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鵬/準備迎接對全球經濟短空長多的美國升息

▲美國聯邦儲備大廈。(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文/朱雲鵬

從2014年年底美國量化寬鬆退場開始,各界都在猜測聯準會何時升息,其主席葉倫曾說2015年年底前會升。轉眼年底將屆,聯準會本年僅剩下最後一次會議,勢必要對是否升息做出決定。

10月聯準會決定暫緩升息,卻提到雖然國外經濟情況不佳,但並不嚴重;這項訊息被外界解讀為聯準會暗示十二月升息。

我們認為,如果聯準會確實在轉眼12月15至16日今年最後一次會議中決定升息,對全球經濟而言將是短空長多。

對經濟而言,升息是一種緊縮的訊號,很多人擔心是否會扼殺尚未站穩腳步的復甦,因此抱持著戒慎恐懼的態度。但是我們不要忘記,接近零的利率就像嗎啡,絕不能上癮,而升息是戒掉嗎啡的必要步驟。在應當升息的時候,就應該放手升息,不然反而害了經濟。

現行超低利率、超寬鬆貨幣政策是為挽救金融海嘯低谷,不得不採取的緊急應變措施,既不合理也非常態。從2008年施行至今,三波量化寬鬆共累積四兆美元的資金與維持0%到0.25%的超低利率,造成當前美國金融市場資金過多。從美國房地產市場可以明顯看出,如今美國房地產價格已經漲回海嘯前高峰的一半水準,有些地方漲幅甚至超過一半,另外新屋開工數自2011年開始回升,9月新屋開工數再創8年新高,已達海嘯前水準,我們認為,美國聯準會官員當然會參考這些數字,不致於讓美國房市重新陷入泡沫危機,因此12月升息可能性很大。

▼紐約交易所。(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現在看來,全球諸多不確定性因素,可能讓美國決定升息,但會以緩步調升的方式進行,也就是說,用很長一段時間、每次調升一點點,而且每次升息前都會反覆考慮經濟是否能承受壓力,再做出決策。反過來說,如果美國經濟需要依靠維持接近零的利率,在市場上製造泡沫,引起建築業不正常繁榮來支撐,這樣的繁榮也不應該被維繫。

美國升息對世界其他國家影響不會太大,因為這是已經被預期的因素。比如說,聯準會10月發表談話之後,美國利率期貨已經反應,認定12月升息的機率超過一半。當然,美元將會繼續走強,逐漸回到海嘯前水準;最重要的是,升息是美國邁向正常、健全的貨幣體系的必經之路,只有升息才能有更多未來貨幣政策的空間,來應對下一次不期而至的經濟衰退。

我們也希望美國升息形成一個訊號,止住15年來世界各國政府追求短期利益、討好人民,幾乎沒有間斷過的濫發鈔票的局勢。2001年至今,美國接連經歷網路泡沫和次貸危機,都是在寬鬆政策下,大量資金短期進出股市和房市,資產價值嚴重高估,民眾極度樂觀,過度擴張信用進行消費,直到泡沫消溶的那一天,資產價值快速跌落,經濟萎縮至谷底,接著再以更寬鬆的政策救市。

寬鬆政策讓人民開心,人民開心就有選票,這是政治考量;但對經濟而言,盲目的寬鬆讓貨幣政策失去彈性,無異於飲鴆止渴。期盼美國升息能遏止歪風,使世界經濟邁向正軌。

●作者朱雲鵬,前行政院政務委員,目前為台北醫學大學醫務管理學系講座教授。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與討論,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圖片為版權照片,由達志影像供《ET新聞雲》專用,任何網站、報刊、電視台未經達志影像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

朱雲鵬專欄

朱雲鵬專欄 朱雲鵬

台大經濟系畢業,美國馬里蘭大學經濟學博士,台北醫學大學管理學院講座教授。

朱雲鵬最新文章

more

分享給朋友: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