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上祚/台灣關起門來做生意,倒楣的是誰?

文/林上祚(資深媒體人)

最近清華紫光要入股矽品的新聞,中資的背景在選舉前又成為話題,日月光公開收購矽品25%股權,當時被多少人質疑其環保紀錄不佳,日月光股東結構裡面有八成是外資,如今只不過因為清華紫光有意入股矽品,日月光一下子又成為對抗紅色供應鏈,保護台灣免於中國進逼的民族英雄。

同時間美國美光科技宣布公開收購華亞科,媒體唯一關注的焦點,居然也只剩下清華紫光未來若透過入股美光,間接掌握華亞科,經濟部將會要求美光售回華亞科股權。

一個是封測產業,一個是DRAM產業,台灣為了清華紫光搞得好像台灣半導體業已面臨存亡之秋,媒體也只在中資議題上打轉。

先談談華亞科這件併購案,先前綠社盟才舉了華亞科多年來未繳稅這件事情,還曾經到台塑總部前面抗議,我翻了華亞科的歷年年報,發現華亞科從民國97年起,一路虧了五年,每年虧損金額都在百億元以上,過去二年雖然鹹魚翻生,但台灣在全球DRAM市場,早已被邊緣化,三星、美光、SK海力士三大陣營,在DRAM 的市佔率已逾90%,台灣目前生存下來的南科、華邦電與力晶合計市占率僅7%。

如今,美光用一股30元收購華亞科100%股權,華亞科從此下市,對照民進黨時代積極扶植兩兆雙星產業,這樣的結果令人唏噓,DRAM產業當初可是銀行團用不到2%的利息,用數千億元的資金當金紙燒,才燒到今天這樣全球市佔率不到一成的成果,台廠當中還倒了一家茂德,美光花一千三百億併購華亞科股權,你說貴嗎?我還覺得真便宜,以這家公司連續五年虧損的紀錄,美光收購以後,說不一定連續好幾年都可以不用繳稅。

如此嬴弱的DRAM產業,個別廠商全球市佔率不到5%,台灣在審查外商併購時,還居然像防賊一樣,擔心裡面有中資,高啟全跳槽紫光,基本上就是嫌台灣DRAM產業已走到窮途末路了,誰不想往大舞台發展?

同樣地,台灣封測產業到底該不該讓陸資入股(其實封測、DRAM、IC設計、晶圓代工並非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被列為禁止投資項目,理論上陸資是可以百分之百持股的),其實是可以好好討論的議題,但因為先前日月光大動作公開收購矽品股權,掀起了林文伯家族的經營權保衛戰,才把這個議題變得複雜化,包括宣明智、郭台銘都淌了渾水,兩邊打得火熱的過程,原本應該推動產業整併,提升產業競爭力的國發基金,居然也不敢選邊站,到底二家封測廠是否一加一大於二,居然沒有人說得準。

日月光因為高雄K七廠的汙染事件,社會形象原本就不佳,被矽品工會一吵,也就先按兵不動了,沒想到林文伯引進紫光入股,反倒讓日月光成了保衛台灣主權的先鋒。

今天,即便投審會擋下紫光入股矽品,改由日月光100%併購,在中國大陸積極執行半導體進口替代政策下,台積電都逼得到南京設十二吋晶圓廠了,日月光未來一定會被逼得到大陸設廠,台廠若不給入股,大陸可以直接跟新加坡講好,改入股新科金朋,台灣要如何關起門來做生意?

●作者林上祚,資深媒體人,本文已獲授權,不代表公司立場。88論壇歡迎更多聲音,來稿請寄editor88@ettoday.net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