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TikTok或華為,美國左派的敵人是川普,不是中國!

我們想讓你知道…因為左派意識型態的內鬥,保證拜登上台後,民主黨政府會手忙腳亂,絕對不會有空管和中國的冷戰。對他們來說,中國是敵人嗎?恐怕不是,千刀萬剮的共和黨和萬惡淵藪的資本主義才是。

(以下轉載自作者8/3粉專刊出之內容) 

● 陳家煜/保守主義右派經濟學家,任教於美國COE College工商管理學,經營「普通人的自由主義」臉書專頁。

寫這文章的時候,白宮還在考慮是要直接禁TikTok,還是准其賣給微軟。毫無意外,中國網上一片討伐美國聲浪,但有一個令人耳目一新的聲音出來。網路大公司攜程的創辦人梁建章,貼了篇文章說,中國「開放國際互聯網,可以徹底打碎美國封鎖TikTok的正當性」,真不知道是不是在開黨的黑色玩笑。我們再來看這文章能在網路上掛多久。

另一方面,美國的左派媒體也對川普白宮毫不留情。「依法無據」、「剝奪美國年輕人自由使用app的權利」、「沒有證據顯示TikTok受共產黨控制」、「小心臉書在其它國家被如法炮製」、「川普在Tulsa造勢人數不如預期,怪罪TikTok」,各式各樣的反對聲音,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了不了解TikTok是個什麼東西,北京政權是個什麼怪獸。

我在上報的文章裡,說「對外國邪惡勢力的綏靖,是民主黨政府意識型態的不得不然」。看不,左派馬上就演給你看了。美國左派的敵人是美國,不是中國等外國勢力。


▲ 馬克思主義百年來,不斷被掌權者詮釋。(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為什麼左派、自由派要仇視美國?

先來談一個蓬佩奧先前演講的一個重點,「中國共產黨政權是一個馬克思-列寧政權。習近平總書記完全相信,已經破產的集權意識型態」。

有些人以為,中國共產黨才不信馬克思主義,中國不是搞市場經濟搞得火熱?這些人多半不了解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本質。

馬克思的歷史觀裡,無產階級經歷過幾個階段後,終將專政,而得以成立共產天堂。但馬克思在世的時候,一方面傷感歐洲革命的失敗,一方面興奮地遠觀中國的太平天國革命,以為無產階級革命可以在農業社會的中國成事。他失望了。

接棒的列寧,修正了馬克思的史觀,相信和中國一樣落後的俄羅斯可以直接成立共產天堂。共產主義在1917年革命後,在俄羅斯得到實踐,但工農天堂沒來,先死了百姓,再破敗了國家。

▲ 習近平人民大會堂「馬克思誕辰200週年大會」演講。(圖/路透社)

馬克斯主義 掌權者詮釋產生「新的轉彎」

在社會主義革命家腦子裡空想出來的馬克思主義,並沒有一貫的歷史觀與邏輯,所以在百多年的馬克思主義實踐歷史裡,不斷地因為掌權者的詮釋,而有新的轉彎。

「新經濟政策」、「托派」、「蘇修」、「大躍進」、「文革」、「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各式各樣的意識型態,隨便共產政權發明,最後連「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都出來了。

而不管這些意識型態的混亂,馬列政權卻有一個共通的準則,即「共產黨專政」,所有的國家政策、百姓生計,全都由一黨專政的共產黨說了就算。

管他姓社,還是姓資,國家的所有活動,都姓黨。從列寧一開始執政,共產黨就發現不得不進行專制,扭曲人性這麼厲害的制度,沒有靠國家的集權力量,什麼政策都推不動。

所以言論自由、人身自由、財產自由,通通不可以有,因為人民一有了自由,共產黨就無法專政。

所以蓬佩奧說的一點都沒錯,北京政權就是馬列政權。

▲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認為,北京政權就是馬列政權。(圖/路透)

美國左派視美國為敵人

但共產政權沒有一以貫之的意識型態,不代表西方世界的左派、自由派(liberalism)的意識型態是混亂不一致的。

相反地,從十九世紀的社會主義思潮以來,左派的意識型態,一直是一致的。他們的社會主義一直是以階級為社會區分的基礎,以集體力量為矯正不公不義的重要手段,仇視逐利的資本主義行為,相信人性的可塑性等等。

這些觀點,二百年不變。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的左派,到最後都會視美國為敵人,因為美國立國的精神,就是以個人自由為基礎,以個人權利義務為社會建構的要件,完全與社會主義的精神背道而馳。

