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飛帆真的認同民進黨嗎?或許是他看破了這場「死局」

●林艾德/皮格子樂團主唱、獨立建國倡議者

雖然許多人在嘲諷林飛帆過去罵民進黨,現在卻成為民進黨副秘書長這件事,但我個人認為,無論是因為體認到社會的變化或是他個人學識素養的增加,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對他個人、民進黨或是打倒國民黨而言都是好事。

許多民進黨支持者會把他跟黃國昌歸成同一類,誠然,兩者批判民進黨的方式很類似,都是提出看似完美卻難行的目標,只檢討改革沒有一步到位,卻不考慮其他反彈的聲浪。但,兩者的出發點卻是天差地遠。

林飛帆是標準的知識份子,傳統上這類人正是顛覆政權最重要的推手,因為一般大眾心中潛在的不滿,需要有人用語言、文字甚至發起一場運動來宣洩,相對的,一個政權只要能攏絡知識份子及創作者,那人民就會更多地把不滿歸咎到外在敵對勢力,進而促成內在的團結。

一般來說,知識份子及創作者總是吹毛求疵、對社會現況難以滿足的,但他們對政府的要求,並不總是能促使進步的產生,更多時候,他們只是在幫另一個團結盲從的狂熱集體鋪路,文藝復興的人本主義促起了宗教改革跟反改革熱潮,馬克思跟他的追隨者促起了共產主義、史達林主義,威瑪共和知識份子對國家的不滿,促起了納粹主義的誕生,知識份子的悲哀,在於他們總是相信人民的獨立思考,卻忽略人性中反對獨立思考的那一部分,被知識份子激起憤怒的人們,真正追求的常常不是思考的自由而是擺脫思考的自由,他們尋找的,是另一個可以讓他們輕信、帶領他們擺脫選擇或懷疑的重擔、讓他們可以義無反顧地發揮狂熱來彰顯存在意義的目標及領導者。

經歷過318的林飛帆應該是看透了這一切。許多人會說,黃國昌收割了318作為自己追求權力的籌碼,但群眾運動造成的直接結果,其實就是群眾心理渴求的結果,人們總是幻想著有人能操弄群眾,但事實上,真正能操弄群眾的人少之又少,多數我們口中的操弄者,只是因為他們理解並順應了群眾的渴求,318許多群眾真正渴求的,並不是如林飛帆這樣的知識份子,而是如黃國昌這樣的狂熱份子。

白狼張安樂該訴求的不是議場學生,林飛帆:應送給總統馬英九。

知識份子的學經歷只是黃國昌的表面,他本質上更接近的是喜歡搧動、喜歡混亂的狂熱份子,就拿他最近臉書的兩篇貼文來說,對於台灣出生的分析師在上海遭到逮捕,他固然有盡到知識份子的本分談了一些自由跟人權,但也忍不住寫道:「新黨自己這麼喜歡被送中,那還救什麼救。」在粉專提到藍綠都有貪腐案件時,他更是寫道:「為何還要繼續投票給『牠』們?」黃國昌從來不害怕這種爭議,他之所以被稱作戰神,不見得是他真的有多強的戰力,更可能來自他從不怯戰,因為混亂對他來說是如魚得水,他不像知識份子般注重溝通跟討論,他在意的是在辯論獲得勝利來引領群眾的激情,在318後,持續這種狂熱跟激情正是支持者們最重要的養分,他會吸引一票跟隨他的人並不是什麼收割,而是那群人需要崇拜一個這樣的領導者。

群眾運動的三階段:前導、擴張、守成

群眾運動或是新興政黨都有這麼三階段,知識份子的前導,狂熱運動者的擴張,最後是踏實行動者的守成。林飛帆是好的前導者,但他沒有辦法承擔狂熱的擴張階段,這個階段是黃國昌的專長,但黃國昌的狂熱特質注定他無法踏實守成,他甚至連自己的選區都守不住,所以他必須尋找下一場狂熱的群眾運動才能發揮他的價值,這也可能導致他跟時代力量漸行漸遠,時力需要一些更實事求是的掌權者,也許適合混亂的黃國昌,注定要追求一場新的冒險。

最後回到林飛帆,我佩服的點在於他可能認知到了自己與社會的侷限,他的自我侷限在於知識份子的確可以創造更多鄙夷現況的失意者,但他無法控制這些失意者要朝哪個方向宣洩他們的狂熱,而社會的侷限在於,現在最容易容納失意者、讓他們得以宣洩自我的群體叫「韓粉」,就像前述的歷史事件裡最大的得利者都與知識份子的初衷不同,這次也不例外,一旦知識份子引領了一場反對政府的熱潮,得利的不會是人民、不會是時代力量或其他第三勢力,而是韓國瑜、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

▲林飛帆可能是看透了這個死局才會選擇民進黨。(圖/記者季相儒攝)

這就是為何「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你說林飛帆真的認同民進黨嗎?我想是未必,但只要國民黨還有可能奪取政權的一天,具有台灣認同的有志之士們就存在著自我實踐的侷限,而解決這種侷限的方法,絕不是透過「藍綠一樣爛」這種論述來創造第三勢力,因為這有一種本質上的矛盾,第三勢力應該是要比國民黨更進步更理性,但在台灣的歷史脈絡下,能接受藍綠一樣爛這種論述的民眾真的有獨立思考的習慣嗎?這種論述更多的只會製造鄙夷現況的狂熱者,而這種狂熱本身就違反了第三勢力的進步本質,如果政黨不變質,那群眾最終就只能尋求其他人或政黨滿足他們投身的渴望,這就是為何原本講究公開透明的柯文哲幾乎完全變了一個人,也是為何韓國瑜這種「非典型國民黨」會得勢,他們都只是搭上或試圖搭上知識份子創造出的時勢列車。

林飛帆可能是看透了這個死局才會選擇民進黨,因為唯有先讓泛綠陣營最大化,使藍不再是選項,讓大選擺脫藍綠對決而成為小黨合縱對付民進黨,那麼具台灣認同的知識份子才可能真正沒有後顧之憂地實踐自我,台灣也才更有可能在他們的督促下得利。民進黨、綠黨、台灣基進都是朝著這方向做,時代力量的洪慈庸昨天也發出了類似的聲音,林飛帆的選擇也是相同道理,縱然有人譏笑、有人不滿、有人眼紅,但實則這對他個人、民進黨及消滅國民黨來說都是最好的決定。

熱門推薦》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致勝之道

►政壇路不平凡的「林飛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自「林艾德」臉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

關注我們

回到最上面