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韓國瑜「被發表」的三點聲明

苦苓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報小說獎。

繼扭扭捏捏、不清不楚的五點聲明和四點聲明之後,為了讓全民徹底了解韓國瑜到底是怎麼想的,特地幫他發表「真心誠意」的三點聲明如下:

一、不主動:反正無論如何,我是不會開口說要參加總統初選的,因為那一來嚴重自打嘴巴(雖然我也慢慢習慣了這個動作),我曾經在跟館長直播時說:「我如果市長做到一半中途跑掉,那就太對不起高雄市民了。」更何況我現在可能做不到半年就要「落跑」了,豈不是罪該萬死?

所以我打死也不會說出要選總統的話,否則不但得罪89萬投票給我的選民,另外有58%的高雄市民也反對我丟下高雄市去選總統,如果轉換成選票也有130萬張,我雖然是自己也承認的土包子,但這點帳還是會算的。

所以不管媒體再問我一千次一萬次,我還是絕對不會鬆口的。不過這樣也好,他們就會繼續的替我搶畫面「造勢」;而且如果認真問起市政,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回答(例如當初我發誓要搶救的新崛江商圈仍然在日益沒落中)。我還是今天罵罵歷任總統、明天說要為中華民國粉身碎骨,維持住大家的「想像空間」,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我絕不會鬆口說要選總統就對了。

二、不拒絕:所有政治人物從政的最後目標當然是總統,但那就算是畢生奮鬥也未必做得到。我卻在短短半年就風起雲湧、離這個位子這麼近,說我不心癢那是騙人的——我雖然騙人習慣了,但總不能騙自己。

所以我也不拒絕任何當總統的機會,反正不用我自己開口,你徵召也好、民調也好、直接提名也好,反正吳敦義你就是要千方百計想出「18招」來讓我出線,別忘了2018年我可是「一人救全黨」,沒有我還有你今天的黨主席嗎?

眼看大勢已定,半路卻殺出一個郭台銘來,而且堅決表示只參加初選、不接受徵召,這不是擺明衝著我來的嗎?眼看一直被我「綁架」的國民黨,這下子有了「新人」,竟然擺脫束縛,而且很多人開始翻臉對我發動攻擊,這下可把我惹火了!

我也反嗆他們「政治權貴」、「密室協商」——不過我在北農時平均月領25萬、我老婆辦私立中學身家上億、我的競選經費高達1億兩千萬,我好像也蠻「權貴」的;而吳主席來找我會談,當然不可能全程公開,我們也是在「密室協商」——原來最近我的臉越來越腫,就是常常自打嘴巴造成的!

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我也被韓粉「綁架」了,任何人只要要勸我繼續做市長、參加黨內初選,不分敵友都會被他們發動慘烈攻撃,甚至威脅身家性命⋯⋯我如果膽敢說出不選總統,一定會被他們碎屍萬段的。

第三、不負責:反正我不參加初選,就不用發表政見(免得像在高雄那様開一堆空頭支票),也不用跟人辯論(上次市長辯論,我的確是對高雄市不熟,但現在還是不熟),我最近看到烏克蘭新總統説的「沒有承諾,就沒有失望。」哇賽!這比我老是空口說大話的「境界」高多了,值得我多多學習。所以除了一句「保衛中華民國」,我别的什麼也不説,當然就不用負任何責任。

而且如果非要把我這個「從頭到尾沒有說要選總統」的人列入總統初選名單,那是黨主席的意志、中常會的職權,跟我半點關係都沒有,也不會有人罵我破壞黨內民主機制(老實說,本黨從來也沒有過真正的民主機制,什麼都是可以「喬」的嘛!)

那萬一我被選上了!那我也是不得已,因為國家需要我、國民黨需要我、全台灣水深火熱的同胞需要我(這是我出國時看到僑胞舉的布條,真是太傳神了!),所以我只好忍痛暫時留下高雄市民,但我並沒有背棄你們,因為我早就說了「救台灣,才能救高雄」——照這種說法,全台灣的縣市長都不要做了,都要來做總統才能幫助自己的縣市——我是為了救高雄市民才被迫去選總統的,你們感謝我都來不及,怎麼能怪我?

萬一萬一真的選輸了,那也不是我的錯,因為我從頭到尾沒有說要選,既然有那麼多人不支持我選總統(不可能!民調一定被操控了),那我就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乖乖回來當「食之無味 、棄之可惜」的高雄市長就好了。我一點責任都沒有,當然也一點損失都沒有——還是有一點啦!硬要我捐出150萬元的版稅,多少有一點心疼的。

所以你看!我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咦?這好像是以前某黨主席玩女人的三原則,不過我觸類旁通、融會貫通,這麼做確實是對國民黨有交代、對高雄市民有交代、對真假韓粉更有交代,一石三鳥,面面俱到。人家歷經過大風大浪的智慧果然不同凡響,我現在學起來也是受益無窮呀!

熱門文章》
►小英總統該怎樣應付賴清德

►看【苦苓】最新文章

►最夯的評論短影音!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苦苓專欄 苦苓

本名王裕仁。知名作家,曾獲時報文學獎散文獎、聯合..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