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沃牆/螞蟻集團上市喊卡 背後原因不單純

我們想讓你知道…阿里巴巴集團及螞蟻集團王國的坐大,欲獨立於中國大陸金融監管的野心,無疑是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挑戰。特別是「國進民退」乃紅線,各民企老闆得先管好嘴巴外,更要服從監管當局法規。

▲螞蟻集團在上市前夕被監管約談。(圖/視覺中國)

●李沃牆/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

號稱史上最大IPO案的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螞蟻集團)原本於11月5日風光地在大陸A股及香港H 股同步上市,但在上市前夕,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中國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等四大部門於11月2日對螞蟻集團實際控制人馬雲、董事長井賢棟、總裁胡曉明進行了監管約談。

接著,又驚傳上海證券交易所於3日發表最新聲明,暫緩螞蟻集團在上證交易所的科創板上市決定,令眾多投資人一臉錯愕,有種被騙的感覺。影響所及,阿里巴巴在紐約掛牌的美國存託憑證(ADR)一度崩跌9.7%,收盤大跌8.1%,讓馬雲持股市值蒸發大約30億美元。

此事件的導火線,絕非僅是馬雲對中國大陸監管單位的評論,如「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現在中國的銀行還是當鋪思想,害了很多企業家」等字眼惹火當局。筆者以為,螞蟻集團上市喊卡,其背後原因恐不單純。

▲螞蟻集團上市暫緩,預估可能要再等半年。(圖/翻攝自螞蟻金服官網)

全球最大的獨角獸公司 也是史上最大的IPO

螞蟻集團起步於網上購物網站淘寶網第三方支付平台「支付寶」,為中國大陸的網際網路金融服務公司;2014年,阿里巴巴集團分拆旗下金融業務,成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螞蟻金服),2020年6月變更為螞蟻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螞蟻集團旗下品牌有支付寶、芝麻信用、螞蟻聚寶、網商銀行、螞蟻小貸、螞蟻金融雲、餘額寶、招財寶及螞蟻花唄等。

截至2018年,螞蟻金服的估值已達到1,600億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獨角獸公司,而第一大股東阿里巴巴集團持股占30%左右。

預期 2019年至2022年營收的年複合成長率為 35%,純益的年複合成長率為 55%。預估明(2021)年純益將達 680 億人民幣,2022 年則可成長至 890 億人民幣,相當具發展及獲利潛力,令投資人趨之若鶩。

據悉,螞蟻集團在A 股有效申購股數為 2769 億股,凍資金額達 19 兆人民幣,創 A 股新高。另螞蟻集團在港上市,共有155萬人認購凍資1.3兆元港幣,超額認購近390倍,一舉創造香港IPO三項紀錄,包括認購人數最多、凍資金額最多,以及集資額最多。

台灣的國泰人壽以每股80港幣,取得988萬2,345 股,交易總金額為7億9,855萬港幣;而富邦人壽也取得18.8萬股,總共約新台幣 5,620 萬元。

中國大陸支持金融創新 但監管制度先開後縮

不可否認,中國大陸新幾年的金融科技發展如火如荼,大家耳熟能詳的支付寶,互聯網金融相關業務、眾籌、P2P、各式共享平台無不琳琅滿目,百花齊放。而這股開放熱潮無非是一開始在法規上的大開大放,讓創新業者能夠大展身手,發揮創意,也讓中國大陸擠進前球創新國家前茅。

KPMG創新金融科技團隊與H2金融科技投資公司在去(2019)年底共同發布的第六屆《FinTech100金融科技創新者報告》(2019 FinTech100),報告發現,中國大陸持續在金融科技領域呈現領先地位,「螞蟻金服」蟬連排名第一位,前十名除了三間來自英、美的企業之外,其餘皆來自大陸、新加坡、印度、印尼亞洲企業。

然而,當這些金融科技業者逐漸壯大,甚至大到不能倒時,已影響到金融監管及威脅到消費者的權利,甚至釀成金融風險。因而,中國大陸金融監管當局開始變嚴,法規也由開放而漸緊縮。

如這次事件中,監管單位認為維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層的根本職責。暫緩螞蟻集團上市,是依據註冊制相關規定,要求擬上市企業在增加信息揭露透明度方面做出實際行動,以切實維護金融市場健康穩定發展。相關企業應該在依法經營、防範風險、社會責任等各方面都作出表率。

▲阿里巴巴及螞蟻集團王國的坐大,欲獨立於融監管的野心,無疑是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挑戰。(圖/CFP)

螞蟻集團小額貸款規模龐大 恐有金融風險之虞

進一步言之,中國大陸以往對金融創新採取「負面表列」,即只要監管當局沒說不能做的,通通可以做,都出了問題,再來訂定監管法規;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轟動一時「P2P爆雷」事件,2007年大陸首家P2P網路借貸平臺「拍拍貸」在上海成立。

由於政策開放, 2011至2013年開始野蠻生長,也造成大量的魚龍混雜公司進入此市場;2014至2015年達到顛峰,估計最高曾有5,000家。2016年美貸網、e租寶等大量網貸公司老闆跑路,讓投資者損失慘重,血本無歸;2016年P2P接連出事後,大陸國務院於該年4月聯合14個部委開會,宣示啓動有關網路金融領域的專案整治,至今應不到1,000家。

由於螞蟻集團的線上小額貸款業務規模太過龐大,在面臨疫情下,這些貸款違約機率將急遽升高,風險已大到不可忽視。

據統計,光今年上半年,螞蟻集團對外放貸的總額就達到近1.7 兆人民幣,相當於全中國大陸金融機構短期消費信貸的四分之一,相當驚人。中國監管當局憂心可能會造成系統性風險,影響原有的金融秩序,繼而宣布暫緩其上市,實其來有自。

綜合言之,阿里巴巴集團及螞蟻集團王國的坐大,欲獨立於中國大陸金融監管的野心,無疑是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挑戰。特別是,「國進民退」乃習近平的紅線,各民企老闆欲想分食「一四五規劃」大餅,吃香喝辣,得先管好自己的嘴巴外,更要服從監管當局法規;而螞蟻集團想再上市,恐至少再等半年了。

熱門推薦》

►林忠正/中共「國內大循環 」能突破美國經濟及科技的圍堵嗎?

►許弘德/為什麼我不再買股票 寧可買ETF?

►鍾文榮/幸福若用所得衡量 九成以上的人都不幸福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防疫新生活!國內旅遊票券特價開賣!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專欄 李沃牆

現任淡江大學財務金融學系專任教授及兩岸金融中心副主任,亦為富華創投及兆豐第一創投董事、品豐投顧榮譽顧問。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