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塔利班攻下阿富汗 然後?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能撐多久?

我們想讓你知道…阿富汗就像一座蠢蠢欲動的火山,一旦爆發後周邊國家全部會受創慘重,但周邊國家也只能圍堵,只能旁觀,能緩和局勢的作為相當有限。

● 蘇育平/專欄作家

前政府失敗,新政府上台,情勢都已經發展到此地步,西方國家有人到現在還在追究到底是誰把阿富汗丟到塔利班手裡。是川普總統?拜登總統?還是失職的情報部門?

其實無須怪罪美國、英國或德國的情報不即時,因為他們在阿富汗的駐軍都是外族、外國人,能存活著已經不錯,不可能融入或打入阿富汗社會,更遑論塔利班組織。

所以他們以為曾經擁有過阿富汗20年,以為擁有首都喀布爾、坎達哈、昆都士、加茲尼等幾個大城市,以為這些大城市上千萬的居民生活在看似與西方差距不大的民主自由社會中快樂生活,就是控制了阿富汗,其實根本不然。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喀布爾機場外美國陸戰隊士兵試圖控制混亂。(圖/路透)

他們只是自以為擁有阿富汗20年,大城市是前政府的貪官污吏包攬了一切,向上承包美國的援助計畫,向下分配錢與利益,全阿富汗的公務員與軍人都是美國超大型就業計畫的一員,美國政府出錢,20年花了一兆美元;鄉村呢?

大山群與山溝群要不掌握在塔利班手上,要不就在部落武裝手裡,外來佔領軍從未真的佔領到阿富汗最底層的根基,所以幾個大城市一失陷,歐美就發現他們失去一切。

塔利班游擊隊怎麼也會納粹閃電戰了?還是開著TOYOTA皮卡與摩托車就一路推平了喀布爾,歐美軍隊怎麼想都想不出這一切怎麼發生的。

為什麼兵敗如山倒?因為夢醒大家都失業了

其實在美國7月2日從巴格蘭空軍基地撤軍以前,阿富汗前政府與政府軍還算運作正常,也似乎心理上做好美軍會逐步撤離,自己將逐步接手的準備態勢。

然而美軍撤離當晚完全未通知友軍,逕自從該基地撤得一乾二淨,阿富汗政府軍接獲通知後,才由喀布爾緊急派出一支軍隊前往巴格蘭基地接手已經空無一人且經周邊居民劫掠一番的基地。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塔利班繳獲的黑鷹直昇機。(圖/網路)

我認為就是這個時刻開始,阿富汗政府軍才開始陷入慌亂,才知道原來美軍可以這樣自私地連交接都不做就直接閃人,於是阿富汗政府軍遂對美軍撤離後的局勢悲觀起來,並啟動所謂「撤離鄉村,退保大城市」的戰略舉動,當然這後來證明也是完全失敗的戰略。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塔利班從美軍繳獲的D30榴彈砲。(圖/網路)

阿富汗政府軍的驟然崩潰,與美軍撤離過程一連串不顧盟友的舉措是有直接關聯的,倘當初美軍撤離能夠更加有序、有規劃地讓前政府軍人員清楚地接手所有崗哨、陣地、物資彈藥以及呼叫空中與砲兵支援的能力,也許不至於這麼快兵敗如山倒。

輔助兵力終不能獨當一面 國家利益也與他們無關

美軍在阿富汗二十年,是否真的有計畫、有企圖心地打造前政府軍成為一支有效率、有戰鬥力且能獨立實行作戰及擁有效參謀指揮作業能力的正規軍武力?顯然並沒有。

二戰時,納粹德國的僕從軍如義大利、羅馬尼亞、匈牙利、法國、烏克蘭等部隊很多,但戰力完全無法與德軍相比,頂多只能看守戰俘營或後方攻佔領土的治安掃蕩,盟軍一打就崩潰或投降。當然德軍也不可能將最新進的豹式、虎式坦克或先進戰機裝備給這些僕從軍,因此德軍也沒有期待這些僕從軍要獨當一面。

或者像中國戰場的日本佔領軍,也有皇協軍輔助部隊,嚇唬嚇唬淪陷區老百姓可以,國軍、共軍一打上來拼命就只好舉槍投降,變成補給輸送隊。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阿富汗政府軍。(圖/路透)

