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育平/美國伊朗核協議 能喊停中東軍備競賽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目前最佳方案仍是在各方都仍對2015年核協議抱有希望的時機下,各方讓步妥協,回歸到原有運作良好的體制下,伊朗交出核武物資並在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監管下發展民用核能發電,美國則解除對伊朗所有制裁禁運。

▲伊朗外交部發言人指出「美國伊朗核子協議」將於11月初重啟。圖為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 Raisi)。(圖/路透)

● 蘇育平/專欄作家

法新社報導,伊朗外交部發言人哈蒂柏札德(Saeed Khatibzadeh)在10月4日表示,德黑蘭預期,為讓「2015年美國伊朗核子協議」復活而與世界強權國家進行的談判工作,將可於11月初重啟。哈蒂柏札德還說:「(伊朗總統)萊希(EbrahimRaisi)的政府上台已近55天。…我不認為(重返談判桌)將費時達90天。」

有哪些國家擁有核武

這個世界上有一個核武國家俱樂部,美蘇英法中五個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就是原始會員。

由於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陣營大力發展各式各樣、大小不一的戰術核武與戰略核武,後來統計發現兩方各自擁有數萬枚核武彈頭,完全可以將整個地球毀滅數十次,人為使地球進入生物大滅絕階段(包括毀滅人類這個物種),甚至把地球炸得四分五裂也不是不可能。

核不擴散條約 無法阻止有意擁核國家

接著發生幾次核武危機如1962年古巴飛彈危機,1973年贖罪日戰爭及幾次美蘇武力對峙差點誤判,都幾乎要發生核戰了。加上生產與維護大批核武帶來的財政壓力,終於使擁核國家心生裁減之意,也就有了「核不擴散條約」、「部分禁止核試爆條約」、「全面禁止核試爆條約」等國際機制,嘗試抑止全球各國發展核武的行動。

但是有迫切國安需要或受外敵威脅程度高的國家,仍然需要發展核武來保衛自身,尤其是敵方擁有核武但己方沒有的話,這與舉手投降是沒有兩樣的。因此世界上陸陸續續又多出幾個擁核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北韓、以色列等。也有一些國家本來擁有或幾乎擁有了但後來棄用了如烏克蘭、白俄羅斯、哈薩克、南非;也有國家是被攻擊核武設施以致中斷發展計畫的如伊拉克、敘利亞,以及被盟邦美國兩度強制中斷發展計畫的台灣。

▲核武器在現代也是一種重要的防衛手段,沒有核武無法抗衡有核武的敵對國家。(示意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為何伊朗有意發展核武

伊朗,是一個在中東霸主級的存在,1979年前的伊朗巴勒維王朝與美國、歐洲及以色列交好,加上豐沛的油氣資源輸出,因此成為美國在中東中亞抵禦蘇聯陣營入侵最佳盟友,因此伊朗擁有各式美製最新武器裝備如M60坦克、F14、F5戰鬥機、鷹式防空飛彈等最新式裝備。

卻沒想到在1979年一夕變天,高高在上的皇室終究抵不過人民要求自由、民主、平等及公平的呼聲,巴勒維王朝一夕崩塌,什葉派大阿亞圖拉霍梅尼(Grand Ayatollah Ruhollah Musavi Khomeini)在伊朗人民一片歡迎聲中從流亡地法國搭機回到伊朗執掌全國政權,從此伊朗成為神權統治國家,連伊朗總統都要聽大阿亞圖拉的指令。

伊朗在與伊拉克瘋狂獨裁者海珊艱苦地打完八年兩伊戰爭,等於幫阿拉伯陣營國家抵擋海珊瘋狂的野心八年,否則伊拉克入侵科威特之戰說不定提早好多年就爆發。但由於伊朗宗教政權性質,也無法獲得太多國家的友誼,甚至因為宗教革命時有極端分子綁架美國大使館人員事而持續處於美國制裁下。

加上什葉派在一千多年來一直是被伊斯蘭教主流的遜尼派所排擠、歧視、攻擊,因此伊朗特別缺少安全感,即使在被美國禁運制裁的情況下,也大力發展自身國防裝備更新換代,並將最新研發的無人機、火箭彈、彈道飛彈等等分享給伊朗在中東各地扶植的傀儡勢力如葉門胡塞武裝、黎巴嫩真主黨、伊拉克若干武裝民兵、巴勒斯坦的伊斯蘭聖戰組織、敘利亞阿塞德政權,都具有傾城傾國的實力。

