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宇韶/國民黨「不學無術」與「萬箭穿心」的論述黑暗期

我們想讓你知道…國民黨當下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核心論述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脈絡,在主權、兩岸、性別、轉型正義、分配等議題中仍處於威權主義或戒嚴時期的保守思維。

 

▲外傳前總統馬英九不滿國民黨提出的兩岸新論述,江啟臣則表示會再溝通。(圖/記者屠惠剛攝)

●張宇韶/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張之洞可說是晚清中興大臣的一種獨特典範。他有文采,所以在同治二年中進士第三名探花時,據說因為慈禧太后喜歡他的文章,因此破例提拔,授翰林院編修;他深諳儒家思想「內聖外王」那套論述,在中西思想交會撞擊之際,提出了「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折衷之道,「體用輪」的邏輯迄今還影響中共意識形態中所謂「具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意涵。

除了筆墨思想外,張之洞頗有做事才幹。他興辦實業,因此在督鄂期間,著力扶持民族工業,先後開辦漢陽鐵廠、湖北兵工廠、馬鞍山煤礦、湖北織布局等重輕工業企業;他擁有國際觀,因此在義和團之亂引來八國聯軍時,他與其他地方總督與要員提出「東南自保運動」,使得兵禍不至於蔓延中國各地。

張之洞還有一個軼聞,附庸風雅文人要他評論自己與袁世凱、岑春炫三人之間的高下,香帥頃刻用「有學無術、不學有術、不學無術」的說法,捧殺了兩人外同時也墊高了自己的地位。其實張之洞最想吹噓自己「持學嚴謹、辦事有方」,但礙於禮教的約束桎梏必須謙讓且留有餘地,大抵符合儒學教養下的人格特質。

深入觀察,如果將張之洞的體用輪轉換成政治理論則是「價值理性」與「工具理性」之分;用當下政治人物的話來說,即是「核心價值」與「權力操作」之別;前者可視為一個政黨的世界觀、歷史觀與整體的路線方向,後者則是選票最大化的理性計算與操作手段。直白說,任何一個務實的政黨顯然必須在兩者之間追求平衡,否則就會掉入「有學無術」或「不學有術」的兩難中,甚至流於「不學無術」的慘狀中。

國民黨當下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核心論述已經跟不上時代的脈絡,在主權、兩岸、性別、轉型正義、分配等議題中仍處於威權主義或戒嚴時期的保守思維,不僅與公民社會的自由進步價值全盤衝突,更抱殘守缺高舉道德主義大旗以「正邪」、「是非」、「善惡」這類二元對立論作為看待同溫層以外的異己觀點,彷彿這世上不存在其他選擇的可能,所謂的「黨內多元」其實是種象徵性的擺設,再不然就是拿來說嘴的樣板,因為道德論但隨而來的始終是規範性的集體主義或上對下的父權文化。

平心而論,這群人始終大言不慚自詡永遠站在正統或道統的那一方,其競爭對手皆是土匪讎寇或不入流者,昔日看待中共如此,來台對待黨外運動如是,總統大選與罷韓外看待民進黨還是不改其行。張之洞猶謙讓自己無術,然國民黨落難衰敗時,反而視己為板蕩識忠貞的正義之師,韓國瑜索性替自己造神成弔民伐罪的周武王或殺身成仁的譚嗣同。

▲報導指出「數位諸葛亮」遭降職,國民黨則澄清「沒有異動」。(圖/文傳會提供)

諷刺的是,全黨上下迄今無人膽敢揭穿韓國瑜掏空國民黨論述,使其僅有的核心價值內涵全盤庸俗化或粗鄙化,此等「不學無術」之輩現今以張之洞自居,或對其韓粉販賣起當代「內聖外王」的傳銷事業,結果部分國民黨傳統菁英還為這種套路冠上「庶民意識」,豈不鄉愿墮落?

晚清適逢內憂外亂,有識之士仍思考出「師夷之長以制夷」或「體用輪」這類務實現實主義立場推動洋務運動或變法,慈禧晚年索性推翻千年科舉制度實行新制取才途徑,試圖扭轉敗亡的趨勢。國民黨當下再度面臨生死存亡之秋,除了維繫既得利益者的扈從與買辦制度外,既不提出康梁變法維新之道、袁世凱小站練兵氣魄,更遑論孫文改弦革命之舉。

最後,江啟臣的改革倡議雷聲大雨點小,最後端出的是授人話柄徒增訕笑的「數位諸葛亮」,在論述蒼白的黑暗世界中進行盲人摸象式的風向操作,一出手反而讓國民黨處於萬箭穿心處境,旁人恥笑草船借箭典故還有最新詮釋。

熱門點閱》

►陳一新/拜登得享盛名 孰令致之?

►吳崑玉/決策圈愈來愈小?蔡英文決策模式的嚴重警訊

►提名風波》苦苓/一場遊戲一場夢 權力可以這樣玩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