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昺崙/國民黨本土派何去何從?

我們想讓你知道…台灣目前的政治制度擴大了城鄉地區的落差,而且這個落差會越來越大,就會形成惡性循環,讓地方治理失能,公共資源支出事倍功半,國民黨本土派就是在這樣的土壤上茁壯。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被視為國民黨裡面本土派的代表。(圖/翻攝總統府Flickr)

●江昺崙/作者現定居台南,目前是自由工作者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原本要代表國民黨參加海峽論壇,但沒想到中國央視以「台海兵兇戰危,這人要來大陸求和」的標題,迫使國民黨不得不退出論壇,以表異議。

為什麼會演變成國共雙方都找不到台階下的處境?

一個很大的原因,就是國民黨無法解決「本土路線」的難題。

王金平是國民黨裡面本土派的代表,但過去因為跟馬英九有過鬥爭,在2014年反服貿爭議上採取了消極路線,被正藍旗視為是隱性「藍皮綠骨」的人物。雖然王金平不斷輸誠,在韓國瑜選高雄市長時也盡力幫忙,甚至在角逐2020年總統時也識時務地退讓,但仍舊無法取得正藍旗的信任。

加上8月14日,王金平還曾經跟蔡英文私下會晤,引發了「密使說」,加上央視的詭譎操作,更加深了國民黨內部對王的猜疑。

另一方面,國民黨目前陷入了兩難,雖然現在外省正藍旗表面上聲量還是很強,能在黨代表大會上重新通過馬英九的「九二共識」,由馬英九站在中間,右手牽起朱立倫,左手牽起江啟臣,代表馬英九的路線仍然得到保障及繼承。江啟臣在兩岸路線改革的空間恐怕不大。

不過呢,諷刺的是,自2017年之後,國民黨黨主席都是由本省籍的候選人獲勝,2017年是吳敦義(南投草屯),2020年補選是江啟臣(台中豐原)。正藍旗郝龍斌與親中派的洪秀柱都挑戰失敗。加上中央委員許多都是地方派系及家族,所以國民黨內握有實權者,都是地方諸侯型的本土派(精英型的本土派,諸如連戰那樣的人物,已幾近退下舞台)。例如花蓮傅崐萁、台中顏家、彰化謝家、雲林張家、嘉義黃敏惠等家族派系。

國民黨在野之後,少了中央執政的優勢,加上黨產被抄,未來糧草都要靠地方諸侯自行張羅,黨中央的影響力大不如前。而且想必這些地方實力型的諸侯,對於「九二共識」並沒有什麼興趣,頂多就是同中國做生意時拿來當口號。所以如果中國國民黨再不設法轉型成「台灣國民黨」,未來在選舉時,一定會在統治合法性上遇到更多質疑與障礙。

國民黨的正藍旗精英以及親中派當然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一方面倚仗本土藍如江啟臣、王金平的資源,一方面也非常提防本土派奪得黨內的「道統」。他們認為朱立倫「混血」的背景勉可接受,但終究還是期待像韓國瑜能東山再起,一統江湖,長遠的甚至可以期待蔣萬安再現黨國榮光。

我們甚至可以推測,國民黨內部應有一些聲音,是不滿王金平領銜參加海峽論壇的,未來可能也會有黨內人士將這場風波的責任推給王金平,或者質疑江啟臣會讓王金平領銜與會。

這次海峽論壇的風波,或許就是國民黨內部鬥爭,與兩岸路線衝突的病徵吧。

▲國民黨本土派經營地方多年,政治實力雄厚。(圖/顏寬恒臉書)

另一方面,我們站在民進黨的方面去想,如果國民黨內部出現了矛盾,是否代表未來民進黨就一片坦途?

令人無法樂觀的事實是——國民黨本土派基本上是打不倒的,國民黨的車輪旗固然有號召力,可以召喚兩成以上的鐵藍支持者。但很多地方的家族派系,其實是靠著盤根錯結的地方交換系統,以及「尋租空間」而產生的,所以就算國民黨黨中央陷入混亂,地方組織還是可以有效運作,還是有大量尋租標的。

交換系統及尋租空間,可以透過兩個元素,有效轉換成選票:

一是來自地方的「相對剝奪感」。

由於六都改制,「台灣省轄」的地方資源與六都產生落差,非六都或非都會居民會一直希望能像核心區一樣有大發展大建設。所以大凡選舉,政治人物只要喊出「交通及公共建設」口號,一定會有選票。就像彰化縣上次選舉,國民黨陣營最後在各鄉鎮插旗喊「捷運要蓋到南彰化」,最後彰化鄉親還是買單了這樣。

二是來自訊息落差,以及地方公共社會的中空化。

大家知不知道彰化縣上個月有兩個鄉長因為貪污被起訴然後停職?五月還有一個田尾鄉前鄉長貪污被判刑確定。很多鄉鎮市的地方治理,可能跟都市的「公民社會」想像很不一樣,因為地方訊息落差很大,鄉親判斷訊息的能力也有限。

例如都市人都很喜歡嘲笑地方人士「反對基地台,等手機沒訊號了又想設基地台」這類的事情。但是這樣大的訊息落差怎麼縫補?說說笑笑就好了嗎?

▲當前政治制度擴大了城鄉地區的落差,國民黨長期穩定執政的苗栗、南投、花蓮等地區,都遇到了這樣的困境。(圖/資料照)

當然沒有什麼縫補的辦法,於是地方的公共社會就容易中空化。這裡不是說地方沒有公共社會,像是學校、廟宇、地方行政機關都還是正常運作。但如果地方要進一步談治理,光是「如何讓鄉鎮市公所和代表會合理運作?」就非常困難,更不要說「地方創生」那樣的中長程計畫了。

所以過去很多社區營造、地方創生的政策,都很理想,但要落實到地方,經常又變成了回應「相對剝奪感」的「補助競賽」。

甚至我們可以說,台灣目前的政治制度擴大了城鄉地區的落差,而且這個落差會越來越大,當落差太大的時候,地方鄉親要不選擇離開、要不選擇視而不見,都會地區的台灣人對於地方的事務也沒有太大的感覺,就形成了惡性循環,產生了大量可以尋租空間,讓地方治理失能,讓地方的公共資源支出事倍功半。國民黨長期穩定執政的苗栗、南投、花蓮等等地區,基本上都遇到了這樣的困境。

總之,國民黨本土派就是在這樣的土壤上茁壯。未來就算失去黨產,國民黨也能寄生在地方派系上面。如果民進黨真的想要徹底迎戰國民黨本土派,有兩個做法:一個是取消鄉鎮市層級的選舉(讓全台灣都升格成直轄市?)或者改變全國區劃,擴大地方民選選區。但這個做法太暴力,一定會招致地方及公民社會強力的抗議。

第二個作法是直接迎戰地方尋租的灰色地帶。例如中部在2016年後冒出來的違章工廠、或者是各地都有的爐渣問題等等(台南學甲也有爐渣事件,涉案人還是民進黨中執委郭再欽,造成台南市民對綠色執政產生很不好的印象)。只有盡力把這些灰色地帶清除,才能避免國民黨的本土派系統捲土重來。

熱門推薦》

►何志偉/術業有專攻 時神要分工 美豬不是陳時中第一要務

►趙春山/「戰爭邊緣遊戲」不要玩過頭!

►林世傑/放假消息稱雲林豬肉價跌 竟是算計又掩護萊豬進口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