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弋丰/醫護在台灣如次等人 比病毒更恐怖的是人心!

我們想讓你知道…人類從航空安全之中學習到,若要確保重要的事不出差錯,檢討時必須不對個人究責,才能得到正確資訊,這點醫療領域也是一樣。

● 藍弋丰/專欄作家、台大醫學系畢業

不能讓「責任之所在」成為倒楣的所在

身為醫界逃兵,免不了總是要在社會上受到質問:為什麼不當醫師呢?每當回到老家,愛子心切的母親,擔心兒子念醫學系不當醫師豈不是沒飯吃呢,總是嘮叨個沒完,說某某同學又到哪家醫院當上主任啦,誰誰的女兒應徵上哪家醫院的哪一科啦!

2002年SARS疫情肆虐時,正好在軍中服役,當時醫界的風聲鶴唳沒有影響到家裡,直到這次COVID-19疫情,發生連續院內感染,親愛的媽咪終於捎來訊息說:還好,目前沒在當醫師。

但是媽咪不知道,比病毒更可惡更恐怖的,是人心。

▲ 作家觀察道,醫護人員在台灣宛如次等人,隨時可被限制人身自由。(示意圖/記者蔡佩旻攝)

醫護如次等人 防疫獎金姍姍來遲

疫情之初,政府就下達無情的命令,禁止醫護人員出國,其實大多數醫護人員原本就站在崗位上,別說計畫出國,連休假都沒有,但是政府這紙命令,好像醫護是次等人,或是國家奴隸,隨時可被限制人身自由。

如果是軍醫院,軍人為國犧牲奉獻是天職,那也無話可說,但民間醫院的普通老百姓醫護也通通要受國家限制?其實絕大部分醫護都會同意緊急狀態下支援國家調度,但是至少要徵求同意而不是直接下令。軍人有領國家薪水,當滿期限還有終身俸。國家要徵召民間人士來為國奉獻,只憑一道命令,都不用經過同意,或至少提出補償?

交通部得意洋洋地表示,計程車司機配合防疫,補償防疫獎金6萬元,很快就發放了。政府對醫護卻是另一個態度,防疫獎金姍姍來遲,還想坑殺診所點值。面對基層醫療受疫情嚴重影響,卻是以健保暫付款當作紓困貸款,一度還要扣利息,引起反彈才想辦法解決,卻仍是要課稅,簡直莫名其妙。

疫情來襲,一般人對病毒避之唯恐不及,醫護人員面對每個來看診的人都可能是染疫患者,卻必須堅守崗位。事實上,衛福部長陳時中表示,正因為台灣基層醫療體系完整,而且「看醫師比篩檢便宜」,所以台灣靠著基層醫療來找出有症狀的有可能感染的患者,才能這麼經濟實惠又有效。基層診所一旦通報患者,換來的是全員需隔離而停診,但到目前為止,每家遇上患者的診所都願意犧牲小我,完成國家防疫防線。


▲ 作家指出,醫護人員即使完全按照SOP防疫,仍有確診風險。(圖/ETtdoay)

病毒看不見摸不著 照SOP做仍有染疫風險

在專責處理COVID-19病患的醫院,醫護人員不僅無法躲避病毒,還得「明知山中有虎,偏向虎山行」,負責治療確診染疫的病患,每天提心吊膽,深怕百密一疏,就染上病毒,可能傳給同甘共苦的同仁,更害怕把病毒帶回家,禍及家人。第一線的醫護是絕不可能故意防護不足,更何況經過SARS的經驗,相關訓練都已經很完整。

但是病毒終究是看不見摸不著,病毒飄到身上,不會有警報或是亮紅燈,也沒有類似輻射劑量標籤這種東西,正如衛福部長陳時中所言,一天工作下來都有按照正常作業程序,病毒還是有可能不知如何闖入。

通告咖自以為專業 忽略脫防護衣有感染可能性

累得要死,做了那麼多防護,結果卻還染疫,已經是欲哭無淚,但這時,還會有無知無良只出一張嘴的電視通告咖,指責染疫都是你的錯,應該要懲處,立即開除。

通告咖不僅完全不明白現場情況──受感染的醫師,只是在旁協助,根本沒有執行插管,當然也沒有所謂插管技術不好或遭噴到病人體液的問題,事實上,當次插管並沒有發生任何特殊醫療事故狀況。

