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溢嘉/小學生之死 當正能量淪為毒雞湯時

我們想讓你知道…人心與世事都非常複雜,沒有什麼一體適用的萬靈丹,近些年來,學界對正向心理學的「治標不治本」和「報喜不報憂」已出現不少批評的聲浪,它們也是世俗正能量的問題。

▲示意圖,下同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王溢嘉/台大醫學系畢業。畢業後即專事寫作和文化事業工作,先後在台灣與大陸的十餘家報章雜誌撰寫專欄。

六月份,大陸江蘇常州金壇河濱小學發生一件悲劇:小五學生繆可馨在作文課後,忽然衝出教室,從四樓跳落身亡。

從網路報導得知,繆生在老師出的「《三打白骨精》讀後感」作文裡,分析了唐僧、孫悟空、白骨精的角色後,總結說:「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他們會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但卻被老師打個大紅叉,認為這樣寫太「負能量」,將被認為不妥的地方圈出來,要求繆生刪改,「傳遞正能量」。

大概就是在這個過程中引起爭執,老師還掌摑了繆生。上回期中考試語文科得到第一名的繆生忽然衝出教室,跳樓身亡。繆生的家長悲痛莫名,質問老師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在詳細情形還有待進一步釐清的情況下,家長群裡就有家長發起「老師沒有錯,你們點個讚」,結果不在現場、未明真相的家長紛紛按讚;而在「未來美少女」的同學群,繆生也被除名。 

這個事件在大陸引發議論,有一位從事公共寫作的鹿鳴君發表了一篇「那個下流、有毒的『正能量』」,經媒體轉載,我讀後頗有所感。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相信在社會關注下,會越來越清楚。但不管真相如何,我除了對繆可馨表示不忍、哀悼外,也想藉這個機會先談談兩個問題:一是我對「正能量」的看法;一是如果我是一個教育工作者,我要如何「傳遞正能量」。

何謂「正能量」?先說「能量」,它來自物理學,意指「做功的能力」;用於生活層面的「正能量」指的應該是能讓生活幸福的動力(含心態、情感),這種動力其實很多(譬如憂患意識),但現在幾已成為唯一定義的說法是意指「正面觀照、健康樂觀、積極向上,能鼓舞人持續追求目標的心態」,雖然偏窄,卻廣受歡迎;除了討喜,能迎合大眾口味外,更有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的推波助瀾(它被稱為「幸福的科學」)。在媒體的簡化、庸俗化與誇大宣傳下,讓人覺得只要保持樂觀的心態就能有幸福的人生,已經得到「科學的證明」。

世俗的正能量說法當然有它的見地,對人對事能從正面的角度去看,以積極樂觀的態度去從事,不只在過程中自己會較愉快,成功的機率也可能較高。但人心與世事都非常複雜,沒有什麼一體適用的萬靈丹,近些年來,學界對正向心理學的「治標不治本」和「報喜不報憂」已出現不少批評的聲浪,它們也是世俗正能量的問題。

人生會遭遇困境有三大因素:內在特質(遺傳、生理)、外在環境(含制度)、個人心態。前兩者通常才是根本原因,但世俗正能量卻宣揚「當你無法改變體質和環境時,你就改變你對它們的看法」,以正面、樂觀的心態重新看待它們,這當然能產生功效,但功效通常只是暫時的、甚至是虛幻的,反而會延誤、遮掩應該解決的根本問題,所以常淪為治標不治本。

宣揚世俗正能量的人喜歡舉一些成功的例子來激勵人心,這是典型的報喜不報憂(當然也是世俗正能量必然的作法)。但凡事有利就有弊,你能舉一百個成功的例子,反對者也可以舉一百零一個失敗的例子。譬如身體出現嚴重症狀,但卻不就醫或不接受正規治療,而堅持仰賴自己的身體發揮正能量,結果一命嗚呼的例子就多得不勝枚舉。

片面而熱情地宣揚與擁抱世俗正能量,形同自我催眠,不加懷疑地接納其說法,不只會鈍化個人獨立思考與批判的能力,而且還會導致對真正知識與技術的漠視。自然與人間事物的運行,有其必然性(律則)與偶然性(機率),它們是不會隨著人的情感、意志或信仰而改變的。