阿富汗前政府軍差不多就是一支皇協軍,他們不知道為誰而戰,為何而戰,沒有目標的軍隊注定成不了氣候,遇到有理想、有信仰但是裝備簡單的塔利班,還是只能望風迎降。

真的不能怪他們,有人說美軍二十年培養的35萬名阿富汗前政府軍,其實只是一個大型的就業崗位計畫,他們只是拿薪水上班,國家存在的利益與他們無關也無由分享。

於是發工資的老闆美軍走了,沒人發工資了,連阿富汗自己的總統都捲款逃跑了,那政府軍是要為誰效力?這個大型就業計畫資金用罄,老闆避不見面,立時停擺關門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多一天都不行,沒人會不拿薪水上工的。自然政府軍就只好各回各家,如果他們在美軍走了還死拼塔利班,那才真是磕了藥失去理智的作為。

塔利班只是恐怖主義世界的小咖

如果說目前世界上將恐怖主義事業發展、規劃、經營得最好的,應該非「伊朗革命衛隊聖城旅」莫屬了。

全中東什葉派武裝都聽命於它的指揮,但它要付出的經濟代價當然也大到無法想像,然而它旗下的諸多恐怖團體擁有的威力也是傾城傾國級的:

(1)葉門胡塞武裝已經拿下大半個葉門,還跟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開戰6年了不落下風,常常主動攻擊沙烏地阿拉伯石油設施,戰力越打越強;

(2)黎巴嫩真主黨,已經拿下黎巴嫩南部、東部與貝魯特大半城區,軍力比黎巴嫩政府軍還強上不知多少倍,跟以色列軍隊硬槓都能不落下風,要控制全國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可他偏不拿下政權,簡單說就是無意承擔全國人民福祉之重責大任;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真主黨支持者。(圖/路透)

(3)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飽受各方打擊,在俄羅斯、伊朗、真主黨支持下也還是能苟延殘喘死不了,但國家四分五裂內戰打了十年還沒有打完,國家殘破如廢墟;

(4)伊拉克境內親伊朗民兵不受伊拉克政府管轄,受伊朗撐腰持續攻擊駐伊拉克美軍等,都有賴伊朗革命衛隊不間斷支持。

所以塔利班今日拿下阿富汗全國好像武力超群、鋒頭正盛、全球注目,其實塔利班比起伊朗的作為,以及伊朗對手的實力,塔利班都只是小兒科而已。

要恐怖組織承諾未來反恐?未免也太天真

美國、歐盟、中國等外國政府要求塔利班不可以把阿富汗當作恐怖團體的跳板或庇護之地,要與蓋達組織、東伊運疆獨組織等恐怖團體劃清界線。對於塔利班,這些要求是不合理的,當然也是穆斯林不必遵從的。伊斯蘭教是一個很講究穆斯林兄弟互助、內聚力強的宗教,尤其這些原教旨主義份子更是不可能違背這些基本原則。

依據伊斯蘭法則,只要在簽訂協定之前,穆斯林是可以「兵不厭詐」的,但一旦給予承諾並簽署協定,就算對方是異教徒也不可以隨便毀諾。所以這些外國政府除非明文與塔利班簽訂協議,令塔利班書面承諾不能支持恐怖主義,否則口頭的呼籲都是無效的。

塔利班當初就是因為不接受美國不得庇護蓋達組織的要求,而被美國揮軍入侵擊敗、壓迫20年之久,但20年來塔利班並沒有放棄他的立場。賓拉登也是在巴基斯坦被美軍狙殺的,不是被塔利班交出去的,因此塔利班庇護蓋達組織的承諾歷20年不變,這就是道義。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蓋達組織(al-Qaeda)前首領賓拉登(Osama bin Laden)。(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在佔據巴格蘭空軍基地後,塔利班釋放數千名蓋達組織的成員與其他政治犯,偏偏繼續羈押伊斯蘭國的囚犯,為何?因為伊斯蘭國與塔利班雖同為遜尼派基本教義派,但伊斯蘭國是泛伊斯蘭思想且企圖收編阿富汗的,塔利班只是意在阿富汗一國而已,兩者自然有差異。

