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美國大選》周天瑋/7萬7千票決勝負

我們想讓你知道…美國的總統大選,由於選舉人團制度,其實主要是在打關鍵搖擺州的選戰,在這幾個州的票數差距即使非常少,少到只有7萬7千票都會造成決定性的後果,因而翻轉戰局。

▲川普民調逐漸回升,與拜登差距越來越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 周天瑋/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

九月初,距離11月3日美國大選整整兩個月;八月下旬召開的美國兩黨大會剛才分別落幕,推舉出「川普—彭斯」和「拜登—賀錦麗」的對決。美國最新民意調查結果顯示出雙方差距拉近,但拜登仍然領先。

自從我多年前第一次在現場觀察和分析美國兩黨大會、親眼目睹四年一度的兩黨黨內總統提名程序到現在,一直留意到一件事,那就是真正的美國總統選戰要到提名大會結束才會開打。在這之前的民調領先和落後,雖然是長跑的一部分,但是對大選結果無足輕重。九月開始,全面洗牌,準備衝刺。

《雲論》讓我推出「看美國大選」,陸續介紹我對今年這個「怪疫」年舉行的美國大選的分析和看法。我在2016年上次大選很僥倖地做過正確預測,但容我在此不急於跳到大選預測,先談談今年美國大選所必須特別關注的幾個必備知識和看點,刷新對問題的認識。也就是說,今年美國大選要看什麽?怎麽看?

大選的決定性因素,通常是經濟。今年大選期間,由於疫情嚴重打擊川普經濟,目前看起來在普選票方面,川普受到很大的壓力,所以在此首先必須說明一個非常重要的背景知識。美國聯邦憲法規定,總統大選既不是由選民直接選舉,也不是由國會間接選舉,而是由各州選出的總統選舉人進行選舉。

大選仍然會有一個屬於全國登記的選民普選,但是全國普選總票數並不決定大選結果,而是由各州統計各州的普選票數,贏者全拿該州的選舉人票。共和黨贏得某一個州的普選票,該州即為紅州,該州全部的選舉人票歸入共和黨。反之,則全數歸於民主黨的藍州。全國各州按照這個方式統計選舉人票數完畢,然後進行匯總比較,贏者當選總統。

 

▲美國的總統大選是採贏者全拿的「選舉人團」制。(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至於各州的選舉人是怎麽產生的?選舉人經由人民選出,各州選舉人的人數,與該州的參議員和眾議員的總人數同。所以人口大州的選舉人多,小州則少。選舉人分別隸屬於共和黨和民主黨,各州在計算「贏者全拿」的時刻,選舉人不分政黨,便全部歸於各州普選勝利政黨所提名的候選人,再交付全國統計。

這樣分析起來,選舉人扮演的角色是很被動的,在實際操作上只能跟著政黨走,並且被所屬該州的普選總票數判定了生死。但是在理論上,選舉人在當選之後其實可以有自由裁量權,不選擇事前約定的本黨候選人。可這樣反常的動作,必然遭到極大的壓力和非議;美國歷史上發生過,不常見。2016年大選,共和黨的若干選舉人因為對川普有意見,差點跑票。鑒於川普的行事風格,今年這樣的爭議還是可能發生。

由於選舉制度使然,美國總統經常會分明是全國普選總票數的少數,卻拿到選舉人票數的多數。2016年,川普拿到普選62,984,828票,希拉蕊拿到65,853,514票,川普輸了大約280萬票,約兩個百分點,可是川普拿到選舉人票304,遠超過所需要的半數270,而希拉蕊只拿到227,川普大勝。

當時許多人對這個選舉結果不服氣,但是他們不知道美國偉大總統林肯第一次當選,普選票只拿到40%,可是因為選舉人票拿到60%而勝出,現在沒有人去追究林肯的普選票數不夠多。是多是少,林肯的歷史地位不變。

選戰跟著選舉規則走,選舉規則會決定選戰的打法,美國大選選戰因此全力聚焦於爭奪兩黨實力接近的搖擺州,例如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密西根、明尼蘇達、佛羅里達和亞利桑納。加州雖大,但是多年來倒向民主黨。上次大選,中西部地區殺得如火如荼,但是印象中川普只到訪洛杉磯一次做募款活動。希拉蕊造訪,參加大額餐會,甚至於只演講、不握手、不交流,讓支持者非常失望。

▲前總統歐巴馬為拜登站台。(圖/翻攝自拜登競選官網/joebiden.com)

到了九月,總統候選人凡是在鏡頭前抱小孩、握手、親切問候的拜票活動,出現在非搖擺州的機會幾近於零。

2016年大選,根據事後精確的分析,川普其實最關鍵的便是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和密西根,這三州加起來比希拉蕊多拿到區區77,744票的普選票。他在這三個州不到一個百分點的普選票數勝出,讓他翻轉選情,囊括三州全部的選舉人票,而奪得白宮寶座。這77,744改變了歷史!

威斯康辛傳統上屬於民主黨票倉,希拉蕊在整個選戰沒有去過一次。克林頓總統當時看到川普在該州積極動員,力勸她去,她竟然始終排不出時間,據說事後克林頓氣的摔手機。

美國這麽大的一個國家,1億3千萬選民出來投票,卻因為選舉制度的關係,區區77,744(而不是10萬、100萬、280萬)就讓希拉蕊大意失荊州,夫婦兩人一生的經營附帶歐巴馬總統的加持全付諸流水。慘痛!結果,過去三年歐巴馬的政治遺產流失不止一半。

而今年呢,決戰戰場主要還是在賓夕法尼亞、威斯康辛、密西根、明尼蘇達、佛羅里達和亞利桑納六州,加州此刻仍然毫無選戰氛圍。9月2日的選戰大新聞,是拜登終於在大約三個月以來第一次在正式記者會上接受記者提問,並宣布要從他家的地下室出來,去訪問威斯康辛州。

疫情期間,除了極少數例外,拜登一直在地下室利用網路「接觸」外界,冷眼坐看川普應付疫情焦頭爛額,民調直落。拜登重新上場,顯然是情勢所迫。根據9月1日發布的賓州最新民調,拜登與川普的差距從7月份的7個百分點,已經縮小到4個百分點。

▲美國總統大選各州傾向,共和黨具優勢的為紅州;民主黨則為藍州。(圖/翻攝自維基百科)

美國大選,關鍵州的州民調可以參考,全國性的民調次要,因為前述聯邦體制的緣故。

基於同樣的原因,美國大選,候選人最關注的議題,也必須是與關鍵州攸關的議題。

今年這樣一個短兵相接的選舉,會不會重演四年前普選票敗而選舉人票大勝,並再度出現類似於改變歷史的、小得像芝蔴一樣的77,744票?目前看,都十分可能。

(作者為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曾從事華爾街和香港業務,目前在美國大型跨國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並為三家台北媒體撰寫評論。)

熱門推薦》

►開放美豬美牛》李沃牆/既然開放美豬美牛ECFA也應髮夾彎

►張登及/台美多角化合作應深耕「可持續性」而非「顏值」

►周天瑋/與思想史家林毓生的對話(五):林先生切莫過於憂心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專欄 周天瑋

專欄作家,美國金融與國際投資律師,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法學博士,曾擔任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和復旦大學法學院訪問教授,著作有《法治理想國:蘇格拉底與孟子的虛擬對話》,在中西哲學與東西方比較課題別有心得。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