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厚之/警察權護送陳菊進立院 不會付上更大的代價?

我們想讓你知道…如果真的要按照正常的遊戲規則,應該是執政黨的立委要想辦法排除在野黨的阻撓、杯葛,護送被提名人進場。但今天卻是由立院的警察團團保護陳菊,排除在野黨的杯葛、護送陳菊進場。

(以下轉載自單厚之7/14於《美麗島電子報》之投書)

● 單厚之/資深媒體人

立法院今天原訂進行監察院長被提名人陳菊的資格審查,結果卻爆發嚴重肢體衝突,陳菊在警察護衛下進入議場,卻沒有完成說明跟答詢,僅在臉書上貼出自己原本的報告全文,直接向國人說明。

陳菊提名監察院長 藍綠認知天差地別

蔡總統提名陳菊出任監察院長,藍綠群眾對此事的認知跟觀感天差地別。

綠營支持者多半認為陳菊是人權鬥士,在高雄市長任內政績卓著,是擔任監察院長的合適人選。

藍軍支持者則認為,陳菊主政下的高雄市政府有一堆案子正在監察院調查中,本來就應該迴避;且陳菊的黨派色彩又重,出掌監院之後必然更加袒護民進黨政府。

兩位前民進黨主席 公開力挺陳菊

與陳菊有革命情感的施明德、許信良兩位前民進黨黨主席,日前先後發表公開聲明力挺陳菊出任監察院長。

施明德說,陳菊是最適合「國家人權委員會」的人選之一,也願她不辱使命、勿忘初衷。

許信良則以「于右任與陳菊」為題,強調在黨國時代,只有黨國大老于右任所領導的監察院,才能有效監督國民黨政府;同樣,現在完全執政的民進黨,只有民進黨黨國大老所領導的監察院,才能有效監督民進黨政府。

許信良指出,陳菊半生從事人權工作,有大功於台灣民主,有大功於民進黨;陳菊對民進黨的歷史貢獻,比當年于右任之於國民黨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是適合的監察院長人選。他也同樣以「永不退縮的美麗島民主老兵」來勉勵陳菊。

▲ 單厚之指出,陳菊被警方護送進立院是「準動用警察權」。(圖/讀者提供)

民主老兵陳菊 警察簇擁保護中登場

陳菊今天的臉書也以「一生為人權奮鬥的民主老兵」自稱。但這樣一個以民主、人權自詡、自豪的政治人物,人生(理論上)最後一個政治職務居然是在層層拒馬中登場,重重警力保護、開路下進場,難免讓人有種時空錯置之感。

是國家機器幡然悔悟,成為人權的防線、敢為人權先?還是人權變成另外一種威權,躲在國家機器的後面,然後號稱一切都是人權?

立法院今天給陳菊的待遇是空前的。今天的衝突發生後,民進黨團指控國民黨的助理參與了衝突。但事實上,陳菊是在警察簇擁保護、柔性排除在野黨抗爭的情況下進入議場,這已經是「準動用警察權」了。

從1992年劉松藩擔任立法院長到2016年王金平卸任立法院長,過去國民黨掌握國會多數的這20多年間,國會議長一直都堅持不動用「警察權」,立法院的警察在所有的議事衝突中都是中立的。

簡單的講,從警察的角色上來看,國會議員沒有敵、沒有友,警察就只是站在定點執行自己的任務,不隨任何人移動,不攻擊任何人、不保護任何人,即便是國會議長所在的主席台也是一樣。

在以往的經驗中,閣揆、閣員到立法院報告備詢時,有時遭到抗議、衝突,行政院長的隨扈會保護其安全,但立法院的駐衛警是不會介入的;若要深究,朝野立委才是駐衛警應該要保護安全的對象。

因為陳菊已經辭去公職、沒有隨扈的保護,如果真的要按照正常的遊戲規則,應該是執政黨的立委要想辦法排除在野黨的阻撓、杯葛,護送被提名人進場。但今天卻是由立院的警察團團保護陳菊,排除在野黨的杯葛、護送陳菊進場。

至此,警察已經不再是一個中立的角色,要保護的陳菊是友,在外圍的立委是敵。立委本是立院的主體,陳菊只不過是立院的客人,如今卻已經完全本末倒置了。

如果今天警察可以保護陳菊,明天自然就可以保護主席,排除對主席可能的障礙。民進黨完全執政下的立法院,距離動用「警察權」又跨出了一大步。

▲ 警察護送陳菊離開立法院。(圖/讀者提供)

不堅持議事中立 將付出更大代價

陳菊進入議場之後,民進黨團並沒有試圖排除議場內的障礙,就任由國民黨立委占據主席台,直到原訂的答詢時間結束、陳菊離開立法院。

民進黨團的表現與日前臨時會開議日完全判若兩人,顯然民進黨團並不真的非要陳菊上台不可,陳菊本人也並沒有非要對話、說明的想法。

只要陳菊進了立法院等待,即便沒有完成說明跟答詢,依舊能解釋為已經滿足《憲法》跟《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的要求,照樣可以進行同意權投票。

民進黨人對國會制度跟議事慣例的堅持,一向遠不及劉松藩與王金平兩人,經常為了一時的方便而便宜行事、曲解議事規則,今天在院內動員警察也是一例。這背後透露出的是,其實民進黨立委並不真如外界想像的那樣耐煩、有戰力。

劉松藩、王金平兩人當初對議事中立的堅持,並不是因為他們比民進黨更堅持民主、更堅持程序正義,而是他們深知如果少了這些堅持,最終必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民進黨今天為了陳菊跨越了底線,必將導致朝野間的衝突升級,立院更將永無寧日。

人民對陳菊的看法歧異極大,幾乎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狀況。民進黨自以為監察院這一役是「贏了面子、又贏了裡子」,實際上恐怕不然。

●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美麗島電子報》投書,原標題為〈用警察權護送陳菊,豈是「黨外小妹」的初衷?

熱門點閱》

► 呂秋遠/國民黨不徹查陳菊「弊案」 卻破壞立院公物?

► 單厚之/三倍券跟政府預設差十萬八千里 主因是從台北看天下

► 龍小寶/三倍券能「振興經濟」?我非常懷疑!

► 林騰鷂/大法官被總統罵很慘 「讓人懷疑司法是否獨立審判?」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專欄 單厚之

資深媒體人,曾任職中時、聯合、蘋果、壹周刊、三立新聞網、明日報、TVBS周刊...等多家媒體。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