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智賢/柯文哲賭切腹,不算數

作者/黃智賢(作家)

四年後的今天,一定會有人切腹。不是柯文哲切腹,就是李新或陳政忠要切腹。

不是我們殘忍預言,而是有人豪氣下賭。因為柯文哲向李新和陳政忠下戰帖,要他們對賭切腹,而李心和陳政忠接下戰帖,豪氣干雲地答應,以切腹對賭。

是個甚麼事,竟嚴重到,要切腹解決?前幾天,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到市議會做工作報告。無黨籍議員陳政忠直接砲轟,罵北市府都更政策只會畫大餅。他說,他跟國民黨議員李新,願意賭上烏紗帽。如果南機場公辦都更一期,在柯文哲4年任內完成,他跟李新就辭職。柯文哲一聽,立馬輕浮的回嗆說,要賭就賭大一點,乾脆「建議賭個切腹自殺!」

柯文哲萬萬沒想到,李新和陳政忠居然毫不猶豫地接下戰帖。李新說,他願意和柯文哲對賭,因為就算是輸了,那就表示都更順利在四年內完成,也代表他可以用「切腹」換得市民幸福,十分值得,所以,「我欣然接受賭注!」但請注意,李新也說,既然是柯文哲提出來的賭注。那如果市府不能兌現4年完成南機場都更案,柯文哲可就要依自己開出的賭注切腹。

重點是,柯文哲下賭注,人家接招了,柯文哲卻居然龜縮了。柯文哲不講話了,派北市府發言人林鶴明,出面來圓說,賭切腹沒有惡意啦,會打電話跟議員解釋。

事情的起頭,是李新和陳政忠,願意用市議員的職位跟柯文哲對賭。這是政治叫陣,也是男人的氣魄叫陣。因為都更的問題關鍵,就在釘子戶,文林苑其實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為了讓市府拿出魄力,李新說,他跟陳政忠才不惜以辭去公職,督促市府。

沒想到柯文哲竟然連切腹這種話都都說得出口。四年後,其實李新、陳政忠,跟柯文哲的任期都屆滿。如果用任期賭,應該就是說,到時候道歉,並且不尋求連任。但柯文哲不想賭任期,提出要賭命,用切腹來賭。

這已經是更上一層樓的,政治之江湖絕命過招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這一招,竟要四年。嘩!金庸也沒這麼好看!宮本武藏,也沒這麼厲害!而且輸贏的主動權,完全掌握在柯文哲手裡。

柯文哲只要真的努力做到四年內完成都更,那李新跟陳政忠到時候,勢必難堪至極。但柯文哲當然就是柯文哲,誠信和品格這種事,與他無關。

當市議員沮喪無力到,必須賭上自己的職位,希望市府可以努力解決都更的問題,甚至柯文哲必須反省自己過去,藉著民粹反都更的立場。可是柯文哲竟然是囂張輕浮的要求,「要賭就賭大一點,乾脆建議賭個切腹自殺!」

話是你講的,條件是你開的,戰帖是你下的。結果監督你的市議員,接下了你這被監督的人,所下的戰帖。柯文哲竟然趕快裝作沒這回事,要發言人出來說「賭切腹沒惡意啦」。如果這不叫作俗辣,甚麼叫做俗辣?

問題不是惡意不惡意,而是你柯文哲講話算不算話?柯文哲輕浮的要求監督他的市議員,對賭切腹。而當市議員願意對賭以後,他卻立刻講話不算話,派人出來圓謊。如果柯文哲講話完全沒有任何意義,不能代表市政府,甚至不能代表他自己。那就早說嘛!那柯文哲應該立刻公開承認,他講話向來不算話。以後他講話不必理他,根本不要太認真。

柯文哲應該自我宣告「不具行為能力」,向市民道歉,立刻下台。讓我們重新選一個,講話可信,有行為能力的人當市長。因為有行為能力,講話算話的人,在民主體制內,監督制衡才有意義。一個市長講話完全沒有意義,那民主還玩甚麼?

切腹,是日本武士道的象徵。切腹而死,算是有尊嚴而光榮的死法。因為切腹的時候,會產生極大的痛苦,卻又不會立刻死去。所以,當一個人毅然的以切腹的儀式自殺,是要彰顯他堅忍不懼痛苦,是何其勇敢。當柯文哲輕率輕浮的賣弄嘴皮,用切腹這樣嚴重的事,來回嗆市議員的監督市政,來試圖抵銷市議員給他的壓力時,就讓人不齒了。而講了就跑,就不認帳,就更讓人瞧不起。

但是,對柯文哲來說,人格,算甚麼?相信他的話,也許就得在精神上,忍受切腹的痛苦。為什麼媒體不問柯文哲,切腹的事,要不要負責?話講了,不用兌現嗎?

但故事還沒完,現世報已經來了。柯文哲已經承認,台北南機場的公辦都更,四年內完成,「是不太可能啦,但確定會開工,蓋到一半。」這樣說,是不是賭局提前結束,柯文哲自己承認輸了 ?結果賭輸了,柯文哲卻不敢切腹。
他只說,唉,他就是喜歡亂說話,要趕快打電話去道歉。

柯文哲,講話不用兌現嗎?柯市長不論講甚麼話,都不用兌現。這樣的人,在社會上的任何領域,都無法生存,卻可以在政壇成為一方霸主。這真是台灣奇蹟。

●作者黃智賢,作家、政治評論員。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