更連基本常識都沒有──身著正壓防護衣執行插管,就是為了一旦遭噴,理論上也不會進入內面,通告咖卻以為是潑到硫酸,說要立刻脫下防護衣。殊不知,人包在防護衣之中本來不會感染,手忙腳亂的脫防護衣,才反而有可能誤觸受汙染的防護衣外表面,造成感染的可能性。事實上,目前防疫指揮中心懷疑,受感染的醫師是否在脫防護衣時,導致感染。

因此通告咖言之鑿鑿所謂馬上脫掉重穿的所謂SOP,根本錯誤,卻還洋洋得意自稱為專業。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上政論節目,指應「開除染疫醫」。(圖/翻攝自吳欣岱臉書)

偏激言論煽動民心 醫護歧視壓力遽增

病毒沾到身上,不會有警報或是亮紅燈,醫師按照正常作業程序,又只是在旁協助,正常狀況下都不會認為會被感染,因此正常生活。駐院醫師的生活已經很枯燥單調,疫調時發現去的地方單純又平凡,但通告咖還要批評他「警覺性不足」。

問題來了,如果照這樣的情況都要「有警覺」,那麼進行所有的同等醫療處置都要視為已感染,治療COVID-19的醫院,醫護人員很快就會淪落全員隔離,完全無法作業,病人只能自生自滅,並因人員不足造成病毒外洩。

通告咖的偏激言論毫無理智可言,卻煽動部分不了解醫療現場的人們,導致連日來醫護人員受到歧視壓力遽增。可以想像在這樣的壓力下,有接觸的同院護理師,在第一次採檢陰性後,在本來就很容易有感冒症狀的嚴寒天氣中,有了發燒等症狀之時,會出現期望「只是普通感冒」的心理,而跑到診所看病。但當診所通報確診後,排山倒海的輿論又是責怪護理師,而不是檢討有惡質言論造成莫大壓力,使得護理師失去判斷力。

▲ 楊志良認為,噴到病毒應馬上脫下防護衣。但作家指出,醫護人員可能在脫下過程中誤觸病毒。(圖/翻攝自吳欣岱臉書)

法律系同學曾告訴我「責任之所在,敗訴之所在」,原本指的是法律上需負舉證責任的一方容易敗訴。但我認為把這句話扭曲解釋後,反而能成為至理名言,那就是:「責任之所在,倒楣之所在」。

身為醫護人員,就是「責任之所在」,社會認為你要負責扛下疫情,沒有人權,你要找出感染者通報,你要治療他們,你還要確保自己不染病,這些通通是你身為醫護理所當然的責任,發生了任何事,通通怪你。至於你承受這種壓力,結果判斷力發生失誤的時候,更當然是你的錯。

問題是,「責任之所在」往往是保護國家社會的關鍵,萬萬不可讓「責任之所在」成為倒楣的所在,要是「責任之所在」專門倒大楣,出事不但沒有支持,還專門用來懲處,用來挨罵,那誰要當「責任之所在」?

不追究個人 才能得到正確資訊

護理師十數年來連年大量流失,但很多人對於醫師,還覺得反正收入高,不然你轉行啊!是啊,往後必會有越來越多醫界逃兵,就像我,但是生病時看我的文章,病不會好。

國家的重要支柱,應該好好保護,而不是每天想要砍伐,一邊砍著還說,看來還沒倒啊,還可以再砍啊!若是真給砍倒了,覆巢之下無完卵,每個人都一樣倒楣。

人類從航空安全之中學習到,若要確保重要的事不出差錯,檢討時必須不對個人究責,才能得到正確資訊,這點醫療領域也是一樣。任何一個公共衛生專家,不可能不曉得這個基本原理,不知道卻還洋洋得意動輒要追究個人的,絕無可能是公共衛生專家,所有學習公共衛生的真正專業人士,對這種冒牌貨,應該起而躂伐,以維護公共衛生這門學問的清譽。

反倒是,誰請來無知無良「只出一張嘴」上節目,才應該究責懲處,立刻開除。

熱門點閱》

►  2021展望》藍弋丰/疫情將「流感化」 台灣需搶占市場先機

► 醫師工會砲轟楊志良「泯滅良知、昧於事實,以為當老闆是當皇帝」

► 新加坡經驗:春節大量國民返台 邊境管制「放寬」可行嗎?(黃韻如、Dale Fisher、鄭如韻、賴育宏)

► 新加坡也有機師趴趴走 他們如何堵住防疫破口?(黃韻如、鄭如韻、賴育宏)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或點此投稿,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專欄 藍弋丰

●藍弋丰/台大醫學系畢業,從事翻譯、圖文創作、業餘歷史研究,以及產業研究,主要關注生醫、能源,以及內容產業。現任台灣民眾黨顧問。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