情衝擊的企業,才減少人員的晉用,但仍有為數不少的企業,仍如常用人。

因此,政府應透過數據分析,比對各產業今年與去年徵才需求的變化,對於明顯減少者,才是政府應設法激活職缺釋出的對象,也才能夠維持就業市場如常、如衡的發展。

第十一,申領管道單一,造成不便。從人力銀行資料庫分析,逾九成的應屆畢業青年,多在私立就業服務機構,尋求就業機會。

但依相關獎勵措施,卻限定僅能在「台灣就業通」申領補助。一來,形成在「甲站」找到工作,卻要在「乙站」申領補助的情況;二來,斷絕了私立就業服務機構,參與公共政策推動,官民攜手,落實政策良法美意的機會。

如果在私立就服機構找到工作,直接在該處一站式的申領獎勵補助,再將資料串接到「台灣就業通」審查勾稽,不是更加便民嗎?

以上十一點,係以自身從事就業服務,協助政府降低失業率的淺薄經驗中,提供拙見,以期讓相關獎勵青年就業的工作,更加周延完善,使今年應屆畢業青年能一掃「畢業即失業」的陰霾,在跨出校園之後即與職場「無縫接軌」!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沒有對的生涯規劃 就沒有好的理財規劃 投資達人李柏鋒給社會新鮮人的三點建議

►  單驥/美國聯準會飲鴆止渴救經濟

►  一起讀判決/美光告聯電,為何聯電被判一億罰金?

►  單驥/保密協議與小股東權益保護:以廣明光電賠償案為例

►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 本文獲作者授權,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