如果今天沒有疆獨問題,中國政府肯定會說這些歐美國家干涉阿富汗內政,怎麼可以要求塔利班做這個做那個。

偏偏今天中國與阿富汗接壤,雖然也不過是窄窄的瓦罕走廊,要封鎖很容易,但是維吾爾人在海外佔有道德制高點,在敘利亞戰場上也訓練出一批戰力強且有真實戰場經驗的維吾爾聖戰士武裝,因此中國顯然企圖先制壓迫塔利班對疆獨可能之支持,但這樣是干涉阿富汗內政,也基本上是違背塔利班作為虔誠穆斯林的道德義務的。

恐怖主義黃金時代來臨

塔利班今天奪國的成功,對世界上所有極端思想的武裝團體都是很大的鼓舞與激勵,讓他們知道只要堅持下去,即使世界超強美國也只能妥協,因此未來世界上的恐怖主義氣焰必然會上揚,連已經被伊斯蘭國壓制得死死的蓋達組織也準備要翻身復活了。

所有恐怖主義行為都有他的政治目標與訴求,企圖從軍事上去消滅恐怖主義是最幼稚也最不可能成功的,反而應該從政治上、外交上的方式來解決引發衝突的根源,這樣才是釜底抽薪之計。

看看前南斯拉夫內戰時種族清洗之慘烈,到最後各方政治協商後帶來今日的相對和平與安全,就可以看出政治談判才能帶來和平,軍事征服只能累積仇恨,不可能從根本解決問題。

中國向塔利班伸援是養虎遺患

阿富汗的塔利班不是一般遵守國際規範、國際法與國際習慣的正常國家政權,這是一個植基於保守伊斯蘭信仰,結合信仰與武裝的軍事團體,他建立的政體是神權統治,政教合一。

塔利班應對外界事務的第一個反應是伊斯蘭宗教上如何看待這件事?第二個是對於我塔利班本身的生存是否有利?第三個是對我們這些塔利班高層是否有利?

這與一般國家政府行事先思考是否符合「國家利益」、「政權穩定」是不一樣的,因此你拿對付一般國家無往不利的利益誘引政策或大基建方案去應對塔利班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

蓋鐵路不如蓋清真寺更能博塔利班歡心

要獲得塔利班的心,倒不如向他們承諾在阿富汗境內幫他們免費興建一千座清真寺與宗教學院,最好包括一座全世界最大或最高的地標級清真寺,以及未來30年的所有宗教設施後勤支援修繕費用,這樣說不定真能博得塔利班的歡心。

以前清朝統治蒙古就是靠大建喇嘛廟、鼓勵蒙古人出家當喇嘛作為削弱蒙古人實力的招數,而且成功地使得滿清末年西元1910年時,外蒙古人口僅105萬人,根本難以抵擋中、俄任一方的干涉。

至於其他一般國家會想要的高鐵、鐵路、地鐵、公路、機場、光纖、5G通訊網路等現代化城市建設等等,一樣都不需要做,塔利班在乎的根本不是這些。

向塔利班承諾一帶一路可以給阿富汗多少利益,還要塔利班來支付基礎建設費用,那是想得美。中國必須要知道,中國這個國家意識形態從裡到外都是跟塔利班處於完全敵對與矛盾的狀態,你不先從根源去解決這個矛盾,其他方面做再多再強都沒有絲毫用處。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7月28日在天津會見塔利班組織代表巴拉達爾。(圖/路透社)

塔利班的人來中國跟領導們排排站照個像,言不由衷地誇讚幾句中國是最有潛力的經濟大國,就要中國負責阿富汗全國的經濟重建與三千多萬人口的食衣住行,眼看這就是塔利班特別為中國挖的一個大坑,抓美國的交替,中國居然欣然接受想配合跳下去,我們旁觀者看起來也真是醉了。

小打小鬧弄一個單獨的計畫是無法滿足阿富汗這個有三千多萬人口的中等國家需求,但中國在跳入阿富汗這個坑之前,最好想一想,中國在阿富汗到底利益何在?這些利益足以回收將投入的大批資源?塔利班是否會像其他國家政府一般對中國充滿敬畏,乖乖配合繳出土地、繳還貸款、眼見資源一車車運往中國? 或有港口、鐵路可以抵押給中國?

