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崑玉/羊男的囈語和渣男的童話

我們想讓你知道…藍營人士清醒點,大陸已不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的大陸,習近平想學的是毛澤東,不是鄧小平。

▲面對國安威脅日益嚴峻,台灣後備戰力的問題再度引起討論。(圖/軍聞社)

● 吳崑玉/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現職專欄作者

老將軍一句「渣男」,讓藍營撿到好大一把槍。

網路上好不熱鬧。有的罵一個上士憑什麼來談國家戰略?有的抨擊全民皆兵泯滅軍民界線,會讓台灣失去日內瓦公約保護。有的提出海空戰失敗便該投降的「投降條件」。還有人哭喊對岸不再把台灣當「親人」了!

某個號稱是退役上將寫的段子說:「兩岸如啟戰事,台灣死的是軍人,傷的是民眾,殘的是無辜,苦的是婦孺,逃的是政客,毀的是全台;而笑的是美國,賺的是軍火商。」

這些論點都頗為寫實,卻錯在價值。請問,哪場戰爭的軍人,可以擁有免於面對死亡的自由?如果這段文字真是退將們的想法,也就不必奇怪當年黨軍怎麼會一路丟光大陸,逃來台灣?這些藍營羊男們怎對得起黃埔軍校門口那副對聯:「貪生怕死,莫入此門;升官發財,請走他路」?

講到「親人」,論者可能忘了,中國政治史上,殺戮最慘的就是親族相殘。雍正奪嫡上位,所有兄弟幾乎無一倖免。明朝燕王進南京,追殺老弟建文帝一家不夠,還把首席幕僚方孝儒「誅十族」,連學生也砍了。

老共愛講「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歷史現實卻是曾國藩進南京後縱兵屠殺,因為清廷儒教不把拜上帝教的紅毛當中國人。解放後,投降的國民黨官員文人被反右及文革鬥垮,武人則被逼上前線抗美援朝,凋零殆盡。誰是親人?誰是中國人?全由贏家認定。

講「親」,毛澤東與彭德懷自小即是玩伴,更是生死同袍。老毛曾在陜北作了首古詩讚他:「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唯我彭大將軍。」但廬山會議意見不和,立馬鬥得你死我活。魯迅當年幫過老共多少忙?1957年老毛卻說:還好魯迅死得早,如果現在還活著,「要嘛是關在牢裡寫,要嘛他識大體不做聲。」本段源自魯迅兒子周海嬰出的書。

藍營人士清醒點,大陸已不是鄧小平改革開放後的大陸,習近平想學的是毛澤東,不是鄧小平。當他的兄弟,比當敵人還危險。當敵人起碼明刀明槍,有個預警;一旦進了大宅門,卻連叫救命都沒人聽得見。120回水滸傳最後,被招安的梁山好漢派去南北征討,所剩無幾,宋江則被御賜毒酒含淚飲鴆,大嘆生無可逃,反亦無路,此即投降招安的典型下場。

至於日內瓦公約能保護什麼?小弟也摸不著頭腦。任何法律能實施,第一要裁決者能掌握犯罪事實,第二要能抓得到犯罪者繩之以法,第三還要能有效懲罰。戰爭罪和人道罪提出一百多年來,永遠只有強權贏家開得了戰爭法庭,從無中立法庭能夠懲罰戰爭罪犯。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路透)

美軍在伊拉克,重磅炸彈傷及無辜,宣稱那只是「附帶傷害」。俄軍參與敘利亞內戰,動不動派坦克和重火力把整個街區炸平。菲律賓在馬拉威打恐怖份子,用105砲把狙擊手藏身的大樓轟垮,那管有沒有老弱婦孺?!請問,他們誰區分了平民與軍人?誰又受到了審判?

況且,在老共定義中,武統台灣只是國共內戰的延長,並非國家之間的戰爭,適不適用日內瓦公約?仍隨老共心證。對老共談公約,不是夢囈是什麼?

談台灣國安,真正值得深入討論的是How?而不是Why?更不是大敵當前,還在辯論和戰,或將和平繫於對手的善意與是否生氣?!對台灣而言,武統戰爭不會是「有限戰爭」,而必是場「全面戰爭」。打贏了繼續罵總統,打輸了任人宰割。

老共承諾怎麼實現?全由他說了算。「一國兩制」解釋成「澳門模式」或「新疆模式」,端看聖恭裁決。不服抗爭嗎?你有槍的時候不反抗,沒槍的時候想靠和理非?太小看老共的殘忍程度了。89年時,都敢開槍了,誰在乎你台灣幾百條人命?一旦武統成功,封島截斷台灣網路及對外連繫三年,維穩剷平所有反抗份子,對老共來說不痛不癢,外界誰會知道台灣發生什麼事?

講到戰術面,這些論者腦中的登陸作戰,仍是諾曼地那種場面,在海岸邊形成一條戰線,雙方在此線或以外交戰。實際上,1980年代開始,全世界登陸作戰早已立體化了。美軍在格瑞那達和巴拿馬,主力部隊都是靠直升機機降後方。

老共傳統戰法中,向來偏愛縱深穿插包餃子,現在更有了直升機,作戰半徑多在400公里以上。意思是從廣東潮州飛到高雄沒有問題,從福建莆田到林口更只有200公里。你以為的不設防後方,其實是解放軍最好的機降突襲運動空間,他就希望台灣人滿腦子後方安全而不設防,令前線成為被包圍的孤軍。

▲吳怡農與前總長李喜明共同發表專文,提出國土防衛隊構想。(圖/取自吳怡農臉書、IG)

所以,所謂渣男的提議未必真的那麼渣,仍有許多發展空間。多年前,國防部副部長林中斌便曾提過類似概念,目的在增加敵軍突襲後方的困難度。台灣的災防系統近日仿日本推動的「防災士」訓練,其實就是一種「民防」系統。後備部隊除了軍事專業外,大可整合進此種民防系統之內,平時用於救災,戰時用於守衛,增加敵軍攻台成本,成為嚇阻戰略的一環。

從現實面看,貌似溫和的羊男,可能才是真正的渣男。披著華麗的和平使者外衣,妄想著依靠輸誠袒露而獲得強者的青睞,騙人進籠任人宰割,然後呢?他們一樣會逃去美國生活,因為他們比誰都懂得大陸的凶險。

藍營真想罵綠營也不是不行,但請挑對題目。如果連一個流感疫苗施打都能算錯數量而手忙腳亂,戰時民防或大規模災變的處理能力必然更加混亂。這種行政效率,才是真正的國安問題。一個人要得到他人尊敬與幫助,先要調整修正好自身的體質與頭腦,而非依賴大哥扶助或是跪求施捨來存活,更非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這才應是務實面對挑戰的基本態度。

熱門推薦》

►苦苓/國民黨改名沒有錯 但不能改錯名字

►張誠/「濱海決勝」到「決戰境外」 美國對台軍售的戰略意義

►黃竣民/Double的教召新制 竟只換來Triple的訐譙不滿!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吳崑玉

吳崑玉 吳崑玉

前親民黨文宣部副主任,曾任職公關公司、雜誌副總編,危機管理顧問,現職專欄作者。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