對這些的探討累積而成建構人類文明的知識與技術,要帶來真正的改變,需要學習的知識和技術很多,過程也很辛苦,但世俗正能量卻想以簡單的方法——經由改變個人的情感、意志或信仰來改變其他事項,但它能改變的通常只是「自我感覺」;在「自我感覺良好」下,很可能就無心再去追求能帶來真正改變的扎實知識與技術。

身為一個文字工作者,在某些文章裡,我也經常舉一些正面的實例、正向的人格特質和讀者分享。雖然我無法在每個看似「正能量」的地方都註明「它有些爭論、另有弊端」,但總是避免單一、片面,盡量做多元陳述,希望讀者能經由思考而自行選擇適合自己的觀點。當我寫這類有教化意味的文章時,我其實也成了一個教育工作者,對於繆生跳樓輕生而引發的「正能量」討論,我想從這個角度再表達一些看法:

在這個時代,教育工作者應以鼓勵大家培養寬廣的視野、開闊的心胸為職責。什麼是「正能量」?最好不要再用一個緊箍咒去框住它,除了世俗的正面觀照、樂觀進取心態外,其他像憂患意識、防衛性悲觀、揭露與批判社會的黑暗面(因而帶來改變)等等,舉凡能增進個人與社會幸福的動力,應該都是「正能量」。

教育不是灌輸、填鴨,而是要訓練慎思明辨的能力。對各種「正能量」的說法不能照單全收,而應「叩其兩端」,了解它們的利弊得失,《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裡就舉了一大堆正向思考與世俗正能量的弊病,在你等量齊觀了利弊得失,慎思明辨之後,選擇適合你或你相信的「正能量」,那才是應該有的理性做法,不盲從、不冒進,它也才能成為你人生可以信賴的指引。

對於繆生在作文裡所說的:「不要被表面的樣子,虛情假意偽善的一面所矇騙。在如今的社會裡,有人表面看著善良,可內心卻是陰暗的。」首先,我覺得她說得沒錯。在大陸以宣揚正能量而走紅的宋山木(山木培訓創始人、山木教育集團總裁),在二○一○年因強姦罪而被法院判處四年有期徒刑,網路盛傳他在姦污女學員時的口頭禪是「妳身體裡面充滿了負能量,我來給妳注入一點正能量。」

這正是繆生所說「利用各種各樣的卑鄙手段和陰謀詭計,來達到自己的不可告人的目的」的偽君子。這種偽君子到處都有,我覺得他們才是讓個人和社會「陷入不幸」真正的「負能量」,對這種人表示不屑,揭發他們的惡劣行徑,讓大家有所覺醒,不再受蒙騙,為個人和社會幸福盡點心力,才是在「傳遞正能量」。

所以對於繆生,我會嘉許她小小年紀對世事就能有這麼入微的觀察能力。如果她對這種人表達不齒和憂心,那我會鼓勵她在這個階段可以從自我要求做起:要做個對得起自己人格與尊嚴的人,絕不淪為那一種人。然後,我會奉勸她社會上有各式各樣的人,人品也不一,我們不能因為看到幾個人的虛偽、卑鄙,就認為其他人也都差不多,進而否定成人世界裡標榜的東西(包括世俗正能量);而且提醒她,兒童的心思較純潔,有些被他們認為的虛偽、卑鄙,也可能是成人被生活逼迫而不得已的表現,這需要有相當的人生閱歷才能分辨,她可以再多觀察、多學習,不必急著下定論。這也是在「傳遞正能量」。

說世俗正能量是「下流、有毒」,也許過激了一點。但如果堅持某些人所鼓吹或自己所認為的狹隘觀點才是「正能量」,而把其他不同的觀點(譬如憂患意識、揭露批判社會黑暗面)都視為要去除的「負能量」,並要求大家必須傳遞他所認為的「正能量」,那這樣的觀念和作法就會使原本看起來還不錯的「正能量」淪為「毒雞湯」。在發生學童為此而跳樓的悲劇後,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心生警惕,認真思考,並引以為戒。

熱門點閱》

►林韋地/「自費醫材差額上限」比共產更共產的健保政策

►鍾文榮/我要日照權 不要「寄生上流」!

►鄧鴻源/看看德國想想台灣 正確的教育方式應順天性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方格子》。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