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峽論壇》吳崑玉/「求和說」玩兩手策略?海峽論壇不去也好!

我們想讓你知道…求和說可能是國台辦與中宣部的兩手策略,既要為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創造業績,又得為兩岸急凍作出解釋,於是只有弄批國民黨人來背書。

▲央視的「求和說」引起不滿,打亂王金平代表國民黨出席海峽論壇的規劃。(圖/記者屠惠剛攝)

●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家

國民黨和王金平終於決定不去大陸參加海峽論壇,這對台灣和國民黨來說,都是好事,更開啟了國民黨重生的機會,朝一個中華民國的「忠誠反對黨」前進。畢竟,不論是意外還是故意,對岸既然敢這麼羞辱人,作為一個「人」,就該有最起碼拒絕的勇氣,也讓對岸官僚知所收斂。

其實台灣各方不必忙著修理國民黨和王金平,深入解讀一下自央視主持人李紅「求和」說引發軒然大波以來,各方的回應,更深入理解對岸的套路。

首先,在「求和」兩字掩蓋下,不論辯護方或抨擊方,很少人注意到,這次海峽論壇的主調早就變了。以往,海峽論壇定位為「民間交流」,經營的是「兩岸一家親」、「心靈相通」,辦宗教交流、婦女交流、青年創業交流、還辦過福建台灣「同名同宗」的認祖歸宗活動…,政治議題頂多意思一下而已。

到去年第十一屆海峽論壇,主題雖然還是「擴大民間交流、深化融合發展」,看來還是軟性溫情、心靈相通、「兩岸一家親」等柔性訴求。但政治操作味道濃得久久不散。點進「海峽論壇」的官網首頁,在「論壇播報」與右方新聞連結,都可以發現一篇推播,為人民日報海外版2019.6.19的報導,標題是「割不斷的紐帶 『祖國和平統一』的兩岸民間最強音從這裡發出」。內容主要是為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背書,用郁慕明、黃智賢、紀欣等人的發言,台商與魔術師劉謙等人的例子,當成支持「祖國和平統一」的「民間最強音」。

所以,當藍營人士辯護「海峽論壇」只是「民間交流」時,請先讀懂這篇人民日報海外版報導的意境。在中共官方宣傳機器眼中,朝拜式的「祖國和平統一」早已取代對等的「兩岸和平發展」,成為海峽論壇宣傳主調。對岸已明白表達了「除了統一,其餘免談」的意思,兩岸已無平等對談的空間。即使沒有求和說,這場海峽論壇也不該去。

其次,不少人想把「求和」一詞圓成李紅個人的「口誤」,國台辦也忙說這不是官方的意思,你相信嗎?!請問,如果是李紅個人的錯,搞出這麼大的風波,除了道歉,李紅要不要懲處或暫離?!國台辦不該檢討媒體協調和文宣定調嗎?!又是誰該負責?!損害已經造成,那要拿什麼來補?!

結果是全都沒有。沒有公開道歉,沒有懲處換人,沒有補償回復。大街上打臉,巷子裡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李紅順著國民黨的話轉,「求和」是「尋求和平」,如此推演,「求歡未遂」等於「沒有尋求到歡樂」,「野合」等同「在野黨合作」?!國文老師怎麼教小孩啊?!

▲央視政論節目稱王金平此行是去「求和」。(圖/翻攝央視)

說穿了,求和說更可能是國台辦與中宣部的兩手策略,既要為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創造業績,又得為兩岸急凍作出解釋,說成「台灣民間都心向祖國統一,只是民進黨太壞阻擋」,於是只有弄批國民黨人來背書,管你們回去會不會被罵死?!我們這裡先得把工作KPI做出來。這些套路聽起來有沒有面熟面熟?!當年兩蔣時代宣傳反攻大陸會成功,不就是一樣的玩法?!

別以為這樣就完事兒了,下面水還深著呢!國民黨人又不是笨蛋,誰都知道此時配合大陸那套劇本演,結果必然在台灣無立足之地。所以想選大位的人,不管是市長或總統或主席,沒人要去當這個團長。最後推出了個大陸視為李登輝人馬,不很喜歡的王金平去帶團,反正藍軍一向最會「教唆殺人」,老王壯烈犧牲了也就算了,機巧者還自為得意。

更妙的是前總統馬英九與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前陣子才大動作開研討會力言兩岸只能和不能打,國民黨必須力保「九二共識」,並自辯是「避戰」不是「投降」。那要請問兩位大大,「求和」一詞,該算「避戰」還是「投降」?請說文解字一下?!

而且,當求和說群情激憤時,馬前總統仍強調「再不溝通下去,真的非常危險」,鼓勵王金平率團前往。在我這種心思比較暗黑的政治人眼中,此時此言,怎麼聽起來像是要一石二鳥,借刀殺人?!既讓自己躲掉麻煩,又能藉大陸與綠營之手鬥臭老王?!

至今,我還是覺得,此時此刻,仍然只有馬前總統或蘇秘書長領銜,以「個人名義」出馬前往海峽論壇,才能為大家示範如此絕境下,如何平等溝通?起到緩和兩岸關係的作用?如果他倆老都做不到,那其他人大概就更做不到。同時,這也可讓兩岸官方和鄉民們有個辨別鮮花毒草的機會,知道馬前總統是如何為了兩岸和平勇往直前?!

▲國民黨宣布,將不以政黨形式參加海峽論壇。(圖/記者屠惠剛攝)

雖說談比打好,但凡事都應有其底線。國民黨若不能藉此事劃出紅線,此後只會讓人看不起,而且任由對岸官僚囂張跋扈,為所欲為,對等尊嚴蕩然無存,此絕非兩岸之福。

「和平未到最後關頭,絕不放棄溝通」是對的,但若有人「欺人太甚」,也不能不斷然拒絕,這是基本的人格問題。當人格被摧毀,打或談便完全沒有意義。在中國共產黨眼中,「談」與「打」都只是達成政治目標的手段之一,只是正反合的辯證過程,本身沒有任何價值,台灣的人不能執迷於「和談」或「戰爭」這些名詞的喜惡,做好所有狀況的應對準備,劃定忍讓的底線,才是所有人共同的功課。

讓對岸台辦那些滿腦子小動作的官僚,和他們台灣那些應和徒眾們踢到鐵板,其實還滿令人想拍拍手的。

熱門推薦》

►海峽論壇》趙春山/冰凍三尺 兩岸關係難解

►張誠/名存實亡的中華民國防空識別區

►開放美豬美牛》苦苓/萊克多巴胺12問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吳崑玉

吳崑玉 吳崑玉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