2015年美伊核武協議為何被破壞

原本在2015年,美國、伊朗、俄羅斯、中國、歐盟、聯合國等各方一起達成了一項「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JCPOA)」,伊朗同意在聯合國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監管下,嚴格限制自身核子計畫發展,濃縮鈾純度不高於3.67%,換取美國解除對伊朗的制裁。這協議達成後伊朗的確不繼續加強核子計畫,也可以輸出油氣資源。伊朗油氣資源本來就極為富饒,原油品質佳,連台灣的中油與台塑都曾經是向伊朗購入大量原油的客戶。伊朗因此過了兩三年的好日子,可是川普來了。

看伊朗不順眼 川普單方面毀約

美國總統川普上台了,川普是政治的新手,對於美國的對外政策與國家利益不以道德倫理、價值觀層面來維護,反而以商業經營利潤及個人好惡評斷,而在中東政策上無限度的偏袒以色列,任內做出許多有損美國榮譽與傳統國策的事情,比如說與幾乎所有北約盟邦交惡,也與幾乎所有中東盟邦交惡,跟塔利班份子和談時不顧盟友阿富汗前政府利益,討好塔利班且執意完全撤軍,還要求東亞盟邦為美國駐軍付鉅額駐軍費用等。

▲作者指出,美國前總統川普以商人思維決定政策,許多作為都違反美國傳統價值。(圖/路透社)

對於以色列及川普想要討好的美國猶太人而言,當然是好日子來到,每天陽光燦爛,但對於美國的傳統盟邦及相信美國傳統政治價值的友邦來說,美國已經完全墮落到沒有原則。

在以色列右翼鷹派政府不斷勸說洗腦下,川普居然相信美伊核武協議是沒用的廢紙,於是2018年川普將上述「2015年美伊核武協議」惡意地單方面毀約,還重新加重制裁伊朗。川普的行為獲得協議各方包括歐盟多國紛紛加以譴責,不過川普當然不會理會他這些歐洲盟友。

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曾下教令不發展核武

伊朗在受到美國背信忘義地毀約打擊,自然心生不忿,原本伊朗大阿亞圖拉哈米尼本人曾於2005年時發布一條教令(Fatwa),稱「伊斯蘭教治下嚴禁生產、儲存及使用核武器」。可惜西方歐美國家都不能領會大阿亞圖拉教令對伊朗政府的嚴肅性,老是懷疑伊朗必有不可告人之事,與當初猜測伊拉克有大規模毀滅性武器一樣無厘頭。就這樣一步步將伊朗逼上梁山,好像伊朗不發展核武,不把鈾濃縮到武器級的話,伊朗就一點國家尊嚴都沒有了。

▲2021年伊朗大阿亞圖拉視察核武設施及伊朗巨大數量之離心機(圖/作者提供)

其實西方反對伊朗擁有核武根本不需要這麼大費周章,直接大肆宣傳哈米尼2005年禁止發展核武的教令,哈米尼不可能自打嘴巴,伊朗政府也不可能不遵守哈米尼的教令,只要抓住這一點就能夠站在道德制高點延緩或停止伊朗發展核武腳步,其他動武、制裁都只是造成反效果。

美國以色列磨拳擦掌想對伊朗動手

到了2021年10月底的今日,美國與以色列還是努力呼籲世界重視伊朗發展核武的危害性,並磨拳擦掌計畫動手軍事打擊伊朗核武設施。

以色列的確已經在2021年4月10日,也就是伊朗開始向位於納坦茲離心機工廠中先進的新型「IR-6和IR-5」離心機注入六氟化鈾氣體之後的第二天,派遣特工進入伊朗納坦茲深入地下40-50公尺的地下工廠,炸毀變電器,連帶損壞了數千台在線離心機。

但是伊朗很快宣布修理完成並更換效率更佳的IR-9新型離心機,濃縮鈾的速度比條約規定的IR-1離心機速度快了50倍。2012年伊朗福多(Fordow)核武設施受到一次類似的攻擊行動,也是以切斷電力為攻擊方式,因此伊朗已有警覺。此外2020年伊朗最高級核武科學家「莫森·法赫里扎德(Mohsen Fakhrizadeh)」也遭以國特工設置遙控機槍陣射殺,代表雙方暗戰早已開打。

2021年1月伊朗將濃縮鈾純度提高到20%,到了2021年8月,國際原子能總署公布伊朗採取一種新的操作模式,將UF6(六氟化鈾;uranium hexafluoride)提升至60%純度的鈾-235,並已經累積120公斤以上,距離90%純度的武器級濃縮鈾不過是一線之隔。

▲圖為伊朗德黑蘭納坦茲鈾濃縮廠,其地理位置讓以色列難以打擊。(圖/路透)