因為追求個人自由、敬天應人,所以無法忍受集體主義
因為擁有自由,所以追逐夢想,盡力改善生活,努力創造發明;
因為有自由創造發明,所以財富得以積累;
因為擁有財富,所以了解公平的法律制度保障自由的重要;
因為擁抱這個制度,所以對這個國家充滿敬意與喜好;
因為熱愛這個國家,了解唯有武力才能保障這個國家的長治久安,所以支持國家的霸權。

左派:個人自由=不公義源頭

但這些「成就」,在左派的眼裡,都是不公不義的源頭。

當每個人都有無限的自由,就有人因此受了傷害;
當每個人都盡其所長,就有人因為材小學疏,所以人生落後;
當社會財富積累,就有人錢多炫富,有人三餐不繼;
當命運使人蹇促,制度的不完美就加重人們的苦難,制度就成了不公不義的源頭;
而當財富轉換成權力,影響了制度,財富就和不公不義畫上了等號;
而保護這個制度所需要的國家暴力,就變成了階級的敵人;
而國家就變成了所有不公不義的象徵,而當這個國家為了資本家的利益在外國四處征戰,那更是邪惡到了極點。

左派公敵「川普」

1960年代的民權運動和反越戰合流,左派統一起來憎恨美國。

為什麼歐巴馬當上了美國總統,卻在世界舞台把美國領導的角色,一個個自我棄權?因為他是60年代的產物,他們對國旗是感冒的,對軍隊是充滿敵意的,對美國的獨特性是不滿的。他們享受了美國給他們的一切,卻對美國代表的意義不屑一顧。

Antifa在波特蘭烽火連天的抗爭,想要攻下代表美國的聯邦政府辦公樓。抗爭的時候,絕少出現國旗,偶爾出現幾次,來了幾個退伍軍人,溫和左派天真地說,看吧,他們不反對美國。但沒幾天,Antifa就開始燒國旗。

這是一脈相承的左派意識型態。這個一以貫之的意識型態,敵人是川普,不是中國。

▲ 經濟學家指出,比起中國,美國左派更討厭川普。(圖/路透社)

中國要和美國爭霸,很好,能把美國從神壇上拉下來的,都是朋友。所以不管是TikTok,還是華為,極左派翻白眼的對象是川普,不是中國。民主黨一向對外國邪惡勢力綏靖的理由,除了孤立主義外,最大的原因就是黨內社會主義派的反美,這是他們意識型態的必然。

這也是為什麼,我說拜登上台,美國會不會繼續和中國冷戰,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拜登當選後 沒空跟中國冷戰

拜登真讓他選上總統,他最多就是一任總統,說不定一任都還做不完。

民主黨內現在正在大亂鬥,因為拜登只是過渡人物,民主黨內溫和不反美的中間派和極左社會主義派在搶黨內的主導權。

▲ 民主黨籍總統候選人拜登。(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間派怕死桑德斯的左派路線,於是在初選搞出大團結,讓拜登不費力氣的出線。但華倫和桑德斯被搓掉後,極左派不爽,有「寧給川普,再鬥四年」,也不要挺拜登的聲音。

現在兩派亂鬥,讓拜登副手難產。拜登如果沒在副手上讓步給極左派,年輕人罷投民主黨是有可能的,而如果真讓極左派當了副總統,這個「欽定接班人」,就會是民主黨內最有權力的政治人物,而會把民主黨往光譜的極左推,反而丟失了社會的中間選民。

因為這個左派意識型態的內鬥,保證拜登上台後,民主黨政府會手忙腳亂,絕對不會有空管和中國的冷戰。對他們來說,中國是敵人嗎?恐怕不是,千刀萬剮的共和黨和萬惡淵藪的資本主義才是。

► Her和她 女孩想要的都在這

熱門點閱》

► 川普將封殺TikTok?TikTok如何竄紅 令從政者害怕?

► 美中新冷戰》單驥/美中新冷戰下的「蘇秦」與「張儀」

► 美中新冷戰》王高成/歐盟對《香港國安法》表態 不代表加入美國民主反中聯盟

► 美中新冷戰》李牮斯/美中翻臉成定局 對中美下注不能降低台灣風險

●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普通人的自由主義」臉書專頁,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專欄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專欄 普通人的自由主義

陳家煜,保守主義右派經濟學家,任教於美國COE College工商管理學院。在臉書經營「普通人的自由主義」專頁,文章涵蓋:國際經濟、經濟思想(哲學)、保守主義觀點、美國政經社會觀察、創業生態環境、創業教育等。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