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兆文/我飛行員不准先開第一槍的原因

我們想讓你知道…國軍「第一擊」的下令權責在國防部長,這並不是現在規定的,而是一直就是如此規定。針對共軍威脅,國軍依「國軍經常戰備時期突發狀況處置規定」原則,以愈接近本島,愈積極處置,提升戰備等級愈高,敵機到達開火攻擊範圍與距離時,我戰機與防空飛彈部隊將斷然開火。

▲解放軍軍演頻繁,南海異常熱鬧。(圖/翻攝東部戰區微博)

● 宋兆文/前海軍陸戰隊上校、現為國防部資深諮詢委員

民進黨執政以來,與中國大陸意識形態的仇視,使中共認定民進黨已走向台獨不歸路,中共因此對台文攻武嚇日益加重,尤其是武嚇,今年8月中旬起,派遣兩支特遣艦隊,分在東海、南海台灣南北兩端,連續舉行海空聯合實彈射擊。

中共軍機頻頻長期騷擾防空識別區,今年近期甚至數次跨越海峽中線,故意壓縮我國防空間,並試探國軍反應,我空軍戰機按照戰備規定,予以監控並驅離,雙方戰機裝掛空對空飛彈近距離接觸,若有任何一方飛行員因情緒無法控制,可能會以飛彈鎖定對方威脅。

對方機內飛彈預警器響起,表示將遭受攻擊,為求安全,可能搶先向對方發射飛彈,若雙方同批戰機紛紛相互發射飛彈,接著雙方支援戰機趕來接戰,就會發生大家最不願見的台海武裝衝突,若衝突持續擴大,演變成台海戰役,「同根生相煎急」的悲劇,就痛苦演出。

不給敵軍宣戰藉口

對此國軍要求飛行員空中執勤嚴守戰備準則,不得對共機開第一槍(先發射飛彈),飛行員若未接到空軍作戰指揮部下達的命令,擅自發射飛彈,自空中執勤降落後,即刻移送法辦。國軍「第一擊」的下令權責在國防部長,這並不是現在規定的,而是一直就是如此規定。

針對共軍威脅,國軍秉持「不挑釁」、「不怯敵」的原則,依「國軍經常戰備時期突發狀況處置規定」原則,以愈接近本島,愈積極處置,提升戰備等級愈高,敵機到達開火攻擊範圍與距離時,我戰機與防空飛彈部隊將斷然開火,而絕不猶豫,此點請國人放心。

中美撞機事件,AN-124運輸機載運迫降的EP-3回美國。(圖/路透社)

共軍英雄主義充斥

共軍以中國共產黨領軍,在黨立功思想灌注之下,共軍官兵立功意願強烈,有一明顯例證說明:

2001年4月1日8時55分,從嘉手納空軍基地起飛,隸屬於美國海軍航空兵空中偵查第1「全球觀察者」中隊(VQ-1),正在執行PR-32任務的美國海軍EP-3型BuNo 156511號偵察機,在中國海南島東南70海里(110公里)的公海上空偵查;解放軍派出兩架殲-8-2型殲擊機前往監視。

美軍軍機完成例行偵察任務後準備返航時,與中國海軍航空兵的兩架殲8-2戰機相遇。當時美軍EP-3偵察機的飛行高度22000英尺(6700米),航向110,時速180海里(210公里)。共軍一架由王偉少校駕駛的長機,編號為81192的殲-8-2戰機,連續貼近EP-3。

王偉為在僚機之前,炫耀飛行技術,表現不怕作戰膽量,返航後可在飛行報告中,寫進自己英勇逼退美國軍機,希望獲得上級表揚與獎勵,顯示自己高人一等,故意三次不顧安全距離的貼近EP-3偵察機,讓EP-3飛行員吃驚不已。

美軍機組人員在回憶時宣稱,中國戰機連續兩次非常貼近美機,然後又忽然離開,最近的時候雙方的距離還不到3米。王偉還單手駕機,取下氧氣罩,憤怒的用一隻手向美機人員打手勢,要美機離開。由於氣流作用,王偉的飛機當時很不穩定,不斷上下抖動。

王偉第三次逼近是從美機左後方,速度很快。EP-3機長奧斯本說,可能是為了緩衝逼近的速度,王偉把殲8-2戰機頭上抬,這一來就帶動機身向上傾斜,於是一傢伙撞上了EP-3偵察機一號發動機的螺旋槳。

王偉的殲-8戰機立即斷為兩截,雖然在撞上前一霎那,王偉成功啟動座艙逃生裝置,駕駛座彈射而出並也開傘落海,但是當殲-8的座艙在被撞毀之瞬間,王偉已當場慘死。

而美EP-3機的機鼻脫落,一具發動機撞毀,EP-3開始垂直下墜,在30秒內下降了2000多公尺。美機隨後在未經中國許可的情況下,進入中國領空,並於9時33分降落在海南陵水機場。

此案引發中美之間軒然大波,事件影響了中美雙方的關係。中方於同年5月曾拒絕一艘美國軍艦在中國港口停泊作例行訪問,擬於6月到訪香港的美國掃雷艦「仁川號」(USS Inchon LPH-12),也於5月15日遭中方拒絕讓其進入香港。

事件發生後,中美民間的駭客之間,發生的網路大戰且愈演愈烈。自4月4日以來,中國一些駭客組織則在「五一」期間不斷攻擊美國網站,美國駭客組織PoizonBOx則發動了反擊戰。

事件主角王偉少校,情緒化逼近美機不到三米,失去操控安全距離,而導致自己機毀人亡,美機未經中國許可緊急迫降,若中國發射防空飛彈將美機擊毀,中美必將發生正面衝突,後果堪虞。

▲為爭取空防時間,國軍將F-16進駐澎湖。(資料照/記者李毓康攝)

我有萬全因應措施

若敵軍以飛彈鎖定我戰機,我戰機飛彈來襲警報響起,我戰機立即將實情回報,請示是否向敵攻擊,一面以熱焰彈與干擾絲反制敵飛彈攻擊,一面以精湛飛行特技,閃躲敵可能攻擊,此時國防部長在第一時間已掌握實況,並下達至當命令。

我戰機飛官,是國軍中的菁英,訓練嚴格,作戰技能高超,敵機想要偷襲很難得逞,若敵飛彈先行發射,我同批戰機必然還擊,我們不怕與敵機交戰;其實共軍也不准飛行員先行向我攻擊,因為一切都有紀錄有時間可尋,想賴都賴不掉。

大陸官媒《環球時報》指出,在台海地區解放軍、美軍和台軍都應該恪守不開第一槍的原則,並且通過官方管道將這一態度彼此告知。這有助於幫助前沿部隊正確判斷對方的意圖,避免現地緊張,從而有效降低擦槍走火的風險。

兵兇戰危,敵我雙方都知道,真打起來雙方都會有戰損與傷亡,國軍從不主動挑釁,但是被動式回應,是迅速而強硬的,這些年來雖然辛苦,已明確告知共軍,我有週全準備,絕不畏懼作戰,絕不避免作戰,有充分能力與決心,保衛國家安全!

熱門點閱》

►宋兆文/商船改成軍事用 共軍兩棲作戰規劃鬧笑話

►黃竣民/台灣的「不對稱作戰」只能大撒幣?

►亓樂義/共軍軍改未達成熟 引爆台海危機可能性低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宋兆文專欄

宋兆文專欄 宋兆文

前海軍陸戰隊上校、現為國防部資深諮詢委員,國軍將領與兩岸三地媒體稱「宋老師」,著有《決戰釣魚台》、《遙遠的國土》、《釣魚台戰役》。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