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川普的心牆

▲美國總統川普。(圖/路透社)

▲▼ 政大外交系教授黃奎博。●黃奎博/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很多人都知道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J. Trump)與國會協商不成,逕自宣布美國因為與墨西哥的邊界非法移民及相關毒品、組織犯罪等安全問題而進入「緊急狀態」(state of emergency)。

川普要的就是繞過眾議院的反對,直接動用約80億美元去興建他在競選時的政見,亦即一條隔絕美、墨邊境的牆。他的政見其實還包括由墨國政府「付錢築牆」(pay for the wall),但他最近已經改口道,他的意思不是要墨國直接出資,而是要墨國為此付出代價(英語說法是一樣的)。

美國與墨西哥的邊界長約3千2百公里,確實有些從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區的非法移民和幫派組織在沒有廣設安檢點的邊境出入,因此而衍生的毒品與邊境犯罪問題層出不窮。還有資料顯示,從1994年美國總統柯林頓針對加州與墨西哥邊境的「守門者行動」(Operation Gatekeeper)執行以後,可能有上萬名的非法入境者因為生病、橫越沙漠或交通事故而死亡。對美國以及從人道觀點而言,如何阻止由南方非法入境美國的外籍人士的確很重要,但是否要築起那道牆,則見仁見智。

72歲且據說很堅持己見的川普,不僅心裡執著於那道實體美墨邊境牆,其實他心裡還有好幾道牆(執著),早就已經築好、堅不可破,甚至影響到了他的施政內容。

例如川普堅決反對槍枝管制,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他支持憲法第2修正案,不認為因為沒有全國槍枝管制,導致出現了大規模暴力犯罪。

美國因槍枝模暴力犯罪近幾十年來從未停歇過。美國民意目前約有一半贊成槍枝管制,4成反對。去(2018)年2月14日佛羅里達州帕克蘭(Parkland)才發生高中校園槍擊案,造成17死17傷,是美國高中所發生過的最嚴重的槍擊案。就在今年2月15日,伊利諾州奧羅拉(Aurora)一處倉庫又發生6死5傷的悲劇。巧的是,在奧羅拉槍擊案之前,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 Pelosi)才在同月14日向全國表示,美國最迫切的「緊急狀態」問題不是邊境管制,而是蔓延全國的槍枝暴力。但川普無動於衷,連技術性管制槍械的做法都不願妥協。

又例如川普非常執著於尋找「家臣」而不是「忠臣」。有評論家指出,他找人的時候,以忠心耿耿為先,品德才能次之。最明顯的例子之一是前司法部長賽申斯(Jeff Sessions),他與川普在很多政策上的立場趨同,非常保守,但因為他為避免干擾調查,迴避介入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S. Mueller)調查的川普「通俄門」疑雲,導致在去年11月美國「期中選舉」之後被川普開除。因此,川普身邊逐漸唯唯諾諾者眾,忠心建言者少,更容易形成小圈圈決策,也就是學理上的「團體盲思」(groupthink)。

還有,川普對於傳統媒體和社群媒體的執著也是一個華府公開的秘密。他不用桌上型電腦和多數的社群媒體,但自己常常在推特(Twitter)上發文,有時取代或反駁了政府官員的發言,也會高度關注電視、報紙等傳統主流媒體對他的評論。他認為加州矽谷那些主流社群媒體公司在刻意削弱他的保守派勢力,而圍繞在他身邊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主席麥克丹尼爾(Ronna R. McDaniel)、2020年競選連任團隊主任帕爾斯蓋爾(Brad Parscale)等人也有相同的看法。

華府曾經有所謂的川普「陰謀論」,亦即要以「公平對待」政治人物與訊息為由而行網路言論管制之實。據說司法部對此曾召開會議討論,也有消息指出白宮內部在討論一項針對Google的行政命令,以及考慮修改1996年的《通訊規範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款,無論網路訊息來源為何,線上服務提供者也該被視爲出版人,或至少負起部分責任。這等於是開美國網路時代的倒車,但卻是川普及其陣營可能在思考的方向。

川普最近的支持度從上個月白宮與國會預算爭執時的3成多回升到了現在的4成多,或許讓川普覺得他的堅持(執著)確實還是有市場的。看來,這一堵一堵的牆是拆不掉了,也注定了美國在未來兩年左右的黨爭、政爭不會止歇。

熱門點閱》
►兩黨開火,合作破局

►看更多【黃奎博】專欄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黃奎博專欄 黃奎博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外交系副教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