阿富汗未來的悲觀預測

彙整近日塔利班攻陷阿富汗全國後之表現,可以歸結幾點可能發展如下:

內亂恐將頻繁爆發:塔利班攻陷喀布爾,部隊彷彿劉姥姥進大觀園一般,與喀布爾已經發展20年的都市生活格格不入,喀布爾內已適應現代化生活的市民遲早要起來反抗。

塔利班原本不多的兵力也因為地盤擴張太過迅速而分散,將給予敵對勢力逐一擊破的可能。各地紛起的抗暴起義等事件恐將頻繁發生。

塔利班迅速腐敗:塔利班內部也是派系林立,各有山頭,當進入大城市的部隊繳獲甚豐,其他的部隊要繼續與軍閥勢力交戰,必有不滿,分配戰利品與利益之事極可能造成塔利班內部不合甚至分裂。

收編前政府官員之舉動也可能將過去拖垮前政府的貪污腐敗舞弊之風帶入塔利班內部,進而分化內部,只要有幾個高階指揮官開始貪污,塔利班作為紀律嚴明的戰鬥團體的整體會迅速崩潰。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阿富汗人擠向喀布爾機場尋求撤離。(圖/路透)

治國無方且人為災難將接續發生:塔利班治國思想停留在上世紀,而且之前治國無方就已經引起外敵入侵,20年間在大山裡打游擊,塔利班並無治國人才與基本維持國家運作的行政人才。

因此整個國家體制在前政府瓦解後僅能自行維持短暫時間運作,接著勢將陷入各種崩潰。包括貨幣金融體制失靈(90餘億美金的外匯存底已被外國政府扣押)、水電瓦斯供應無著(無外匯可外購)、糧食供應不足(已無外匯可購買,阿富汗糧食僅能自給25%,大規模飢荒將至)、燃油無外匯可購買也無管道輸入、國家基礎設施道路無人維修、通信、照明、下水道、教育體系、醫療體系、社福體系等都勢將於近期陷入癱瘓。

雖然塔利班攻入喀布爾的第一時間已經打電話給市長,屆時民怨四起,塔利班武力鎮壓,之後就是全民武力抗暴。也不排除發生上世紀70年代赤柬將金邊人民趕離城市到鄉村就食、勞改或直接屠殺反對者的慘劇發生。

與週邊鄰國關係不睦:塔利班篡國太過迅速,志得意滿,必然驕橫自大,覺得周邊國家都是肥羊,也可能對週邊鄰國提出不合理的要求,如烏茲別克應歸還阿國軍機、要求中國改變對穆斯林政策、要求伊朗不得干預哈札拉族事務、要求美國歐盟等國家應補償對阿富汗之傷害等。

但其實塔利班只是輕步兵部隊,遇到週邊任何其他國家的正規軍與重型裝備,必然吃虧。

阿富汗難民向國外移動

阿富汗人口3,800萬,這是塔利班怎麼樣都不可能養得起的數量,因此要不餓死,要不就得自尋出路往國外逃。

目前在海外的阿富汗難民就已經有數百萬,主要收容國伊朗即有350萬阿富汗難民,以前難民都還沒返家呢,現在新難民潮即將要爆發了。

伊朗擔心了,拒絕再收,關閉邊界。

北邊烏茲別克、土庫曼、塔吉克也加強邊界巡守,不接受任何難民,甚至還遣返難民回阿富汗。南邊巴基斯坦,也不是一個有錢國家,養自己兩億人口已很吃力,心有餘力不足。

塔利班,阿富汗,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美國,拜登,美軍,喀布爾,恐怖主義,中國,王毅,一帶一路

▲美軍與阿富汗難民。(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國,經過瓦罕走廊有通道前往阿富汗,但難民要通過瓦罕走廊不容易,凡是過得去中國的都是塔利班故意放過去的,中國自然不會願意收。

歐洲可以收一點,但是距離太遠難民走不到,只能飛機接。美國則是跨洲隔大洋,更難前往。現在聯合國的政策也都是就地安置難民,盡量不要出逃。可是不逃出塔利班的魔掌,誰能安穩睡覺?

阿富汗就像一座蠢蠢欲動的火山,一旦爆發後周邊國家全部會受創慘重,但周邊國家也只能圍堵,只能旁觀,能緩和局勢的作為相當有限。

(作者蘇育平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中東、中亞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情勢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並應邀為多家媒體撰寫專欄文章,產量頗豐。)

熱門點閱》

► 林祖嘉/當沖降稅延三年 股市交易如賭場

► 蘇育平/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已「復國」 塔利班下一步?

► 李沃牆/政府豈能對所得分配惡化、痛苦指數飆升視若無睹?

► 王高成/美國阿富汗撤軍引同盟質疑 卻成與中國改善關係契機?/span>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