由於伊朗遠離以色列領土,因此以色列空軍無法像過去以空襲方式摧毀伊拉克核反應爐與敘利亞核設施那樣容易,而且伊朗擁有強大的武力與在以色列周邊囤駐的傀儡勢力,光黎南真主黨就擁有15-20萬枚火箭彈與精準彈道飛彈對準以色列,因此以色列一旦動手就是多線戰爭,一定得要好好思量的。

到了這個階段,已經不是美國、以色列、歐盟或中國、俄羅斯可以干預的,如果只缺臨門一腳就可以讓伊朗進入核子俱樂部,那伊朗根據邏輯自然應該執行到底,不計任何代價換取進入核武俱樂部的門票。

伊朗擁核之後果 中東各國必隨之而上

一旦什葉派大本營的伊朗擁核,其他遜尼派大國必不可能坐以待斃,沙烏地阿拉伯、埃及、阿聯大公國、卡達,甚至土耳其等必然會競相擁核,有條件的就自己做,自己沒有技術自製就花錢外購。因此伊朗擁核就是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會立刻挑起中東區域的軍備競賽與核武競賽。

這些動作的好處是一旦大家都有核武,相互威懾下應該可以達成某種程度的恐怖平衡,反而可能帶來區域的和平,因為誰都不敢挑起戰爭。

恐怖團體擁核的可怕後果

但可能帶來的壞處是宗教極端團體可能經由背後靠山國家處獲取核武裝置或髒彈。

國家政府間對於核武的使用可能還會投鼠忌器,但是極端武裝團體可是百無禁忌,要是有就絕對可能隨時用上,效果比起自殺炸彈客可是強多了。

所以一旦中東區域核擴散,潛在的威脅可能會大到無法想像。你能想像賓拉登的蓋達組織擁有戰術核武?那麼2001年根本不用劫持五架民航機攻擊紐約與華盛頓,直接在美國重要地點引爆核武裝置,是不是就能達到最佳效果?要是美國以為是敵方率先發動核武,開始對中國、俄羅斯進行第二擊攻擊,那麼我們這個世界可能在2001年就已經終結不存在了。

▲作者憂心極端團體取得核武,會打破世界各國維持的恐怖平衡,造成毀滅性的傷害。圖為塔利班戰士在伊斯蘭國分支「呼羅珊伊斯蘭國」(ISIS-K)被毀基地前站崗。(圖/路透)

最佳方案仍是回歸2015年伊朗核武協議

因此目前最佳方案仍是在各方都仍對2015年核協議抱有希望的時機下,各方讓步妥協,回歸到原有運作良好的體制下,伊朗交出核武物資並在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監管下發展民用核能發電,美國則解除對伊朗所有制裁禁運。

一旦伊朗可以順利賣出油氣資源裨益民生,如此則伊朗就不必跟中國、俄羅斯、敘利亞等陣營勉強為友,其實伊朗人民本性就是與歐洲親善,俄羅斯歷史上是侵略伊朗的天敵,中國則是遙遠的共產主義國家,對神權統治的伊朗來說,其實都是在不得已地情況下才勉強交的朋友,並非真心。

所以伊朗其實是改變東西方局勢的一只重要棋子,歐美能夠解除制裁禁運,歐美企業可以立刻湧入伊朗取代中俄企業,而在戰略局勢上只要將伊朗抽出美國認定的「邪惡軸心國家陣營」,那麼邪惡軸心立刻就會解體。

美伊能否在維也納恢復核武談判?原先伊朗答應在10月21日恢復的,現在又延後到11月上旬,是不是緩兵之計誰也不知道。

我們不知道「美伊恢復和談」,或者「美國以色列軍事攻擊伊朗」,哪一個事件會先發生,但前者可以帶來和平,後者可能牽動更大的區域動盪。我們也只能盯著看哪一個事情會先發生。

熱門點閱》

►美頂尖智庫揭露 台灣民眾不分黨派「憂戰」共識

►美國務卿挺台參與「聯合國系統」 符合一中政策?

►高等遊民/從線民風暴回顧捷克經驗

►蔡錫勳/日本眾議院選舉中的岸田政策

●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歡迎投書《雲論》讓優質好文被更多人看見,請寄editor88@ettoday.net,本網保有文字刪修權。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專欄 蘇育平

2000年台大政治系國際關係組畢業,服憲兵預官役後即進入外交部服務,外交部駐外人員,曾外派蒙古、以色列等艱困戰亂地區十餘年,對中東與中亞地區十分熟悉,開設Podcast頻道「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歷史故事」。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