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望民國:滿目山河空念遠

崔峰

南京殘存的法國梧桐樹,一番飄絮之後終於凋零殆盡了。不知此時的台北又是怎樣一番景象。長江路上牆體斑駁的「總統府」仿佛在訴說著過往的故事,中山陵的肅穆卻也被遊客嬉戲沖淡了幾許。

曾經好長一段時間,腦海中從未有過一個概念叫中華民國,幼年時候看慣了影視劇裡土匪一般的人物總是頭頂著青天白日的帽徽,一度曾以五星紅旗飄滿中華大地而驕傲不已。如今站在這千萬烈士用鮮血染紅的國度之上,不禁讓我感到毛骨悚然。千萬人的性命只是換來一個政權的更迭,興亡到頭,都是百姓的苦。

緩慢的從官方編纂的歷史中,嗅得了一點民國的蛛絲馬跡,並漸漸的發現,原來民國也曾那樣有趣,原來民國也不都是軍閥混戰生靈塗炭,原來民國也曾為了中華存亡而與外敵浴血奮戰。

東北人和廣州人一起攜手歌唱「萬里長城萬里長,長城外面是故鄉」。青年學生十萬青年十萬軍,「君不見,漢終軍,弱冠系虜請長纓」。

▼南京總統府:國民政府辦公樓 。(圖/視覺中國CFP。下同)

然而,共同的記憶,嘎然止於一九四五,我們的時代記憶卻變成了毛澤東的詩詞「宜將剩勇追窮寇」「百萬雄師過大江」,民國的記憶卻是倉皇辭廟日,不斷的逃與亡。一直到逃到國境之南,喘息未定,隔海而望,或許太平輪的沉沒,也是象徵著一個時代的終結。

新政府換下了早已斑駁的「禮義廉恥」的舊牌匾,換上了嶄新的鮮紅大字「為人民服務」。不經意間又是一個甲子的分道揚鑣,民國一百零三年了,亞細亞的孤兒在海島上堅強的挺立了下來,雖然充滿風雨坎坷。不過長達六十五年的過往並不屬於我們,大陸的民國早已消亡,就像改朝換代一樣消亡。我們餘下幾十年的記憶就只有對中華大地無情的摧殘,殘忍的破壞,極度的瘋狂,扭曲的人性,以及麻木不仁。

當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價值觀普行於世的時候,我們卻依然為畫在紙上的「共產主義」背書。當漂泊到海島上的民國換了數屆總統的時候,我們卻依舊連選票都沒見過。我們一直在摸著石頭過河,卻沒有摸到文明的基石。在鐵窗裡孤獨的遙望著對岸的民主自由,希望有那麼一天,民國的暖風能吹過大陸,帶回來中華遺失已久的文明。

●作者/崔峰,大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ET論壇歡迎更多討論與聲音,來稿請寄editor@ettoday.net


★ 版權聲明:圖片為版權照片,由CFP視覺中國供《ETtoday東森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CFP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